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6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打《八佰》放《蜘蛛侠》中宣部算的什么帐?


一名顾客在北京某影院观看《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招贴广告。(2019年3月27日)

许多国际媒体最近都报道了中国收紧电影审查反过来帮了好莱坞大片忙的故事 - 7月初《蜘蛛侠-英雄远征》(Spiderman: Far From Home)在中国开映首个周末,票房将近一亿美元,远超预期。

美国媒体分析,其主要原因是本可跟《蜘蛛侠》一拼票房高低的中国大片《捌佰》被中共宣传部枪毙,不仅从上海国际电影节而且从暑期档电影公映安排上撤下。

“这就给了好莱坞大片一个机会。”南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骆思典(Stanley Rosen)告诉美国之音,“当你把自己的大片撤下后,唯一留下的就是好莱坞大片了。”

今年至少三部中国电影从暑期档电影公映安排中撤下:除《八佰》,还有《刀背藏身》和《少年的你》。前两部均反映国民党军队抗日历史,后一部是青春爱情犯罪片。

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的报道提到,今年2月到4月共有三部参加柏林和戛纳影展的中国电影以“技术原因”撤展,其中包括张艺谋的文革故事片《一秒》2月从柏林电影节退展。

《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7月16日的一篇报道说,中国当局的内容审查使中国电影票房市场更加恶化。报道说:“中国电影市场正在经历十多年来最大的跌落,但是北京的电影监管人员明确表示,他们另有当务之急。”

习近平控制已不可理喻

南加州大学美中学院院长杜克雷(Clayton Dube)对美国之音说,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统治下,控制已经严厉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他正在赢公共舆论战,并巩固对媒体、电影电视业的控制,将其置于党的直接领导之下。其次,中共认为现在是最敏感时刻,经济放缓、贸易战、一系列纪念日,五四100周年,六四镇压30周年,最重要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70周年。控制已经严厉到不可理喻的地步。通常来说,中国政府想要促进国产电影,但最近封杀了几部国产片,这些国产片预期可以赚很多钱。”

对电影内容的更严厉审查发生在去年中国电影审批权从国务院下属的广播电影电视部转移到中共中央宣传部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做出了一系列巩固权力的举措,其中包括将电影纳入中共中央宣传部的管理,”《华尔街日报》去年5月报道。

该报道的题目是《中宣部接管电影审查令好莱坞忧心忡忡》,不过一年之后,形势恰恰相反,好莱坞似乎从中宣部对国内电影审查中获得了巨大好处。

过去,中国有在暑期档电影只放国片不放外片的不成文规定,被称为“国产电影保护季”。中宣部直接接管了电影审批大权后,改变了过去的做法,让《蜘蛛侠》大举进入中国院线放映,而好莱坞也抓住了这一难的机会,让《蜘蛛侠》在中国的公映时间比在北美地区足足早了四天。

坚决抵制西方意识形态渗透是习近平严控中国社会的重要方面,允许好莱坞大片在中国夏季电影市场赚得不亦乐乎,是因为好莱坞大片不再具有西方意识形态特征了,还是北京当局另有考量?中宣部的帐究竟是怎么算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两害相权取其轻”,南加大政治学教授骆思典对此作出了回答。“放行像《蜘蛛侠》这样确实是非政治性的、而且根本不会影响中国政治的电影,封杀与中共历史不一致的、展现中国1930年代的中国电影。你必须在矛盾中根据‘两害相权取其轻’ 作决定,那就是取好莱坞大片了。”

《雾锁中国 - 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作者、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则认为,其实好莱坞一直跟中国合作良好,这跟其政治倾向有关,“由于好莱坞是左派当家,所以它骨子里跟共产党并不是特别矛盾,我认为好莱坞的好多东西中国并不是特别反对,尤其是目前在反对特朗普方面,好莱坞几乎是反特朗普的先锋,那在这方面中共也是需要的。所以这个帐不是算经济帐,而是要算政治账。”

好莱坞的目标就是赚钱

但南加大美中学院院长杜克雷认为,这跟特朗普没有什么大关系,好莱坞的目标就是要赚钱,为此他们会考虑中国的政治考虑,通过各种方式让好莱坞大片能顺利进入中国市场。

他说: “多数好莱坞大片没有挑战或明确挑战中共意识形态的政治内容,它们主要是吸引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所以一般大制片公司不会制作严肃的政治电影,这样的电影不会被期待到中国去发行,因为好莱坞只能在中国发行数量很少的电影(现在每年为34部),他们知道这一点,他们会把预算最贵、受众最广的电影留给这些配额。”

杜克雷认为,好莱坞的大多数是批评特朗普政府的,“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让好莱坞的电影进去,他们允许好莱坞电影进去是因为他们希望中国电影院有人去看。很多中国电影院债务缠身,他们需要钱还债;中国经济在放缓,政府仍希望鼓励消费。”

中宣部的政治账是曲里拐弯的

但对北京“大外宣”多有研究的何清涟认为,“如果广电部审查还会专业化一点,如果是中宣部审查那是会稀奇古怪,经常会有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会明白的政治考量。”

何清涟说,中宣部算的政治账是“曲里拐弯的”,而“目前美中进行贸易战,特朗普的反对者大概都是抱着一种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想法,至少中共很容易陷入这种想法。” 她补充道:“中美关系成了这个样子,反特朗普又成了中共的集结号。”

暑期是中国电影市场一年中的黄金票房之一,“往年暑期档电影,未必好,但是一定火。可惜,今年的暑期档电影只能送一首凉凉,”《天天快报》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9年8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