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9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闭门锁国的朝鲜疫情期间经历了什么?


资料照:朝鲜大型歌舞演出“人民的国家” (美国之音江真拍摄)

日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在访问韩国的时候表示,她对朝鲜国民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面临的粮食危机和困难表示同情,并且呼吁朝鲜尽快重回核谈判。由于朝鲜长期封闭,疫情对该国造成的影响外界一直知之甚少,但是最近的一些细节可让国际社会对该国现状一窥端倪。

自2019年末新冠疫情爆发后,朝鲜执行了紧锁大门的政策。受疫情影响加上之前的制裁和自然灾害,如今朝鲜国内粮食短缺,卫生医药设施落后,并且拒绝进口新冠疫苗。朝鲜代表近期罕见的在联合国大会公开承认了当下种种问题,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在国内高层会议上对“一系列重大事故”表示震怒。

闭门锁国的朝鲜疫情期间经历了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39 0:00

疫情前90%游客来自中国

日前,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在访问韩国的时候表示,她对朝鲜国民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面临的粮食危机和困难表示同情,并且呼吁朝鲜尽快重回核谈判桌前。她对记者表示:“由于疫情影响,现在朝鲜人民正面临严重的困境,尤其是粮食短缺问题。对此我们感同身受,希望情况会变得好起来。我们已经提出和朝鲜进行可靠的,可预期的和有建设性的对话。”

资料照:朝鲜首都平壤一所小学的学生带着口罩接受体温检测。(2020年6月3日)
资料照:朝鲜首都平壤一所小学的学生带着口罩接受体温检测。(2020年6月3日)

就在疫情发生之前的2019年,朝鲜接待了爆发式增长的中国游客,人数多达35万。

来自山东临沂的退休会计师曹女士和先生就是其中之一。2019年8月的一天,夫妻俩一起踏上了一辆发自中国丹东的列车,他们旅行的终点是朝鲜首都平壤。

曹女士夫妇退休后热衷旅游,已经去过全世界很多国家,这次参加的是丹东宏昱国旅的平壤五日游。五日游的主要到访景点包括朝鲜国家礼品馆、中朝友谊塔、妙香山、板门店、金日成广场,另外还有体验平壤地铁、观赏朝鲜少年的歌舞表演,以及自费观看多达十万名演员参加的大型文娱汇演“阿里郎”(现改名为“人民的国家”)。

五天后,曹女士在回程路上,感叹此次旅游颇有意料不到的怀旧感。

她说:“朝鲜还是比较保守落后,连柏油马路都没有,只有水泥路。感觉有点像回到了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什么东西都还是计划经济,晚上居然连路灯都没有几个亮着。”

笔者也曾于2007年和2019年两次随团入朝观光旅游,发现2007年和2019年的朝鲜,除了中国游客大批增多,其他方面并没有很大变化。旅游项目和人民的着装面貌基本十几年保持一致,街道上也一如既往的看不到店铺,餐馆或者娱乐场所,鲜有商业活动的踪迹。

2014-2019年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大力发展旅游业,尤其是在联合国2016-2017年连续决定对朝鲜实行制裁之后,旅游业成了为数不多的不受限收入来源。

据长期研究朝鲜半岛问题的网站38north.org估算,旅游收入在此五年间上涨了400%。2018年,据朝鲜官方说法,进入朝鲜的游客达20万之多,其中90%来自中国。总部设在美国的《朝鲜新闻》(NK NEWS)估计在2019年,有35万游客造访朝鲜,带来1.75亿美元的收入,人均消费达500美金。

资料照:中国旅行团在朝鲜板门店听导游讲解(美国之音江真拍摄)
资料照:中国旅行团在朝鲜板门店听导游讲解(美国之音江真拍摄)

朝鲜终止旅游关上国门

曹女士是2019年造访朝鲜的大约35万游客中的一名,也是最后几批入朝的旅行团团员之一。夏季高峰过去之后,随着温度下降,游客随之减少。直到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在中国卫健委发布会上宣布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朝鲜做出决定,立刻关闭国门。

2020年1月20日,有赴朝游业务的中国各大旅行社收到一条来自朝鲜的消息:“最近在中国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急速传染,因此从2020年1月22日起至生产相关疫苗并建立预防措施为止,全面终止朝鲜旅游,特此通知。”

不光是旅游戛然而止,很多外国使馆和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机构也纷纷在2020年疫情初期就撤离驻朝人员,之后人员和物资都无法自由进出朝鲜。

一家位于丹东的旅行社工作人员西先生常年带团进出朝鲜,对该国事务比较熟悉。

他告诉美国之音:“朝鲜去年派出了新的驻华大使。但是因为朝鲜现在不让任何人从国外进入,所以前朝鲜驻华大使没法回国,只好还在北京呆着。今年三月,朝鲜因为不满马来西亚将一名朝鲜公民引渡美国,和马来西亚断交。断交之后互撤使馆,前朝鲜驻马来大使也回不了国,只能在北京呆着。所以,北京现在至少有三个前任和现任朝鲜大使。”

西先生因为工作关系,一直和在朝鲜的合作伙伴保持联系。他说,即使在疫情期间,在朝鲜的工作伙伴也总是说“一切安好”,至于旅游何时重开,对方的回答一直都是“还在等待”。西先生解释说,因为担心监听和惹麻烦,他们的朝鲜合作方从来都不会在电话或者邮件里透露任何与工作无关的生活细节。

金正恩承认出现重大危机

随着国门的关闭,人们对朝鲜疫情的现状只能从官方媒体释放的信息中揣摩一二。

去年10月,朝鲜在举办庆祝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时,金正恩在演讲期间多次致谢、道歉甚至哽咽。金在讲话中表示,几乎所有部门在很大程度上都没有完成2016年宣布的目标,必须大胆承认错误。金正恩赞扬了人民军官兵在防疫战线和救灾重建战线的“爱国精神和英勇献身精神”,称过去五年是朝鲜“史无前例、最为恶劣的困难叠加的时期”。

今年2月,金正恩在劳动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狠批在执行经济发展规划过程中出现的“虚报浮夸”、“明哲保身主义”等各种问题,并撤换经济部长。

5月,金正恩在国家媒体上写了一封信,批评青年人中出现的“厌烦组织管控”、“利己主义”、“反社会主义”等行为。他要求不得使用来自外国的语言,不得有模仿国外的发型和着装打扮,将这些形容为“危险的毒素”。

6月中旬,金正恩主持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会上金正恩对高层领导人表示,人民缺粮状况正在变得紧张。他强调,抓好农业生产工作是当前朝鲜党和国家“最重视、最优先解决的战斗任务,迫切需要举全党全国之力保障粮食产量”。

朝鲜平壤第一百货商店的员工在喷射消毒剂。(2020年12月28日)
朝鲜平壤第一百货商店的员工在喷射消毒剂。(2020年12月28日)

朝鲜官媒朝中社6月30日报道,金正恩在6月29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表示,肩负国家重大任务的干部“无能,不负责”,不认真执行党的重要决策部署,没有根据国家紧急防疫战常态化的要求采取一系列措施,给国家和人民安全造成重大危机。金正恩因此撤换数名高官,包括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党中央委员会书记等。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成晓河认为金正恩所说的“事故”就是出现了疫情,而不是朝鲜一直号称的“零病例”。他告诉美国之音:“出现事故,能有什么事故啊?如果人不得病的话能算事故吗?”

粮食药品短缺 物价飞涨

联合国粮农组织在6月1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20年朝鲜遭遇了一系列自然灾害,先有四五月的雨水不足,然后八九月的台风和洪涝,造成主要农作物产量走低。报告说,即使2021年按照计划的进口20.5万吨粮食,朝鲜依然面临大概86万吨粮食缺口,也就是2-3个月的粮食消耗量。如果不增加进口或者援助,朝鲜人民在8月到10月期间会非常难熬。

7月13日,朝鲜内阁副总理朴正根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视频会议上首次进行了《自愿国别评估》(Voluntary National Reviews)陈述,介绍了朝鲜正在面临的粮食产量不足和疫苗等必需医药品短缺的问题。

报告说,2018年因为自然灾害加上有限的生产资料和农业机械化手段,产粮仅495万吨,创十年来最低值,远低于当年700万吨的粮食生产目标。2019年谷物产量为665万吨,但是2020年跌至552万吨。卫生方面,缺乏医疗人员、制药技术基础、医疗设备和必需药品。

资料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成晓河 (照片由成晓河提供)
资料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成晓河 (照片由成晓河提供)

中国人民大学的成晓河教授评价说:“情况肯定是比较严重的。但凡他们能自己消化,应对的话,他们不会干这事。朝鲜人讲面子比较厉害,越穷越讲面子。朝鲜单靠一些国家的援助不能解决问题,所以他们要把这个事情端出来,请求更多的国家,更多的国际组织直接援助。”

《朝鲜新闻》今年6月15号报道说,平壤物价飞涨,一瓶洗发水卖到200美金,一公斤香蕉价格45美金。虽然很难想象平壤有多少人能负担得起45美金一公斤的香蕉,但是疯狂的物价无疑表露朝鲜经济面临重重危机。

面临可能是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人们发现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突然体重下降,最近的几次露面中,他看起来至少比以前少了20公斤。虽然没人知道金正恩为何暴瘦,但朝鲜老百姓在新闻上表露了对领导人“压力重重,艰难时期辛勤工作”的体谅和心疼。

拒绝疫苗 自称“零病例”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朝鲜一直公开宣称,由于防疫得当和严控人员物资出入,没有发现任何确诊病例。这个说法遭到国际社会的怀疑,但是由于朝鲜长期封锁消息加上关闭国门,真实情况无从得知。

资料照:《朝鲜新闻》首席执行官查得·欧卡罗(Chad O’Carroll) (照片由查得·欧卡罗提供)
资料照:《朝鲜新闻》首席执行官查得·欧卡罗(Chad O’Carroll) (照片由查得·欧卡罗提供)

总部位于美国的《朝鲜新闻》(NK News)首席执行官查得·欧卡罗(Chad O’Carroll)告诉美国之音:“我不认为朝鲜像他们所宣称的零病例。从世界来看,即使像澳大利亚那么严格控制的国家,都曾出现过疫情,中国也是。所以我不认为朝鲜能完全把病毒挡住。但是朝鲜可以执行严格的旅行和封锁政策,一旦有人发病,可以把地区封锁几周甚至几月,阻挡疫情迅速传播。所以整体情况估计不是太糟。”

对于疫苗,朝鲜官方态度一直比较消极。5月初,朝鲜政府警告人民疫苗的副作用,督促大家严格做好戴口罩,消毒,保持社交距离等防护措施。

6月1号,朝鲜在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指责“某些国家自私囤积疫苗”,紧接着国家媒体称“几年内都不可信任疫苗的有效性”。

西先生告诉美国之音:“朝鲜一直在拒绝疫苗,至少三次,不管是从中国,俄罗斯,还是国际的新冠疫苗联盟COVAX。具体原因当然没有明说,但是我认为拒绝COVAX很可能是因为COVAX要求监督,而朝鲜从来都不愿意让国际社会有任何监督行为。即使在过去饥荒年代,国际社会给予的人道援助,也通常是朝鲜自行分配,极少有公开监督,因为朝鲜不想让国际社会看到他们的饥民。”

中朝贸易始终未彻底中断

尽管朝鲜在2020年初就宣布关闭国门,和中国的贸易并没有彻底中断。根据中国海关发布的数据,2020年中朝贸易额为3.79亿人民币,其中大部分为中国出口到朝鲜的商品。这个数额相当于2019年中朝贸易额的五分之一,2019年朝鲜旅游收入(38North.org估计的1.75亿美元)的三分之一。

2021年年初中朝贸易再度走低,但是三月和四月突然飙高至少三四倍。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平壤之际,平壤街头的朝鲜与中国国旗。(2019年6月20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平壤之际,平壤街头的朝鲜与中国国旗。(2019年6月20日)

《朝鲜新闻》首席执行官欧卡罗告诉美国之音,朝鲜也并不总是对边境贸易紧锁大门。他说:“有那么几个月,朝鲜的贸易政策还是相对灵活的,尤其是2020年3月到6月的时候,曾经有过不少中国进口货物。”

成晓河教授说:“中朝贸易跟以往相比仍然低,有的月份只及平常月份的百分之六七,所以现在中国和朝鲜的贸易仍然处于一种不正常的,非常受疫情影响的一个状况,对这个国家来说是雪上加霜。所以,他们今年整个经济状况都不好,金正恩也是公开的发了几次大脾气,这也是不常见的,他压力大。”

“中国和朝鲜贸易的这个口子在逐步打开。朝鲜在对外贸易方面,对外经济交往方面,方向已经很明显,无非就是速度的快与慢,步子的大与小。现在看来还是比较谨慎的。但是代表了一个方向。这种严控支持不下去,疫情的管控在放松,”成晓河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