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年终报道:历史叙事之争加剧 重大考古发现频传


弗吉尼亚州州长办公室2020年12月21日提供的照片显示,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邦联名将罗伯特·李的塑像被从华盛顿国会大厦的国家塑像厅移走。

谁是历史的主人?谁的历史版本会成为正统?过去一年来,已有长期定论的历史解读普遍受到了重新审视,历史学者有时甚至对他们自己的作品提出了控诉。

抵制为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恢复名誉并且记录“大恐怖”史实的俄罗斯历史学者继续遭受围攻。7月间,其中一位历史学者---研究斯大林时代的尤里·德米特里耶夫(Yury Dmitriyev)在卡累利阿被判三年半监禁。他被判犯有性侵罪。支持者说,对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的不实之词。

欧美重审历史人物

在美国和英国以及其它欧洲国家,有关纪念历史“伟人”的塑像和其它纪念碑的争议加剧了。这些人物包括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以及从事奴隶贩运但对本地施有恩惠者,包括比利时殖民主义者利奥波德二世国王(King Leopold II)和美国内战时期的邦联将领。

资料照片:伦敦一座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塑像被抗议者污损和涂鸦。(2020年6月7日)
资料照片:伦敦一座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塑像被抗议者污损和涂鸦。(2020年6月7日)

所有国家都有令人感到矛盾的历史经历,即使没有政治党争,也避免不了这种纠结。历史依旧不是静止不变或者可以预见的。大流行病肆虐的2020年尤其凸显了这一点。

历史学者们指出,新的发现、考证和叙述历史的新方式、克服扭曲和封杀某些群体往昔经历的偏见、搜集旧日碎镜的残片,等等,这些都意味着历史真相会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因为每一代人都在不断进行重新诠释和补充。

颠覆性的考古发现

著名美国历史学家戴维·洛文塔尔(David Lowenthal)2018年去世前不久曾在一篇题为《历史的脆弱》(The Frailty of History)的文章指出:“历史学者总是因为泥足而跌倒。”

然而泥中也有真相。2020年的亮点是一系列的重大考古发现,丰富了人类对自身历史的理解,而且在有些情况下,还挑战了由来已久的观念,包括古人类的性别角色以及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类物种智人之间的互动。

11月间,考古学者在南美安第斯山高地的一处葬坑发现了一具9千年之久的年轻女性遗骸。她的身边堆放着20个石制抛射物的尖头和锋刃,显示她是一名猎手。

一开始,考古学者以为这是一具男性遗骸,死者很可能是一名酋长。然而,他们后来注意到轻巧苗条的骨骼。经过鉴定分析,死者被证明是一位女性,这颠覆了有关史前人类性别角色的解读,并对那种狩猎者几乎全是男性、采集者几乎全是女性的观念提出了挑战。

因为担心这次发现可能只是偶然事例,由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兰迪·哈斯(Randy Haas)率领的考古团队梳理了年代超过8千年的美洲埋葬地点中的107处其它考古现场的数据。他们发现还有10名女性和16名男性的陪葬物有狩猎工具。他和同事们在美国科学促进会(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出版的由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式科学杂志《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上报告说,这种综合分析显示,“早期捕猎大型动物的人有可能不分性别。”

现代人类祖先与尼安德特人的隐情

这一年,葡萄牙也有重大考古发现。在一个洞穴中出土的石制锋刃和削刮器显示,现代人类在4万1千年到3万8千年之间抵达伊比利亚,比之前的估计早了5千年。从这些狩猎-采集者生活的地方走不多远,就到了另一处洞穴。那处洞穴似乎在3万7千年之前一直有尼安德特人居住,这些居民属于欧洲最后一批尼安德特人。

资料照片:游客在法国里昂汇合博物馆观看代表人类和尼安德特人女性的模型并拍照。(2014年12月18日)
资料照片:游客在法国里昂汇合博物馆观看代表人类和尼安德特人女性的模型并拍照。(2014年12月18日)

路易斯维尔大学人类学专家乔纳森·豪斯(Jonathan Haws)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中报告说:“这些群体有可能并肩生活了几百年。”

这一发现进一步表明,尼安德特人中的最后幸存者有可能渐渐被智人同化,并与智人有过杂交。

葡萄牙阿尔加维大学的考古学者努诺·比戈(Nuno Bicho)说:“如果这两个群体在葡萄牙大西洋高地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那么他们有可能彼此之间保持着接触,而且不仅交换技术和工具,还有配偶。”

远古人类石壁艺术曝光

在哥伦比亚,由人类学专家卡洛斯·卡斯塔诺-乌里韦(Carlos Castaño-Uribe)率领的团队详细揭示了他们曾经长期精心保密的研究。他们在哥伦比亚亚马逊深处发现了7千5百多个岩洞和石壁绘画,这是全世界岩石艺术最大的集群之一。有些壁画有2万年之久。其它很多壁画的年代还没有确定,但是它们都在玛雅文明和阿兹特克人之前。

这项发现的规模一度秘而不宣,以保护这些艺术和当地的生态系统。卡斯塔诺-乌里韦2020年就这些壁画出版了一部书。这些艺术作品描绘了打猎、战斗、舞蹈和礼仪场面。它们还展示了有关动植物的知识,表现出对当地生态的深入理解。这些岩石艺术被称为“远古人类的西斯廷教堂”。

用新技术探究古文化

过去一年来,考古学和人类学专家通过利用和改善先进的技术来发掘过去。在意大利,比利时和英国研究人员利用雷达扫描土下,测绘出整座法莱里诺维(Falerii Novi)古城的地图。这座古城位于罗马城外50公里,建于大约公元前241年。研究人员不用破土挖掘就得以辨识出一座精致的澡堂和一座大型公共纪念碑。

穿过层层土壤,研究人员对这座古城进行成像处理,得以描绘出法莱里诺维从公元前241年始建到公元700年中世纪初被弃为止期间的演变和成形。研究人员说,这项技术不仅在意大利而且在其它国家都有可能把对古定居点的研究革命化。

基因专家加入历史研究行列

发掘出人类历史新信息的并不仅仅是考古学者。7月间,新的基因研究显示,南美洲原住民在欧洲殖民者抵达之前的300年就飘洋过海踏上了南太平洋岛屿。

科研人员披露,他们检查了807人的DNA,这些人来自十余座波利尼西亚岛屿以及从墨西哥到智利的太平洋沿岸的美洲原住民人口。研究人员发现,波利尼西亚人带有显示曾与南美人混血的DNA。

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就一直在辩论古时是否曾有过接触,部分原因是波利尼西亚有甘薯,而这是一种源自南美和中美的主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