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9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何清涟:中国“全球治理”的虚与实


在新疆喀什,武警举行反恐誓师大会(2017年2月27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积极促进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与完善”。“全球治理”这一说法,中国领导层近年在不同场合的讲话中提过数次,但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尚属首次。这看似官样文字,其实内含对中国西部疆域加强治理的宣示。

中国提出全球治理的背景

李克强在报告中说,“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了建设性作用,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读者诸君看到这段话时,切莫认为所谓中国参与全球治理,是对不少西方媒体呼唤中国成为“全球化新领军”的回应。中国政府当然明白,那是西方媒体不满川普成为美国总统的玩闹之举,用中国话来说,那是“起哄架秧子”,当不得真。“全球治理”这顶大帽子下罩的是“地区事务”这一实质内容。而这“地区事务”除了明言的南海争端之外,还指中国最近“军事介入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英媒用语),准确地说,是中国军队集结于中国与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防范恐怖分子进入中国。

对于穆斯林问题,中国政府一直小心地将维族与境内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区分开。2014年3月昆明事件标志新疆的民族矛盾进入转折点:昆明事件发生之前,是维汉矛盾东突化;该事件之后,则是东突问题车臣化。中共为了防范“车臣化”,将汉地的维族人大都驱赶回新疆,暂时扼制了这一趋势。从此以后,新疆的维稳与全国各地不同,自成一体:对内强化管控,在新疆地区已建立3000多个意在维稳的便民警务站,据说发出警报后,警方能够在一分钟之内到达现场。对外则加强对巴基斯坦的援助,防止在该国基地组织受训的恐怖分子潜回中国境内。但这基本上是被动防守型。对于更进一步的行动,中共当局非常谨慎,并不想触怒伊斯兰国(ISIS)等各种组织,以免引火烧身。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上个月底。

伊斯兰国3月1日发布视频,一名疑似来自中国新疆的男子宣称将回国发动恐怖袭击,直到“血流成河”。为了应对恐怖袭击的威胁和新疆的动荡局势,中国开始在阿富汗边境部署军队。ISIS发布与中国相关的视频,这并非第一个,除了将不知为何原因去了该地区的汉回樊京辉扣为人质索要赎金的视频之外,ISIS还于2015年12月发布过一个用普通话吟唱的新数字录音歌曲,呼吁穆斯林“觉醒”,“拿起武器去反抗”,被认为是想在汉人中招募极端分子。最近这个看来很有可能付诸行动的威胁视频公布之后,终于让中国决定介入。

中国武警在新疆喀什的雪地上从事训练(2016年11月22日)
中国武警在新疆喀什的雪地上从事训练(2016年11月22日)

北京卷入“帝国坟场”是被动防守

《金融时报》敏锐地发现了这点,立刻发表一篇相关社评:《中国军事介入“帝国坟场”的真实意图》,主要观点是:中国领导人很清楚阿富汗“帝国坟场”的名声,从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theGreat)到大英帝国、苏联及当今的美国,许多帝国在这里折戟。中国没有任何进行大规模海外军事冒险的欲望,即便中国真的决定除了在边境地区围剿维吾尔逃犯之外还要做点什么,其努力也肯定会以失败告终,因为它在开展军事行动和国家建设方面缺乏经验。中国士兵开始装进裹尸袋回国的时刻就是北京方面收手的时刻——请注意,该报用的是“维吾尔逃犯“,而避开事实,即在基地受过训返回中国的恐怖分子这个词。

《金融时报》发表警告,并非缘于对北京的关心与爱护,而是有一个心结:新疆地区的民族冲突,是中共长期压迫新疆的少数民族,不应该成入国际反恐行动的一部分,这一看法在国际社会很有代表性。两三年以前,对中国新疆维族涉及的所有暴力事件,除“昆明事件”受到西方政府的谴责之外,美欧政府、媒体、NGO几乎异口同声地谴责中国镇压少数民族。直到难民潮淹没欧洲、西方各国穷于应付本国的恐怖袭击之后,美欧政府才算是基本对中国在新疆的“反恐”不做直接反应,最多只说“对新疆最近发生的事态表示关注”,但媒体的报道方向依旧,NGO的态度也保持原有立场。

北京卷入“帝国坟场”,完全是被动防守之举。按照北京原来的设想,如果巴基斯坦这位“铁巴兄弟”能够有效地帮助中国,将祸患消弭于巴国土地之上,北京政府绝对不会开展这种军事介入了。问题是巴基斯坦在帮助中国反恐上食髓知味,将其发展为一个养寇自重的产业。

ISIS与新疆“反恐”有无关系?

讨论新疆问题,不能回避的一个问题是:ISIS与中国的维族暴力反抗事件是否有关系?

据端传媒《独家:维吾尔族外逃与加入伊斯兰国大起底》(2015年12月27日)报道,2015年初,马来西亚内政部长在与中国公安部副部长见面后,透露中方提及“有300多名中国人以马来西亚作为中转站,前往第三国,再加入IS。”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研究维吾尔问题的学者透露,现在进入IS和叙利亚的维吾尔战士总计可能超过4000名,已经战死的超过500名。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中国官方提及的数目,但尚无其他信息源能够交叉验证这一说法。

中国与号称“铁巴”的巴基斯坦的反恐合作,主要就是针对新疆维族人受训的基地组织。但巴基斯坦却发现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新兴产业:每年剿灭一些,可以因功而得到中国政府价值不菲的援助;但又不能一次性全部剿灭,以留待做下次邀功的资本。这一智慧叫做“养寇自重”。中国也知道铁巴的心思,但也只能这样了。只是现在情势紧急,目前西方对ISIS的军事行动正进入收盘阶段,部分圣战士混在平民中逃出来,混入各国,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自然是其主要的藏身之地,维族ISIS恐怖分子还公开在视频上放言威胁,在此情况下,为了保证新疆的安全,就算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真是“帝国坟场”,中国也得守住“坟场”进入中国新疆的通道,以避免新疆的“暴力反抗”再增加生力军。

最后,得讨论关于中国足陷“帝国坟场”的结果究竟如何。《金融时报》那篇文章有道理之处是:中国没有海外派兵的经验,确实不宜深涉这块“帝国坟场”。但中国政府现在只是守住中阿边境与中巴边境,是在自家土地上,并不算涉足“帝国坟场”,后勤给养、军力补充等一应军中供需能够不假于人,不管采取什么行动也不会引起国际纷争,最大的目标只是禁止外来圣战士进入新疆,也就是说,“帝国坟场”暂时还埋不了中国军人。

真正的问题是新疆本身的问题,新疆局势在持续恶化,柔性处理的时间窗口已经闭合。新疆汉人不管如何看待维汉矛盾,不得不与中共政权同命运、共呼吸。许多汉人已经看到这一前景,有法可想的人早就返回内地了。

可以说,2017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言“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了建设性作用”,所谓“推动《巴黎协定》生效”之类,因气候环境改善等本来就是一个尺度松紧随意拿捏的领域,基本是个虚化的话题,落到实处的就是中国在中阿、中巴边境派驻军力,这无异于一个烫手山芋丢到西方眼前:是将北京在新疆的“反恐”算作全球反恐的组成部分,还是继续使用两套标准,即:对ISIS采取的相关行动,于西方来说是反恐,于中国来说是镇压少数民族的国家暴力——有时候,离真相的距离就是一层窗户纸被撕破的问题。

新疆的清真寺里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新疆的清真寺里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