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9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东京奥运遭遇新烦恼,热浪迫使主办方疲于应对,运动员疲惫不堪


2020东京奥运会游泳赛场。(美联社照片)

2020东京奥运会克服大流疫带来的种种阻力终于在周五(7月3日)在东京开幕,可赛事刚进行一天,主办方和运动员很快又发现,困扰他们的不只是德尔塔病毒变种和日本国内民众对冒险举行这次运动会的不满。炎热和潮湿的天气成为他们必须面临的一个新的巨大挑战。

综合美联社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报道,许多运动员虽然在备战期间针对东京的气候条件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但比赛开始后才发现,这里的气候比他们预料的更为糟糕。

俄罗斯射箭运动员斯维特兰娜·贡博耶娃(Svetlana Gomboeva)周五在资格赛中因承受不住高温天气而晕倒。

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决赛选手阿纳斯塔西娅·帕夫柳琴科娃(Anastasia Pavlyuchenkova)在比赛中因体力不支而叫停,抓住一根空气管吸气。她对赛场边上的冰箱里没有冰块感到沮丧。

德国网球运动员莫娜·巴特尔(Mona Barthel)在比赛中因太阳光太强,看不清自己抛起的球,而连连失分,最后输给了她的对手伊加·斯瓦泰克(Iga Swiatek)。

周六奥运会网球比赛开始的时候,气温飙升至 93 华氏度(34 摄氏度),实际感觉温度超100华氏度(38摄氏度)。

美联社引用帕夫柳琴科娃的话说,“感觉太不好了”,“我实在很不舒服。”

塞尔维亚网球运动员诺瓦克·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似乎表现不错,炎热并没有阻止他的场上发挥。在与玻利维亚选手雨果·德莱恩(Hugo Dellien)的比赛中,德约科维奇轻松获胜。

德约科维奇在谈到比赛感受时说,“脱水的感觉多次出现”,“空气都不流通”。

俄罗斯网球选手丹尼尔·梅德韦杰夫(Daniil Medvedev)在比赛后说,东京的热浪是“最糟糕的”。但他表示:“这是奥林匹克,你要拿奖牌。不能说到这里一直抱怨炎热的天气。”

他建议组委会把所有比赛都改到傍晚举行。

运动会主办方显然也在尽力改变这种情况,配合运动员把赛事进行下去。他们对原定的赛事进行了调整,并增加了一些降温措施。橄榄球比赛和山地自行车比赛已经从原定的下午提到上午,或者延后至傍晚,以避开下午烤炉般的阳光。

马拉松和竞走等赛事干脆搬到东京以外气温比较低的北海道首府札幌进行。那里曾经举行过1972年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

此外,主办方还为在东京参赛的运动员们搭起了降温帐篷,配备了喷洒水雾的电扇,给在运动会上工作的志愿者大军提供冰淇淋。

参加沙滩排球赛的运动员抱怨说,东京潮风公园(Shiokaze Park)的沙滩温度太高,烫伤了他们的脚。主办方就派人用水管洒水降低沙子的热度。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1年9月21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