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 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纽约抗疫最前线医护人员的真心话


纽约抗疫最前线医护人员

美国东岸大城纽约一带是美国新冠病毒爆发的震中地区,许多站在对抗病毒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因为防护装备不足,难掩内心恐惧,但他们坚守岗位,继续和来势汹汹的疫情奋斗。

纽约市紧急医疗员菲尔·苏亚雷斯一直站在打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线,他说,这场磨难让人精疲力竭,他向路透社说,真教人痛心疾首。

纽约市紧急医疗员菲尔·苏亚雷斯说:“它让你心力交瘁,你知道的,我真的,我有时候热泪盈眶,当我们把某人,把一个亲友关爱的的人,从他们的家里带走的时候,没有人能获准像从前一样,由家人陪着病人一起来,医院里没有访客,你无法去候诊室等待。因此,我们实际上只是把他们爱的人带走,很多时候我们知道他们再也无法活着见面了,而这些人非常可能孤独的死在病床上,这真让人无比悲痛。”

上星期,苏亚雷斯轮班十六小时后回家,他说,那天晚上几乎他所有的病人都和新冠病毒有关。据苏亚雷斯说,在纽约市,打911叫救护车的电话,在二十四小时内平均大约三千八百到四千五百通。

苏亚雷斯说:“我们在二十四小时内创下七千一百多通紧急电话的历史记录,这几乎是我们平时的两倍,对纽约市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二十四小时内发生七千一百个紧急事件,这怎么受得了。”

苏亚雷斯说, 在二十四小时内通话达到那个水平,唯一的另外一次,是9/11恐怖袭击。

苏亚雷斯说,他和他在第一线的同事都非常害怕自己会受到病毒感染。

苏亚雷斯说:“我们很苦恼,因为我们可能被感染,而且我们将成为,你知道,无论是我们大家都听说的那百分之二,还是,你知道。这真非常折磨人。”

纽约市的医院已经挤满感染新冠病毒病症的患者,克里斯塔尔·霍丘克是新泽西州霍利山的维塔阿纪念医院的护士,她说,尽管她的医院并没有出现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的情况,但她一直非常为遭遇这个问题的医院忧心。

维图亚纪念医院护士克里斯塔尔·霍丘克说:“如果我们无法照顾好自己,我们就无法照顾你,我认为我们很多人已经认定,我们可能会被传染。问题是,我们要生存,我们迟早都会被感染。”

她一直在为当地的护士缝制口罩,而且能捐出五十个,她还有材料可以再做五十个。

莫琳·梅林德做了四十多年的护士,她在距离麻萨诸塞州波士顿半小时车程的一家社区医院工作,她说,这辈子没见过像这样的事。

注册护士莫琳·梅林德说:“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这真的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但,你知道,医院怎么调整护士的工作和要求,他们怎么设法征召退休人员回来,至少在医疗保健这边,每个人都只在想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提供帮助,你知道,但这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现在甚至还没有到达感染的顶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