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2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何清涟:川普经济学效应及其导引下的中美关系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在川普大楼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2017年1月11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川普在美国出现的意义,与邓小平在当代中国的意义相类似:政治上转了一个180度的大弯,经济上大力招商引资,从而对世界格局产生影响。只是美国与中国当年的国际地位不同,川普经济学(Trumponomics)的影响立刻发散,不管各国及受影响者如何不愿意,都得很快做出反应;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在十余年后才彰显成效,西方各国是自己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了大量正名舆论准备,才鱼贯而入中国市场。

川普主义的基本特点;实用主义

在川普阵营中,尝试对“川普主义”做出哲学解释的是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1月10日,他在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演讲中对川普主义特征做了概括:以美国利益优先,以实用主义为特征。针对美国现状,实施增加就业、贸易谈判(即反对者抨击的贸易保护主义)、发展贫困小镇经济、减少联邦监管、在美墨边境建墙等等。

川普和儿女抵达川普大楼门厅的记者会现场(2017年1月11日)
川普和儿女抵达川普大楼门厅的记者会现场(2017年1月11日)

针对相关批评,金里奇阐释说,“川普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而不是什么理念主义者。”他认为,实用主义是美国在西方哲学思想上所做的唯一贡献,其核心就是,“你根据事实来归纳总结理念,而不是用形而上的理念来解释事实。……川普主义衡量的是结果,而不是努力;衡量的产出,而不是投入。这是与官僚主义的福利国家的根本不同。”川普和“川普主义”之所以成功、产生巨大能量,是因为川普愿意倾听民声,听到了社会中反感华盛顿官僚政治、反对贸易协定、要求创造就业的强烈呼声。

金里奇还指出,川普以及“川普主义”的胜利将成为美国政治的巨大分水岭。一年之后,事实就会证明,川普主义究竟是自从罗斯福新政以后80多年来美国社会发展趋势(自由主义、大政府、政治正确等)的一次短暂偏离,还是美国从旧秩序向新秩序转变的一个意义深远的分水岭。

川普“推特施政;世界跟其节奏起舞

川普的推特施政是美国权力交接之前的一道景观。结果是:旧的总统还未离开白宫, “川普经济学”已经在型塑影响世界金融市场。不管《纽约时报》及其他媒体大力讥讽川普的“推特施政”非常不靠谱,各国领导人及投资者天天都盯着川普的推特,想看看他又说了什么。在大选中一边倒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华尔街也无可奈何地承认,研究川普的推特在11月8日大选之后成了投资者的“必修课”。

量化研究公司FusionIQ股票研究主管Barry Ritholtz据此创造了POTUS指数(The performance on stocks Trump has praised or disparaged),分析川普表扬或批评过的公司之股票表现;川普推特表扬过或者认可的公司(即公司高管被吸纳成内阁成员或顾问),表现都不错,被归于寡头指数(Oligarch Index),柯罗尼资本、 埃克森美孚, Facebook 、高盛集团、摩根大通、软银集团等十几个公司列于其中。另一个团体则是川普抨击过的公司,被归于耗尽沼泽指数(Drain the Swamp Index),表现不佳,如亚马逊、波音、通用汽车、家乐氏公司(Kellogg)、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梅西百货、《纽约时报》、百事集团与Twitter等10多家公司归于此类。研究者宣布,川普创造的这两个不同群体拥有截然不同的前景。

可以说,“川普经济学”已经成形,其内核就是我曾总结过的两个中心(对内,以美国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放弃意识形态之争,不干预)、四项原则(减税、吸引外资、再工业化、基础设施建设)、为提高美国的就业率这一目标服务。不管是否愿意,如今世界各国已经按照川普经济学在规划自身与美国的经济关系,在川普批评日本丰田汽车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之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出来打圆场:丰田在美国一直在争做良好的企业公民,希望美方能理解日企对美国经济的贡献。

北京对“川普经济学”的迂回响应

按川普以美国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不干预的方针,美中关系应无大碍。但因为川蔡电话这一小插曲,掀起了对中国的冲击波 。但对这轮冲击波最感焦虑的似乎不是北京,而是美国的民主党及中美关系的众多智库人士,其中包括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许多重要成员。现在这种担心已经结束,1月上中旬,台湾总统蔡英文出访中美洲四国时过境美国,但川普本人及其团队人员都没有和蔡英文会面。我当初就认为美国政界对川蔡电话有点反应过度,因为台湾在中美关系的棋盘上是一枚闲棋,川普知道其中深浅之后,不会让台湾问题干扰他的中美关系大棋局。

研判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就会发现,中美关系已经回到我在《川普时代中美关系新棋局》一文里所言,不纠缠于意识形态(包括一中原则)、注重经济合作这条轨道,标志是中国方面的献策者与企业界头脑人物先后而至。从身份上来看,这些人士都与中国政界关系密切,而且组合微妙。

先说献策者林毅夫。林毅夫在中国政府智囊中有特殊地位,曾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师、现任中国政协常委,被视为中国政府的经济代言人。1月5日,林毅夫在纽约一次国际经济会议的中国经济年度预测讨论中,赞扬了川普“理解基本建设的重要性”,“希望美国发挥世界领袖作用,跟中国携起手来”,共同支持他带来的一份《全球基本建设倡议》,宣称“如果美中联合起来对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建设进行投资,就可以为美国带来3%到3.5%的年度GDP增长,从而使美国从金融危机中彻底复苏引领全球经济复苏。”

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的登场更早。已投入巨资在纽约安营扎寨的吴小晖于11月16日,即川普胜选的一周后,同川普的爱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见了一面。《纽约时报》最先报道这次会晤,并强调吴小晖的特殊身份,指出吴的公司“素以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其中包括与其他知名共产党高层家族的联系)闻名”,但《纽约时报》显然没能明白这次见面的真正目的,因此报道重点是揭示“川普及其家人与境外实体之间复杂的生意往来网络”,指出“这些联系有可能影响其秉公履行公职的能力”。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和中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纽约举行会晤后走向记者(2017年1月9日)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和中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纽约举行会晤后走向记者(2017年1月9日)

1月9日,川普在纽约川普大厦会见中国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事后发推表示“两人要携手搞大事情”。马云在会见中表示,阿里巴巴将在未来五年为美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侧重支持美国中西部的小企业,让它们通过阿里巴巴的平台将农产品和美国服务销售到中国和亚洲。

吴小晖与马云的身份妙就妙在其“民营”名号,却又让所有人明白他们代表什么力量在行动。中国军方企业与国企此时来美商谈投资,则会徒增麻烦与变数。

中美经济关系新蓝图

中美关系棋盘上落下这三子之后,美中经济关系蓝图已隐约可见:

林毅夫代为传达的意思是:川普总统要大力发展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愿意合作,基础设施需要的钢材、水泥及其他建材,中国正是多产之国,如果美国愿意屈尊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双方合作将成就双赢之道。

库什纳行将出任白宫高级顾问,并表明将处理掉名下的主要房地产和传媒资产,辞去其家族房地产企业库什纳公司(Kushner Companies)的首席执行官一职。这表明吴小晖与他建立私人交往,目的不在商业利益——以吴小晖之能,商业利益随处可捞,不必要成为《纽约时报》等“川普专职耙粪者”的媒体的靶子,吴小晖的主要目的是为中南海与白宫搭建桥梁。

马云来美投资计划的要点是冲着川普的痒处“中西部就业”而来,虽然国人都知道他那为国人提供3000万就业机会的业绩水份颇多,因为那是按登记的商家计算的,各位商家每年营业额上千万还是一万,都算一个就业岗位。但其意义在于适应了川普经济学要各国资本响应之需,让美国新总统看到扩大美国就业的光明前景,记住了马云的名号。于北京来说,既收投石问路之功,又多了一条与白宫沟通的管道。

目前,奥巴马及其内阁高官都借卸任演说之机,给这位新总统进言。国务卿克里公开表示:“我对下届美国政府的建议是,与中国非常密切地合作,并试图让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大的影响力。”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则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警告说,过去18个月中国为捍卫人民币而采取的措施显示出,中国政府已放弃使用人民币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的做法。如果忽视中国政府最近为开放经济采取的举措,贸然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则将危及中国在其它重要地缘政治问题如朝核问题上的合作。

为了安抚美国政界及国际社会的不安,金里奇在阐释川普主义时特别澄清:“川普并不想要发起贸易战,而是希望通过贸易谈判来扩大对美国有利的贸易”。

离1月20日只有数天,川普主义与川普经济学将正式登场,世界在这种等待中的忐忑不安终将结束,如何应对将成为重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