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两党领袖在弹劾总统问题上针锋相对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左)与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柯林斯在弹劾调查听证会上听取证人作证。(2019年12月9日)

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领袖星期一(12月9日)在是否应该弹劾总统特朗普的问题上阐述了针锋相对的观点。

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一再表示,特朗普暂时扣押美国给乌克兰的3千9百10亿美元的军援,以促使乌克兰调查前总统拜登,这是“特朗普总统把自己置于国家之上”。基辅急需这笔军援抗击乌克兰东部亲俄罗斯的分离主义分子。拜登是特朗普2020年选举的主要民主党挑战者之一。

纳德勒推动弹劾特朗普。他说,特朗普总统“邀请”俄罗斯帮他赢得2016年的选举,又“要求(乌克兰)为2020年也这样做,结果被抓住了。”

纳德勒说:“他背弃了他对国家的最基本职责。”

然而,情报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道格·科林斯坚定支持特朗普。他说,虽然特朗普要求调查拜登,但是“乌克兰什么也没做,照样得到了援助”。

柯林斯指责众议院民主党人在一年前夺取多数党地位后就立刻打定了主意要弹劾特朗普,“以确保总统明年赢不了”。

科林斯问道:“可弹劾的过犯在哪里?我们没有看到罪行。”

众议院针对特朗普展开的听证是美国243年历史上罕见的场面。特朗普只是美国历史上第四位面对弹劾调查的总统。有两位总统受到过弹劾,但是没有一位总统是通过弹劾程序被罢免的。

在对全国电视转播的听证会正在进行之际,特朗普抨击了批评他的国会议员。他在推特上说:“一事无成的民主党人是个耻辱!”

司法委员会听取了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律师的证词,谈论是否有弹劾总统的理由。处在少数地位的共和党人几度试图通过议会异议手段拖延程序,都被纳德勒驳回。

民主党律师丹尼尔·戈德曼说,让乌克兰调查拜登是“总统炮制的历时几个月的阴谋”的一部分,这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明确而现实的危险”,因为美国的关键盟友乌克兰担心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后进一步侵占乌克兰土地。

戈德曼还说,特朗普“坚持不懈而且持续不断地迫使某个外国帮助他以舞弊手段赢得选举的做法对我们的自由公平选举和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明确而现实的危险”。

共和党律师卡斯特和民主党律师戈德曼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前宣誓作证。(2019年12月9日)
共和党律师卡斯特和民主党律师戈德曼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前宣誓作证。(2019年12月9日)

共和党律师史蒂芬·卡斯特说,弹劾特朗普将等于是“推翻6千3百万美国人的选票”,这些人三年前把票投给了特朗普。他争辩说,民主党人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是基于 “传闻、影射和假定”。

卡斯特指责民主党人急于为弹劾特朗普下定论,而拒不听取熟悉特朗普行为的关键证人的证词。然而,特朗普总统已指示行政当局高层官员不得作证,不过有些官员还是作了证。特朗普还阻止把与乌克兰相关的文件提交给调查人员审阅。

司法委员会正在起草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但是纳德勒说,议员们在听取对司法委员会工作人员收集到的证据所做的总结以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最近几个星期所听取的证词之前,不会决定弹劾条款的数目以及指称范围。

纳德勒星期日说,司法委员会有可能在本星期就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投票,为民主党人控制的众议院全院在下星期末开始的国会圣诞节休会之前以简单多数通过弹劾条款铺路。

特朗普被众议院弹劾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他被弹劾,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将在1月就弹劾指称进行审判。但是有100个席位的参议院需要67票才能把总统定罪和罢免,这不大可能。如果要罢免总统,需要有至少20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而目前还没有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呼吁罢免特朗普。

白宫没有参与星期一的听证。纳德勒说,“特朗普总统决定不露面。”

白宫律师帕特·希波隆抨击正在展开的弹劾调查“完全没有依据”,并称民主党人有可能通过的弹劾条款是“肆无忌惮地滥用权力”。

共和党人争辩说,特朗普要求乌克兰调查,目的是为了打击这个东欧国家的总体腐败现象。不过特朗普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电话时,只具体提到了拜登父子和2016年的选举。

卡斯特说:“我们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特朗普总统由于乌克兰的腐败而对其存有疑虑。我们有证据表明总统对总体的对外援助存有疑虑。”

纳德勒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假如特朗普“有任何脱罪证据”,他会拿出来示人而不是拒绝参与听证。

在弹劾条款的范围问题上,民主党人内部有一些分歧。有人主张把弹劾条款限制在两大指称:特朗普请求外国政府在美国选举中对他提供帮助,从而构成滥用职权;调查期间白宫拒交文件并不允许特朗普的关键助理作证,这构成了妨碍调查。但是另一些民主党人希望把范围扩大,加入特朗普试图妨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调查的指称。穆勒调查的是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选举一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