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2 2022年5月29日 星期日

拜登峰会送大礼 东盟仍难在美中之间选边站


拜登总统和东盟成员国领导人。

美国总统拜登5月12日至13日在白宫召开与东盟领袖的特别峰会,承诺提供金援于东南亚的基础设施、安全与防疫。专家认为,东南亚国家各自对美中看法不一,美国应充实各种倡议的内容,提供东盟更多选择。

拜登峰会送大礼 东盟仍难在美中之间选边站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28 0:00

美中孰占优势仍难定

美国-东盟(ASEAN)特别峰会5月12日登场。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迎接来自8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并同时宣布,美国将投入1.5亿美元与东盟国家在气候、教育、海上安全和公卫等4大领域合作,以及其他旨在对抗中国影响力的努力。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照片提供: 黄自强)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照片提供: 黄自强)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认为,相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布局,美中之间对东盟国家的合纵连横仍是现在进行式,美国祭出“印太经济架构”后,又在本次特别峰会一开始就承诺1.5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显然是努力巩固与东盟的关系。

他对美国之音说: “就战略意义来说,在华府举行第10届东盟—美国特别峰会,美国仍算扳回一城,毕竟庞大的东盟经济体需要的是实质经贸成长。诸如越南总理范明政率团出席,并表达愿意与拜登政府合作,为区域及全球和平稳定发展作出贡献。目前越中之间属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高于越美现阶段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因此对美国来说自然希望将越美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

黄自强指出,这次峰会突显了美国对东盟的承诺,欲以经济支持吸纳东盟成员国支持,尤其是面对中国和东盟今年1月间宣布双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之际,美国与东盟这次特别峰会的重要性非比寻常,希望在美中竞逐之间取得一些优势。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东盟在东南亚称“亚细安”,原因是希望避开被指是针对任何一方的安全同盟,由此可知东盟在整体上并不会让美中任何一方具有明显优势。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照片提供: 庄嘉颖)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照片提供: 庄嘉颖)

他说: “对于东盟而言,很难说美中哪一方有优势。作为一个区域国际组织,东盟相当松散,成员国最主要希望是避开彼此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其次才是强调合作。因此,东盟在内部协调上,经常会出现种种挑战。譬如在对应缅甸兵变、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等重大国际事件,东盟的作风往往是在各成员国之间,找出最低分母,作为共识的基础。”

庄嘉颖认为,最近几年来美中之间的张力加大,东盟虽然坚持“不希望选边站”,但并没有提出自己的替代方案或明确的主张。他认为,这样的态度似乎反映了成员国之间没有明确的共鸣。

东盟各国对美中的看法不一

今年恰好是美国与东盟建交45周年。东盟十国之中前来出席特别峰会的国家包括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缅甸因为去年发生军事政变而未获邀请,菲律宾刚刚结束总统大选属于过渡时期。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信息,中国是东盟在去年与前年度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去年双边货物贸易额达8782亿美元。东盟十国都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相关文件。其中柬埔寨和老挝被视为东盟之中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成员,柬埔寨也是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认为,若从东盟成员国个别深入观察,会发现美中在不同的东盟国家中拥有不一样的影响力,在个别东盟国家内部,也存在各种对于美中之间不同的声音,未必与官方立场一致,因此美国提供更多元的选项会是比较有效的方式。

他说: “我觉得拜登政府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个别东南亚国家的官方看法。美国能做的是给东南亚国家提供更多选择和替代方案,让美国有跟个别的东南亚国家发展关系的空间。毕竟东南亚各国与中国之间,也有一定的摩擦和分歧,尤其是在领土争端、航海、航空自由、和经济利益分配等方面。这样的政治空间或许让美国更能够施展他的印太战略。”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表示,美国希望确保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避免让中国主宰国际贸易航道,那么除了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之外,应该充实含有抗中战略意涵的“印太经济架构”之内容,提供东盟国家更多的选择。

他说: “‘印太经济架构’目前被视为美国用来巩固印太战略的策略,美国希望与拥有民主自由等共同价值的可靠伙伴国家共同打造并落实这个架构。虽然架构细节尚未公布,但对东盟国家着实提供了一个最大的亮点,目前初步获悉的信息是希望减少对中国经济依赖,把半导体和洁净能源列优先项目,透过扩大合作模式以维持必要的原物料取得不致遭垄断、保障国际供应链运作等。”

新加坡盼美中利益重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今年3月访美会晤拜登,当时李显龙明确表示新加坡“不选边站”的立场。李显龙访美期间正值俄乌战争爆发后不久,新加坡成为东盟唯一加入对俄制裁行列的国家。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表明新加坡与美国形成了较其他东盟国家更加特殊的关系。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李显龙又再度访美参加特别峰会。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表示,虽然李显龙在短期内二度赴美,但谈论的主题与立场不会有太大变化。

他说: “就我过去派驻新加坡多年的观察,新加坡堪称是小国大外交的典范。这个国家长久以来被视为东盟国家的政经发展‘小红点’,自然也是美国和中国竞相拉拢的重点国家。新加坡对美国与中国立场非常清楚,没有所谓的模糊空间,新加坡并没有选边站的本钱。毕竟,从新加坡所处的地缘政治角色,欲在美中强权竞逐下能游刃有余,进而创造在国际舞台的挥洒空间,‘不选边站’是唯一良策。”

黄自强指出,新加坡采取的态度并非模棱两可,而是明确其外交政策和国家利益为考虑,因应新美关系与新中关系的拉锯、维护与关系的促进。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说: “新加坡外交政策多年来关键的一环,是能让美国和其他大国维持对东亚和东南亚的积极互动,希望能减低任何大国对区域的过度影响。另外就是希望美中各方面的合作可以加深。作为国际生产链和价值链的枢纽之一,只要美中之间有重大的利益重迭,新加坡就可以从中获益。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双边商品贸易伙伴,也是新加坡最大的资本输出国;美国则是新加坡最大的服务贸易伙伴,和外来投资来源。”

民主阵营应与东南亚社会互动

美国总统拜登5月12日在脸书上强调,这次特别峰会是史上第一次在白宫迎接东盟国家领导人,并重申了美国对东南亚的承诺。他说:“我们讨论了共同努力以确保我们 10 亿人的安全、繁荣和尊重人权的重要性。”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教授庄嘉颖认为,目前威权统治在东南亚似乎是一种趋势,民主国家需要持续地以各种模式与东南亚各国的各种民间社会接触,同时消除东盟国家统治者的疑虑,才能逐渐地建立起牢固的关系。

他说:“民主国家希望巩固与东南亚的关系,应该考虑如何在不伤害人权的前提下,提升各种传统经济、军事和安全合作,同时也经营与社会各界的互动,低调鼓励东南亚各国的社会重新找出属于自己的民主道路。这样全方面的往来,或许比较可以禁得起各种经济、政治动荡,建立更稳固的合作和民主发展。

台湾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秘书长黄自强教授表示,部分东南亚国家未必全然认同美国以强大的外交军事结合经济同盟的战略布局,更不愿卷入美中两强争斗,但都很欢迎美中开发庞大的东南亚市场,以实质的经贸投资取代军事外交竞逐,因此美国各种倡议的实质内容将是东盟国家领袖参与这次特别峰会的观察重点。

他说: “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如使用武力击败敌人或攻打城池,均非上策,最好的手段是以己方之谋略挫败敌方,其次是透过外交手段。西方民主阵营能否阻止中国在东南亚的势力扩张,靠的是软性的谋略,而非硬碰硬的拳头对抗,这或许是东南亚国家观望的关键。”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