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 2022年7月2日 星期六

俄罗斯军力或被高估,那么中国军力呢?


中国航母山东号停泊在海南省的一个海军基地,士兵在举行升旗仪式。(2019年12月17日)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全面入侵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俄军不仅没有完成任何既定目标,反而伤亡损失惨重。俄军糟糕的战绩让一些军事观察人士判断,美国可能过高地估计了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与此同时,也有分析人士提出疑问,即美国是否也高估了中国的军事力量,因为真正的军力,不能只看武器,也要看解放军的军纪士气和训练指挥水平。

美国国防部在本周向美国国会提交的《2022年国防战略》报告中,仍然把中国定为美国长期对抗的战略重点,尽管报告也认定俄罗斯亦构成了严重的威胁,正如其对乌克兰发动的野蛮侵略战争所展现的。

根据美国五角大楼发布的《2022年国防战略》事实清单,美国国防部把中国视为“意义最重大的竞争对手”,将“保卫国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构成的日益增长的多领域威胁保持同步”列为美国国防战略的头号优先事项。

中国军队内部局限 经济放缓制约发展

长期主张中国不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东亚项目主任史文(Michael D. Swiane)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的确认为美国在某些层面上夸大了中国的军事实力。

“美国确实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夸大了中国军队的能力及其潜在的未来能力。虽然国防部的官方年度报告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军队的规模和能力的定义和描述是相当准确的,但即使是那份文件也存在一些夸张和夸大以及误导性的陈述。此外,报告也没有提供一个非常好的评估,说明中国军队内部面临哪些局限,中国军队需要克服什么,以及这样做的困难,以便成为一支更现代化的军队。”

但史文也强调,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溃败与中国并没有直接可比性,唯一相似之处是在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的组织方面。中国与俄罗斯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对其军事和政治系统实行自上而下的集中控制,这限制了部队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史文2021年曾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出中国并不对美国构成生存威胁,特别是在军事领域。

他对美国之音说:“有人把中国描述为对美国的生存威胁,包括在军事方面,在我看来,这是不正确的。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海军现在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击败美国海军,我认为这也不对。我们现在不断重复说中国对美军构成同步威胁(pacing threat)。对我而言,它意味中国军队与美军并驾齐驱,在关键领域与美国并驾齐驱。因此美国确实需要把中国看成一个全面的同步竞争者,能够在全球和区域范围内真正与美军抗衡。”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詹姆斯·佩索库基斯(James Pethokoukis)提出,中国的经济增速正在放缓,私营部门萎缩,再加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这些都制约着中国赶超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中国有很多的经济弱点,当然,这些经济弱点也可以明显地转移成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弱点。”

不能只看武器 解放军士气和水平也应列入评估

兰德公司高级国际/国防研究员大卫·奥赫曼克(David Ochmanek)则认为,美国情报界对中国武器系统能力的评估是准确的,但衡量中国军队的整体实力仅评武器能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对军队士气、军纪、训练水准和指挥水平进行评估。但在缺乏实战的情况下,对这些因素的评估是困难的。

“因此我们在评估这些东西的时候设置了很宽的误差条,”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自1979年以来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最终只有真正的军事冲突才能让你真正评估一个军队的作战能力。” 奥赫曼克在2009年到2014年担任美国国防部负责部队发展的副助理国防部长。

解放军最近一次参与大规模军事行动还是1979年的中越战争。

负责东亚地区的前美国国家情报官员、退休的中央情报局分析师约翰·卡尔弗(John Culver)曾就美国是否也高估了中国军力发了一系列推文。他在推文中说,解放军在1979年那次战争的表现算得上是一次标准的“执行不力”(poor execution),三个星期内在战斗中阵亡3万5000人。但中国的目标并不是要夺取和占领领土。它是为了惩罚越南对柬埔寨的入侵。

他在接下来的推文中说,解放军实现了其作战目标,攻占了6座城市,摧毁了铁路和桥梁,尽管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它动员了40万军队,其中大约一半进入越南境内。1979年后的十年间,解放军一直在运用这些经验,包括1984-1988年在(云南)麻栗坡县的实战。(编者注:中越边境战争的重要战场老山前线位于该县境内。)

卡尔弗继续写到,解放军后来研究了美国的作战行动,并在2015-16年启动了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军事改革,在关键方面以美国的指挥和行动实践为基础。 虽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战斗,但它是一个不断学习的组织,而且也在研究乌克兰(战争)。

卡尔弗最后写到,如果中国参战,它将不会犯俄罗斯的错误。它也会从乌克兰的抵抗中学习。它不会做出乐观的假设。它的军事行动将与政治、经济、信息相结合,它也将假设美国会进行干预。

高估或低估 中国仍是美国最大的挑战

曾担任美国副助理国防部长的奥赫曼克认为,拜登政府继续把中国列为美国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是恰当的。

他说:“重要的是要记住,当拜登政府或其他战略家谈论国家竞争对手时,他们谈论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军事力量。他们看的是中国的经济潜力,他们对技术的掌握,他们在世界一个重要地区的影响力,他们的信息操作,他们的网络能力,所有这些东西。而且,如果你环顾世界,你会知道,很明显,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什么,它所追求的目标与我们的一些重要目标背道而驰。”

华尔街日报3月23日的报道援引了一名五角大楼官员的话表示,“中国在目前和本世纪余下时间里仍然是唯一能够系统性挑战美国的国家,这意味着在外交、技术、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层面上都是如此。”这名官员还说,“俄罗斯不在这个能挑战美国的国家行列里,一年前不在,当前也不在。”

资料照:一名台湾士兵手举台湾旗帜参加新竹举行的军演模拟反击中国军队攻台。(2021年1月19日)
资料照:一名台湾士兵手举台湾旗帜参加新竹举行的军演模拟反击中国军队攻台。(2021年1月19日)

奥赫曼克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给美国带来的最大挑战是台湾。他说,中国已经具备给台湾造成严重破坏的能力,而一旦美国无法保护台湾的独立和安全,它将使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名声遭遇重大挫折。

“我毫不质疑我们的判断,”他说,“他们可以攻击台湾的机场,他们的防空系统,他们的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他们的军事基地,他们也可以攻击经济目标,就像我们看到俄罗斯在乌克兰攻击民用目标那样,作为一种恫吓和恐吓民众的方式。”

拜登政府希望乌克兰战争不要分散美国对中国的注意力。在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年度国防战略报告的同时,白宫也公布了2023财政年度的国防预算。五角大楼2023财政年度的预算为773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4%,以应对中国迅速扩大的军事力量和乌克兰战争。如果再加上国防部以外的部门,美国2023财年的总军费开支预算将达到8130亿美元。军费预算的重点将是新武器系统的研发,包括由轰炸机、陆基发射井和核潜艇发射的远程核导弹武库。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