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3 2021年9月24日 星期五

日本内阁要员参拜靖国神社所引发的反思和争议


资料照:日本东京靖国神社。

日本政府多位重要内阁成员最近纷纷参拜靖国神社,再度引起中国强烈抗议。对此,一些专家和学者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分析了靖国神社的文化与社会内涵,以及政治家参拜的意义。

日本内阁要员参拜靖国神社所引发的反思和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30 0:00

政治家参拜 究竟为哪桩?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参拜靖国神社。(2021年8月13日)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参拜靖国神社。(2021年8月13日)

近日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内阁阁员包括防卫大臣岸信夫、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以及国际博览会担当大臣井上信治,一共五位现任阁员参拜,创下2004年以来的纪录。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认为,日本的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大都具有政治意图,除了表态中国没有权力干涉参拜之外,还有其选票考虑。

他对美国之音说:“日本遗族会是殉职官兵的遗属组成的一个全国性组织,与靖国神社关系密切,任何参选自民党总裁的人都要主张参拜靖国神社以争取其选票。例如小泉纯一郎个人意识形态并不明显,但是为了争取竞选自民党总裁的选票,特别是面对2001年的竞争对手桥本龙太郎曾经担任遗族会的会长,小泉就保证每年参拜以获得遗族会支持。”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2001至2006年任内每年8月均参拜靖国神社,总共6次,引起中国强烈不满,两国领导人因此多年没有互访。

关于菅义伟并未参拜的原因,中日近代史专家,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Takashi Saga)对美国之音说: “菅义伟最近在民间的支持率实在很低,光是对付持续恶化的疫情就很头痛了,很可能不想增加额外的风波。如果去参拜一定会引起亚洲诸国的不满,对于现在面对声量不利的他,还是不要太出风头比较好,何况前首相安倍在位的时候也没有参拜,延续下去避险就好。

防卫大臣参拜 中国强烈抗议

防卫大臣岸信夫的参拜是继2016年12月稻田朋美之后首次有在职防卫大臣参拜。中国国防部官网在岸信夫今年参拜当晚即发布新闻发言人吴谦的新闻稿,说此举是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和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险恶用心。韩国外交部亚太局局长李相烈也当日召见日本驻韩大使馆总括公使熊谷直树表示抗议。

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说:“岸信夫是安倍晋三的胞弟,也是前首相岸信介的孙子,家族一向与台湾十分友好,中国自然不会有好感。况且岸信夫是去年才入阁的,他所主张的中国政策至今尚未看到特别清晰的轮廓,与其说是因为防卫大臣的身分引起中国强烈不满,不如说是因为家族渊源,以及担任日华议员恳亲会干事长的关系吧。”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表示:“在80年代时中日双方有一个不成文约定,即只要日本首相、防卫大臣、外务大臣不去参拜,中国就不会太有意见。事实上,在日本把A级战犯(甲级战犯)的牌位置入靖国神社之前,连天皇都会去参拜,中国也没有什么意见。”

林贤参指出,防卫大臣的参拜当然特别挑动中国的敏感神经,但这与岸信夫代表一般所言的右翼保守势力一脉相承的渊源更有关系。

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王戴。(照片提供: 王戴)
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王戴。(照片提供: 王戴)

久居东京的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王戴(Dai Wang)向美国之音指出,岸信夫一直都是亲台代表,访台次数频繁,其兄安倍晋三在首相任内有些对台事务不便于直接表达,就透过胞弟传达,可谓是兄弟分工合作。菅义伟去年接任首相后将岸信夫安排为防卫大臣,就是延续安倍色彩给中国压力。

王戴说:“岸信夫在历任防卫大臣中是非常强硬的,把中国威胁提到相当的高度。日本已经购买了100多架的F35,在岸信夫任内应该会全部配备。此外日本的准航母为了能配合F35垂直起降,也在重新改装甲板。以能在航母上起飞的隐型战斗机而言,全球除了美国以外配备最多的就是日本,这样已经超出了日本的防卫范畴,完全属于进攻型武器。”

王戴表示,以前中共评估日本为经济大国与政治小国,但现在已经改变了。日本正走出国际政治的禁锢,即使没有美国的要求,日本也要采取与中共对抗的态势,否则有损于其国家利益。日本在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受到中共的干扰,因此在国防方面加强其军备,与包括台湾在内的盟友有良好的互动,这也是让中共最忧心的状况,岸信夫参访靖国神社自然最为敏感。

致词未提二战加害责任

在纪念二战结束的当天,东京都千代田区的日本武道馆举行了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德仁天皇、菅义伟首相和战殁者家属等均出席。

菅义伟在致辞中说:“日本将在积极的和平主义的旗帜下,在与国际社会合作的同时,尽最大努力解决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他并未提及有关日本在二战期间侵略邻国的战争“加害”责任。

自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上台后改变了迄今为止的致辞内容,从此就不再出现论及加害责任的内容。

中日近代史专家,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照片提供: 嵯峨隆 )
中日近代史专家,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照片提供: 嵯峨隆 )

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说:“日本现在的中年以下世代对于二战的细节确实不怎么有兴趣,大多数人不太关心战争责任的议题。我觉得无论是用哪一种方式,都要让大众了解过去战争的历史,才能从中学习到和平的可贵。虽然是过去的事情,也要从了解战争之中学习思考每一个不同的地方与时代的角度,才能更宏观地看待问题。”

他提及,日本民间一直在思考“战争责任”,这种声音在国内和平运动和追究战争责任活动中开始越来越强烈,形成社会正义的力量,只是尚未影响到保守派的政治家。

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王戴说:“日本文化有其模凌两可的面向,例如一般民主国家都认为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日,但是在日文的表现中几乎看不到‘战败’二字,这一天,日本的电视节目、新闻、报纸都是使用‘终战’二字,这是日本特有的表现方式。由于语言的选择不同,对于过去的战争责任性就可能被淡化。日本确实发动过侵略战争,做为战争的指导者,也就是甲级战犯,是负有战争责任的。一般的士兵与指导者应该要有所区别,如果放在一起祭拜,作为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或地区的人民是很难接受的。”

王戴认为,以亚太以至于世界的和谐为目的,日本天皇并未参拜靖国神社,也是顾虑中国与韩国等国人民的感受。但日本应该要着手将甲级战犯移出靖国神社,才能根本地解决日本与被侵略国家之间数十年的争议。他说,日本在二战期间对于中国、韩国等侵略行为是事实,应该要认真面对彻底解决,深刻公开的反省和实际行动都要让人感到有诚意,才称得上是东亚大国的气度。

日本天皇德仁在15日出席纪念仪式时,沿袭了此前明仁天皇2015年的做法,在致辞中加入了“深刻反省”的表述。

靖国神社的文化意义

为了纪念二战结束76年,日本首相菅义伟在8月15日向靖国神社供奉玉串料(祭祀费),前首相安倍晋三以及几个现任内阁成员和一些国会议员也在当天或几天前分别参拜了靖国神社,引起中国官民的强烈不满。

中国民主阵线副主席王戴认为中国政府的抗议为例行公事,民间的反弹则是长期被国内教育洗脑,对日本产生仇恨的心理。

他说:“日本的神社文化传统把所有的死者都当作神来供奉,这一点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日本除了寺庙之外,各地有很多的神社供立着牌位,无论死者生前的善恶,过世后都成为神。在靖国神社供奉战死的军人,以日本神道教的角度来说也理应受到人们的祭拜。 但是远东国际法庭对于战争责任者已经裁判负有战争责任,从这一方面考虑问题的话,就应当有一个让各方都能接受的作法。”

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二战首要战犯进行审判,将策划、准备、发动和指挥侵略战争者列为甲级战犯。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教授。(照片提供: 林贤参)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教授。(照片提供: 林贤参)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认为,参拜具有日本特殊的文化意义。

他表示:“小泉纯一郎在2001年参议院选举竞选活动中,曾保证只要当选,他会在每年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他说从日本人的角度来说,这是属于日本的心灵与文化议题,我认为这么说没错。因为日本人与中国人对于死者或是往生的观念不同,日本人认为人死了就成佛了,在世的事情都成为过去。只是基于这样的文化特质祭拜其亡者而已,不须涉及政治,也不是美化过去的战争事实。”

他强调,日本也应当尊重中国人的立场,更积极地让中国人知道日本文化的特殊性导致在此议题上的表现,而且也要体谅中国人的感受。

静冈県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部荣誉教授嵯峨隆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我觉得靖国神社是否具有文化意义,是否有宗教或是历史意义,实在值得怀疑。靖国神社建立于明治2年,最初是为了纪念在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内战中为恢复天皇权力而牺牲的战士,后来就成为一个祭祀为国捐躯的军人的设施。我认为靖国神社在维护二战中日本的合法性方面所发挥的政治作用比较显著。”

他认为,日本需要更努力处理靖国神社在政治上带来的国际争议,负起责任正面地做出应有的回应,使中国以及亚洲等被侵略的国家的心理得到平复,才能让战争的过去成为促进和平的教育资源。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