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0 2021年9月24日 星期五

分析:阿富汗阴影下,哈里斯的亚洲行是挑战,也是机遇


2021 年 8 月 10 日,副总统哈里斯在华盛顿在白宫就两党支持的基础设施​​法案发表讲话。

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星期五(8月20日)按计划启程前往新加坡和越南访问。由于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局势的混乱,有些人认为,在这次访问中,哈里斯必须回答盟友和伙伴对美国可信度的质疑。不过,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哈里斯的访问固然具有挑战性,但是,对美国来说,这也是一次极好的机会,哈里斯可以借此向东南亚的盟友和伙伴强调美国对该地区的决心和承诺。

阿富汗局势让哈里斯访问笼罩着阴影

哈里斯将在这个周末首先访问新加坡,然后,在星期二抵达越南。根据白宫7月30日公布的新闻稿,副总统此行将就符合双方利益的一系列话题与两国领导人进行讨论。这些话题包括区域安全、全球新冠疫情的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如何共同努力促进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美国高级官员星期四(8月19日)在介绍哈里斯亚洲行的记者会上说,哈里斯之所以前往这两个国家访问是因为印太地区对美国太重要了。

他说:“副总统……意识到 21 世纪的大部分历史将印度-太平洋地区书写。我们在那里有持久的兴趣。这就是她为什么如此专注于这个地区并进行这次旅行的原因。”

不过,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及阿富汗目前的混乱局面给哈里斯的南亚两国之行笼罩上了阴影,美国的可信度和能力因为阿富汗的撤离遭到质疑。

在传统媒体和社交网络平台上,美军通过直升机载送大使馆人员到喀布尔机场的画面与1975年美国动用直升机在越南西贡(现在的胡志明市)的大楼屋顶接送美国外交、情报人员和越南籍雇员撤离的画面被不止一次地相提并论。一些反对拜登政府和美国的人说,喀布尔已经成为另一个西贡,“同样的仓皇跑路”,显示了美国的“无力”和“不可靠”。有分析预计,哈里斯在新加坡和越南访问的时候可能不得不就这个类比做出表态。

中国更是发动官方的宣传机器不遗余力地实施心理战,称美国也会象放弃阿富汗那样放弃台湾。官方的《环球时报》就发表社论说,“美国不顾一切的撤出计划展示了它对盟友承诺的不可靠。(美国)这次失败比越战的失败更清楚展示了美国的无力:它的确很像一只‘纸老虎’”。新华社也说,“有台湾专家看得透彻:(美国)一直风声大,雨点小,且关键时刻必定缩手。”

美国高级官员在介绍哈里斯亚洲行的记者会上试图将越南和阿富汗区分开来。他说,“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国家,处于世界的不同地方”。

他还说:“确保亚太地区海上通道的开放是美国的重中之重,这一点与持续介入另外一个国家的内战是有区别的。”

白宫官员还说, 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战略上来说,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政治影响力以及海上主导地位对美国而言都很重要,这一点不会因为阿富汗而改变。

拜登政府官员还表示,他们相信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崛起不会损害美国的伙伴们对美国对整个印太影响深远的战略目标的承诺的信任。

其中的一位官员说:“我们相信,我们在整个印太地区的合作伙伴将美国视为坚定的合作伙伴。这肯定会成为副总统在这次访问中强调的事情之一。”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洛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军从阿富汗撤离的画面确实是灾难性的,拜登政府本来可以做得更好。不过,他认为阿富汗的局势应该不会动摇美国亚太盟友和伙伴对美国的信任,虽然哈里斯可能不得不做出很多的解释。

他说:“我认为在东南亚,她会被问到很多问题,关于(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一切,这也可能会导致一些长期的损害。但这取决于他们如何回答问题,阿富汗局势如何继续发展,以及我们如何履行其他承诺。”

他觉得哈里斯在回答有关阿富汗的问题之外,应该也会向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强调美国是印太国家的全面伙伴,无论是经济上、军事上还是环境上的。

美国官员在哈里斯亚洲行的介绍会上说,哈里斯此行将展示美国是印太地区的一部分,并将“继续存在”,同时,她将进一步推进拜登政府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目标。

自阿富汗局势发生变化以来,拜登总统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不同的场合都表明,阿富汗情况不同,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不变。

在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频道星期四播出的一则采访中,拜登强调,阿富汗的情况不同,且美国一向信守承诺。他说:“美国对(北约创立条约)第5条做出神圣承诺,若任何人入侵或对我们北约盟友采取行动,美方会做出回应,对日本、南韩和台湾也一样。这根本(与阿富汗)无法比较。” 当时,他被问及美国从阿富汗混乱撤军的影响,以及中国媒体对此的反应。拜登的上述说法甚至引发外界猜测美国是否改变了在台湾问题上的策略。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8月17日说,“我们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过去一直如此。”在谈到台湾和以色列时,他说,美国对他们的坚定承诺一如既往。

哈里斯的越南之行提醒世人“美国没有因为越战而完蛋”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研究员、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钱助理国务卿丹尼尔·弗里德(Daniel Fried)告诉美国之音,虽然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有很多合理的理由,但是,美军撤出的方式的确“混乱”、“没有计划好”,无从辩解。他认为,因为这些问题,哈里斯的访问的确充满了挑战,美国的可靠性也会遭到质疑,但是这也为哈里斯阐述美国的政策和决心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哈里斯的越南行正好提醒美国人和亚洲人,美国并没有因为越战这个看上去“灾难性和无可救药的”挫折而完蛋。

他说:“哈里斯的越南之行恰逢其时,因为她去越南让她有机会提醒美国人,我们虽然在越南被打败了,但是,我们的国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陷入灾难之中。是的,那的确很可怕,但我们康复了。现在,我们能够与越南合作。越战结束15年后,我们还取得了冷战的胜利。事实证明,美国并没有因为越南而完蛋。”

他说,哈里斯应该把这个困境变成机会。他认为,哈里斯应该让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明白,“就算阿富汗目前的局势比较糟糕,但这不会让美国退却。美国会继续与朋友和盟友在一起, 继续维护国际秩序,继续站在新加坡和越南的站在一起,不允许自己被中国的霸凌吓到,也不会允许 我们的朋友被中国欺负。”

撤离阿富汗,美国加速准备与中国的大国竞争

哈里斯此行的一个主要目的是应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新加坡虽然不是美国的条约盟友,但是新加坡一直坚持认为美国应该留在亚太地区,并与美国保持着密切的军事联系。美国与越南的贸易关系日渐增长,同时越南也是中国在南中国海权益的强烈反对者之一。上个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的亚洲行中也包括新加坡和越南。传统基金会的洛曼认为,美国高层官员对这两个国家的访问显示,拜登政府对这两个国家的重视。

拜登总统在宣布美军从阿富汗撤离时说,美军从阿富汗撤离,将专注与中国等其他优先事项。他在7月8日的讲话中说,“美国需要的是专注于巩固美国的核心优势,以应对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战略竞争,这些竞争将真正决定我们的未来。”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台湾问题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告诉路透社,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可以从反恐战争中腾出更多的资源来更专注应对中国。

她说,“随着反恐心态的消退,美国会加速转变,为威慑和更好应对与实力接近竞争者(near peer competitor)做准备。”葛莱仪所指的“实力接近竞争者”自然是中国。

不过,传统基金会的洛曼担心,美军从阿富汗的撤离可能会让美国在短时间内无法从阿富汗问题上分心,反而有可能推迟应对中国的挑战。

他说:“这肯定会进一步分散我们的精力,使得我们不能专注与中国的竞争,因为这将是我们必须要管控的问题。我们不知道它会如何发展……我们必须向那里派遣更多的军队。短期内,我们都会非常关注这一点。是的,这会分散我们的一些力量,让我们无法集中精力专注于中国挑战。”

他还担心,从中期来看,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掌权可能会让恐怖主义分子在阿富汗重新聚集,而这也有可能让拜登政府不能完全专注与中国的竞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