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 2022年7月8日 星期五

朝鲜若进行核试验 美国如何应对?


韩国国防部公布的摄于2022年6月7日的照片显示包括F-35和F-16战机在内的韩国和美国军机在韩国上空做战术编队飞行。

华盛顿已警告说,如果朝鲜进行核试验,美国将会做出“迅速而有力的回应”。专家们说,这种回应必须包括加强韩国的防御,同时把打击目标对准支持平壤武器项目的中国和俄罗斯实体与个人。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星期二(6月7日)在首尔会晤了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贤东(Cho Hyun-dong)之后说,如果朝鲜进行核试验,“将会有迅速而有力的回应。”

星期一,在维也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Rafael Grossi)说,朝鲜正在为一次可能的核试验加紧准备,丰溪里核试验基地的一处隧道入口已经“重新开通”了。

资料照片:2018年5月24日的照片显示一名卫兵守护在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基地西隧道的入口。
资料照片:2018年5月24日的照片显示一名卫兵守护在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基地西隧道的入口。

自从3月以来,通过卫星一直可以看到丰溪里为核试验做准备的迹象。2018年,平壤曾经当着受邀观看拆除核设施的外国记者的面,关闭了丰溪里基地。

星期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在一次新闻简报会上说,美国对朝鲜将在“今后几天”进行核试验感到关切。

普赖斯还说,这是美国与盟友和伙伴“已经计划到的突发事件”。

平壤星期日发射了八枚短程弹道导弹,此后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不断升高。这是平壤今年第18轮试射武器。

美国和韩国军方做出回应,星期一发射了八枚弹道导弹,并于星期二派战斗机在黄海上空演练,以展示实力。黄海也被称为西海。

反制策略

如果朝鲜进行核试验,这将是其2006年以来的第七次,也将是2017年9月以来的第一次。专家们说,如果朝鲜真这样做了,美国应当巩固朝鲜半岛周边的防御。

保卫民主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大卫·麦克斯韦尔(David Maxwell)说:“美国必须展示出战略保证和战略决心,在今年朝鲜发射导弹期间,美国一直在这样做。”

根据白宫发表的联合声明,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韩国总统尹锡悦(Yoon Suk Yeol)在5月21日的峰会上同意部署美国战略资产,“以面对(朝鲜)破坏稳定的行为而加强威慑”。战略资产包括航空母舰与核动力潜艇。

两位领导人还同意开始讨论扩展朝鲜半岛周围的联合军演。在拜登离开首尔继续亚洲之行并访问东京期间,中国和俄罗斯的轰炸机与战斗机进入了日本海的韩国防空识别区,靠近但并未侵犯韩国领空。中国和俄罗斯最近还加大了在日本附近的行动。

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前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劳伦斯·柯布(Lawrence Korb)说,华盛顿与首尔应当“举行更多军演并向该区域派遣一支航母特遣队和一艘弹道导弹潜艇,以发出信号”,告诉朝鲜方面使用核武器将会有代价。

韩国军方星期六说,韩军在日本冲绳附近海域发起了与美国的军事演练,而且有一艘美国航母参加,这还是四年多来的第一次。据路透社报道,这是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核动力航母。

尹锡悦的前任文在寅(Moon Jae-in)总统曾努力推动朝鲜半岛南北方和解。在文在寅任内,大规模联合军演不是被缩减就是被取消了。平壤视这些军演为入侵前奏。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资深副总裁兼韩国研究事务主任车维德(Victor Cha)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任内曾领导过美国与朝鲜的谈判。他说,包括日本在内的“三边演习”“也将有助于威慑中国、俄罗斯、DPRK(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不要采取单边行动方面”,这是因为“韩国和日本的安全威胁是彼此相连的”。

车维德补充说,“如果俄罗斯和中国在空中和海上侵入韩国或日本,两国都应感到关切。”

制裁

专家们还说,如果平壤进行核试验,美国的回应措施应当包括对在中国和俄罗斯境内运作、支持朝鲜武器项目的实体和个人实施单边制裁。

曾帮助起草《2016年朝鲜制裁执行及强化政策法案》的华盛顿律师约书亚·斯坦顿(Joshua Stanton)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洗钱网络在海外有数以千计的代理人和幌子公司”。

他接着说,“他们中有很多在俄罗斯和中国,多数由已经被联合国做出指定的实体控制。必须禁止他们”进入国际金融体系。

中俄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两国5月26日封杀了美国主导的一项呼吁追加制裁朝鲜的联合国决议。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大使在5月31日的记者会上说,如果朝鲜进行核试验,美国将“推动增加制裁”。

然而,即使朝鲜当局进行了核试验,北京和莫斯科都不大可能允许通过另一项制裁平壤的决议。而中俄两国曾在2016年和2017年针对平壤的第四次核试验投票支持联合国的制裁决议。

美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Sung Kim)星期二在印尼雅加达通过电话会说,美国正在为联合国大会星期三的一次会议做准备,北京和莫斯科在这次会议上“将有机会解释他们为什么否决(有关朝鲜的)决议”。

保卫民主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安东尼·鲁杰罗(Anthony Ruggiero)说,如果安理会继续在朝鲜问题上陷入僵局,“可以利用美国的制裁来落实联合国的制裁”,把打击目标对准帮助平壤规避制裁的朝鲜、中国和俄罗斯的公司与银行。

普赖斯在星期一的记者会上说,美国和“我们的伙伴与盟友有授权,我们能够进行协调,就像我们与该地区的伙伴在防御和威慑方面一道共事一样”。

卡托研究所的道格·班多(Doug Bandow)说,华盛顿一般会施加单边制裁,把这作为是“美国对朝鲜挑衅的第一回应”,但除此之外,拜登政府“在核试验之后没有好选项”。

他补充说:“到目前为止,制裁没有改变朝鲜的政策,现在也不大可能会有更大的作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苏珊娜·迪马乔(Suzanne DiMaggio)说:“如今,我们看来将要进入一个紧张期了。往最好里说,美国的选项也是有限的。”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