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13 2024年6月14日 星期五

香港装置艺术回顾码头工潮10周年 有压迫有反抗新形势下思考抗争新模式


参与2013年葵涌货柜码头罢工行动的前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陈钦和(左)及现任会长黎马建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2013年葵涌货柜码头罢工行动的前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陈钦和(左)及现任会长黎马建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3年3月底数百名葵涌货柜码头外判工人,不满工作环境恶劣,多年来被资方减薪、冻薪,蕴酿多年的怒火一夕间爆发成持续40日的罢工行动,并得到社会各界的声援成为全民运动,也是香港战后历时最长的一次工潮,最终与资方达成加薪接近一成的协议。

事隔10年,多名曾经参与工潮的码头工会领袖,以装置艺术的形式回顾当年的工潮,希望社会继续关注工业安全及劳工福利。有前工会领袖表示,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国安法新形势下的香港,劳工界应思考新的抗争模式。

2013年3月28日,和黄集团旗下位于葵青区的香港国际货柜码(简称HIT)爆发严重工业行动,数百名外判工人不满由1997年起薪酬有减无加,当年部份码头工人连续工作24小时的薪金只有1,300港元(接近170美元),较16年前、即是1997年的1,480港元(接近190美元)减少13%,蕴酿十多年的怒火一夕间爆发成持续40日的罢工行动。

装置艺术回顾码头工潮10周年

参与2013年码头工潮的时任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陈钦和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参与2013年码头工潮的时任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陈钦和 (美国之音/汤惠芸)

罢工前夕,码头工人在社交平台建立“码头的辛酸”专页,邀请传媒采访码头工人恶劣的工作环境,引起社会极大回响。2013年3月初,外判工人要求外判商加薪23%,最终谈判破裂,约400名工人3月28日开始参与罢工行动,占领码头葵涌货柜码头要塞,并得到社会各界的声援成为全民运动,也是香港战后历时最长的一次工潮。

事隔10年,当年参与罢工行动的两名工会领袖,时任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陈钦和、人称“阿陈”,以及现任会长黎马建、人称“黎马”,在今年3月初开始发起名为《再被看见:码头工潮40昼夜十周年主题布置》,以装置艺术的形式回顾当年的工潮。

陈钦和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码头工潮爆发10年来,香港的工业伤亡意外有增无减,包括去年7月底男团Mirror演唱会塌屏幕事故,导致舞蹈员重伤;安达臣道地盘塌天秤夺命工业意外等,希望社会继续关注工业安全及劳工福利。

陈钦和说:“近来香港疫情那个加薪率是非常之低,同通涨是跟不上的,我们有见及此就搞这个装置(艺术),即是一来就回顾(码头工潮十周年),即是说我们工人应该继续争取本身应有的权益,另外提醒各界都要关注职安健、职业安全的保障,这个是我们的原意来的。”

“撑到底”象征罢工工人决心争取尊严

陈钦和表示,当年罢工的口号“撑到底、撑到落海底﹗”代表罢工工人坚持到底,争取尊严的决心,尤其是面对外判商谈判破裂时,对工人的不尊重,令参与罢工的码头工人更决心团结起来,坚持到底。

陈钦和说:“第二句(口号)就是‘为尊严、撑到底﹗’即是两件事情,你(外判商)不单不加工资,还语带恐吓‘问候’(辱骂)人家(工人)的家人,这个是很不应该,所以更加激起我们(码头工人)的义愤。为什么会(罢工)40日呢,因为与其这样做下去都没有意思的,倒不如放手一搏,这个就是其中一个受压迫最深的外判商(所属工人)他们的心声,纵使外判商出尽‘法宝’(手段),什么你进去(开工)即刻加你1千元、两千元津贴,都没有人理啋它们,这个就等如说是为什么我这么大感受呢,因为他们(罢工工人)确实是互相支持,是相当坚实。”

陈钦和回忆当年罢工40日,主要都是“瞓街”(路宿街头)争取,包括在葵涌货柜码头,以及到中环HIT的母公司长江集团中心外“瞓街”,这次工业行动亦得到社会各界响应,罢工基金筹得接近900万港元(超过115万美元);有学生团体发起苦行运动;有社运团体到货柜码头捐赠食物及雨衣等物资;也有市民到码头为罢工工人打气等。

码头“不人道”工作环境令民情激愤

当年任职“机手”的现任香港码头业职工会会长黎马建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当年的罢工行动得到社会各界支持,主要由于市民对码头工作的“不人道”工作环境深表同情,例如操作吊机的工人(机手)要长时间在一个狭窄的操作座位上工作,每次轮更的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期间吃饭甚至大小便都在狭窄的驾驶室内进行,令市民哗然。

黎马建说:“一些很不人道、或者没什么尊严,在上面(工作)要大小二便都在那个驾驶室里面操作的,所以就是说当时外界当知道这件事之后,他们说这些那么不人道、不尊严的事情,都会发生在这个(葵涌货柜)码头的范围里面,那些‘机手’是这样操作,所以有些当时的市民都会觉得很激愤,可以这样说,所以当这些事件愈来愈曝光的时候,他(市民)会看到一个码头集团、那时候的‘李氏集团’(意思指属于李嘉诚的企业),就会(思考)怎样继续去支持一些罢工的工人,或者一些支援的行为、捐一些物资。”

半杯水惨胜非常不简单

当年参与罢工的码头工人希望争取超过20%的加薪幅度,经过40日罢工的争取,最终与资方达成9.8%的加薪协议结束工业行动,工会形容是“半杯水胜利”,黎马建则形容是“惨胜”。

黎马建说:“其实最后一个(谈判)主持人都是和黄码头公司而已,其实它们才有一个落实的‘话事(决定)权’,外判商只是一个‘公仔’而已、一个‘扯线公仔(傀儡)’,它说要加多少(工资)、即是码头(公司)要加多少你(外判商)就要落实的,所以你说‘半杯水(胜利)’我都说只是一个工资里面落实了(加薪)9.8%、(预期加幅)的一半,但是我们要求很多一些福利,或者是一些人权的事项,其实当时它们(资方)没有实际去回应我们的,只是在工资里面落实(加薪) 9.8%而已,所以我们都是这‘半杯水’,叫做‘惨胜’吧,我可以这样说。”

陈钦和则表示,“半杯水胜利”不单是最终的加薪幅度只有工人预期的一半,在法律上也争取不到工人的集体谈判权,不过,往后资方逐年的加薪幅度开始追上通涨,他形容罢工争取的成果是“非常不简单”。

陈钦和说:“‘半桶水’还是‘半桶水’,但是经过了(加薪) 9.8%之后,第二年(2014年)HIT那个行政主动加薪10.01%,即是两年之内瞓(睡)了40日街,跟着两年之内就回到那个(加薪)的差额,之后那几年都是按香港的通涨率去加(薪),所以(日薪)从1千4百多(接近190美元),跌下去1千多(约130美元),到现在1千9百多(超过240美元),这个过程是非常之不简单。”

香港社会对财团垄断一种反抗

前职工盟干事麦德正表示,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国安法新形势下的香港劳工界应思考新的抗争模式 (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职工盟干事麦德正表示,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国安法新形势下的香港劳工界应思考新的抗争模式 (美国之音/汤惠芸)

码头职工会是已经解散的职工盟旗下的一个属会,2013年酝酿罢工期间,工会多次与职工盟商讨对策,时任秘书长李卓人连日走上前线支援罢工工人。时任职工盟干事麦德正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码头工潮能够坚持40日,并且得到社会各界支持,他认为是整个社会对财团垄断的一种反抗。

麦德正说:“市民对这件事情(财团垄断)的反抗,就化为支持码头工人的(罢工)行动,譬如捐款、捐物资;有些大型的游行、动员,或者有些市民会自发跑去杯葛百佳(超市)、杯葛那些大财团的生意,杯葛它那些企业,即是罢工40日跟这些支援、士气,即是整个社会的气氛是有关的,码头工人当然是主角,因为他们达不到他们那个谈判目标,他们都不会停止罢工的,亦都是反映其实那个财团是很恶劣。”

国安法下Foodpanda送递员“无大台”罢工

过去10年香港的社会及政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尤其是2019年爆发史无前例的反修例运动大型街头抗争后,2020年6月30日北京直接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2021年职工盟、教协等工会及公民社会组织在压力下相继宣布解散。

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过去两、3年香港的工运及社运处于沉寂,较大型的工业行动是外卖平台Foodpanda送递员多次发起罢工行动要求加薪。

麦德正表示,Foodpanda送递员是一种“自雇者”的罢工,他们的罢工行动与全职受雇人士有所不同,可以是一种较为机动及“无大台”(没有中央组织领导)的方式进行。

2013年4月底,参与码头罢工的工人,在T恤背后写上“为尊严、撑到底”的罢工口号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3年4月底,参与码头罢工的工人,在T恤背后写上“为尊严、撑到底”的罢工口号 (美国之音/汤惠芸)

麦德正说:“‘自雇者’去进行罢工,相对有时是比较容易,即是我是‘自雇者’我不‘开工(工作)’就不‘开工’吧,我又不怕你(Foodpanda)开除,另外,就是因为他们(送递员)都是靠数码平台,外卖员之间都是松散又要团结罢工,所以他们就无所谓‘大台’(中央组织者),另外,就是他们那个开工(工作)生活都是靠手机联络,跟一些同业都是手机联络,外卖员之间会建立一些群组去互助那样,这些是有他(们)的行业特性的,所以Foodpanda(送递员罢工)是有所谓没工会的情况底下、‘无大台’的情况底下,都有那个团结罢工的方法。”

有压迫就有反抗 工运未来不悲观

记者问及,在职工盟等大型工会解散后,前民阵成员组织妇女劳工协会3月初发起妇女节游行,在压力下临时宣布取消,事件对于香港工运的未来有何影响﹖

麦德正表示,争取劳工权益最主要的行动不是游行集会,他以码头罢工的经验为例,最主要的成功因素是“罢工”,他又认为有压迫就会有反抗,国安法新形势下的香港,劳工界应思考新的抗争模式,他对工运的未来不会感到悲观。

麦德正说:“始终罢工就真的是‘唔开工’(不工作)就最重要,我相信将来的法例有没有说‘迫人去开工’的呢﹖而且就算有一条‘迫人开工’的法例,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呢﹖我就看不到了,所以我对于罢工是一个抗争的手段,是仍然可以用的,最重要大家是能够团结,即是在一些很极端的情况之下,可以进行到罢工,当然罢工是一种手段,不是每次都要搞到完全不工作),有其他的施压方法,是些什么方法呢﹖我觉得是整个香港的劳工阶层要思考的事情,因为在一个全新的社会形势底下,就要思考一些全新的东西了,但是我自己对于工人抗争是不悲观的,因为有压迫就会有反抗的了,暂时叫做沉寂是因为未有一种新的、其他的反抗的模式出现。”

当年参与码头罢工的陈钦和则表示,目前难以预计香港工运未来的走向,但是他认同压迫愈大反抗会愈大,到了临界点就会爆发。

陈钦和说:“好比当年我们(码头工人)工资不见了20%,它(外判商)硬是不加、硬是不加的话,始终‘压力煲(锅)’愈压就愈紧,愈压愈紧始终有个临界点,它是会爆的,规模多少、是那个工种,我很难估计,但这个是人之常情,有压迫就懂得反抗。”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北京冷对莫迪赢得第三任,中印关系受检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1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14【时事大家谈】军报重提军内四只“死老虎”,官媒为何吹风“深化政治整训”?美国教师吉林被刺事件疑点多,中国官方说出真相了吗?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 中国时政评论者王海南博士;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