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贸易战之后美中再卷入一场“媒体战”


2020年3月18日《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迈尔斯(左)出席中国外交部每日简报会后与其他外国记者交谈。

“我多么希望事情不必至此。仍在努力消化这条新闻,熬过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努力维护我们职业的最高标准,从真实性到准确、独立、公平等等。向所有在中国的记者+朋友们致敬。”

这是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美国公民邓超(Chao Deng)3月17日在得知中国决定驱逐美国三大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后发出的一条推文。

约一个月前,邓超和另外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已被中国政府吊销了记者证并限期离境。这是1998年以来,中国首次公开驱逐外国驻华记者。之前,中国当局通常的做法是拒绝延期签证或吊销记者证来驱逐所谓“不受欢迎”的外国记者。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表示,同时吊销三名记者的记者证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报复形式”。北京指责《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冒犯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并一直拒绝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正式公开道歉。

华尔街日报2月3日刊发的《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华尔街日报网页截图)
华尔街日报2月3日刊发的《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华尔街日报网页截图)


另外两名被中国政府驱逐的记者分别是同为美国公民的《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和澳大利亚籍的温友正(Philip Wen)。这两人已经离开中国。但邓超由于当时正在武汉疫区采访,受武汉封城影响而无法离开。

这一事件是美中贸易战暂时告一段落后,两国围绕媒体记者而进行的“媒体战”几轮交锋后一个关键的拐点。

从“互惠”贸易到媒体“对等”

华盛顿从去年10月开始强调美中双边关系的对等性(reciprocity)。这也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标志。美国要求所有中国驻美和访美使团的人员,在与美国州、地方和市政府官员以及教育机构举行任何会晤前,都必须提前通报美国国务院。美方表示,此举也是出于“对等”目的,因为美国外交官在中国也需遵守类似规定。

一名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表示,从今年1月起,美国也在媒体领域要求双方对等。这名不具名的官员3月18日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有关中国驱逐美国三大报记者的背景简报电话会议上说:“同样的道理,我们要求中国共产党赞助的媒体承认他们是外国使团这一事实。但它们仍然能够在美国继续从事它们的事业,只不过它们需要承认它们不是一般的媒体这一事实。它们基本上是(在美国)代表中共的立场。”

对于五家被要求注册为外国使团的中国官媒在美机构的性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月1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方不能从意识形态偏见出发,用自己的标准和好恶去评判他国媒体,更不能对中国媒体进行无理打压。”

记者们在中国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2020年3月18日)
记者们在中国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2020年3月18日)

被要求注册为外国使团的五家中国官媒分别是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英文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和《人民日报》。

上述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中方对美国要求媒体对等的做法反应不一,但在某些层面是“反应过度”(overreact)。这名官员说:“这是一场战略竞争,因此我们对彼此一视同仁。因为我们在媒体空间和经济空间进行了抵制,使他们(北京方面)在推进自己的利益方面遇到了更大的困难。”

但北京对华盛顿在媒体领域“对等”的要求予以反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月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每个国家国情不同,舆论环境、媒体生态各不相同,管理媒体的法律法规也各不相同。在这个问题上,各国都应尊重彼此的国情和对方的习惯做法。”

北京反击 紧张升级

美国将五家中国官媒定性为外国使团仅一天后,北京以华尔街日报发表“恶意攻击和抹黑一个国家和民族”为由宣布驱逐三名该报记者。此举直接导致美中紧张关系升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月19日就此发表声明,谴责北京驱逐三名记者。声明说,“成熟、负责任的国家都知道,自由媒体报道的是事实和看法。正确的回应是提出反驳论点,而不是限制言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资料照片)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资料照片)

在美方看来,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三名记者与长期以来外国媒体在中国处境越来越艰难有直接关系。

“我认为,他们对《华尔街日报》那篇标题为‘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的回应,那个词其实被中国人多次使用,最近一次是出现在2012年《人民日报》的社论中。”

上述不具名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在3月18日的背景简报会上直言,“这是长期以来(北京)让外媒在中国的运作变得困难过程的一部分,无论是通过限制签证,如果你还记得2012年《纽约时报》因报道习近平(注:应为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家族)腐败而导致一名记者被踢出中国,彭博社也有过同样的经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他们并不总是通过驱逐出境来做到这一点,他们是通过操作签证来做到这一点的。”

据华尔街日报2月20日的报道,李肇华近年来负责网络安全、法律和人权方面的报道。他因报道中共率先采用数字监控的做法而荣获2018年杰拉尔德·勒伯奖。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称,李肇华经常发表角度刁钻的奇谈怪论,肆意抹黑中国。

另一位记者温友正负责中国政治方面的报道,他和新加坡籍的该报记者王春翰(Chu Han Wong)和写过一篇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弟齐明受到澳大利亚执法和情报机构审查的报道。邓超的报道领域是中国经济和金融,以及美中贸易战。在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她被派往武汉报道。由此可见,北京选择驱逐这三名记者是有的放矢。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今年3月2日发布的一份标题为《控制、中止、删除:在驱逐威胁下的中国报道》说,2019年有高达四分之一的外国媒体记者拿到的是不足12个月的记者签证,而是有效期6个月、3个月、甚至是仅30天的签证,所涉及到的美国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美国之音。有22%的受访记者表示,他们在中国政府部门办理签证续签或记者证延期时遇到困难。21%的受访记者认为,他们遇到的困难与他们的报道内容有关。

资料照:上海的警察盘查一位驻华外国记者
资料照:上海的警察盘查一位驻华外国记者

美国限制中国在美“宣传工作者”人数

在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李肇华和温友正被限五日内离境后,美方开始酝酿新的措施。3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对五家中国政府控制的国营媒体机构的中方在美人员人数设定上限,从之前的总共160人削减到100人,并限期这些中国官媒机构在3月13日前履行新的人数限制规定。

蓬佩奥在声明中说,“我们的目标是对等。就像我们在美中关系其他领域所做的一样,我们寻求建立早就应有的公平竞技场地。我们希望这一行动将促使北京采取更为公平和对等的方式来对待美国和其他驻中国的外国新闻媒体。我们敦促中国政府立即信守其尊重言论自由包括新闻业者言论自由的国际义务。”

有分析认为,美方此举是报复中国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

中国官方的英文电视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播刘欣2019年5月30日在北京的中央电视台总部观看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她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持人翠西·里根访谈的画面。
中国官方的英文电视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播刘欣2019年5月30日在北京的中央电视台总部观看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她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持人翠西·里根访谈的画面。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曾多次与美方协商,表示考虑到疫情原因和机票难以预订,希望美方宽限、展现灵活,但美方没有给予任何宽限或灵活。

美国国务院日前证实,除人民日报以外的四家中国官媒机构的总计60名中国籍工作人员已在3月13日前离开了美国。《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发行商海天发展公司仅有两名员工且均不是中国籍,因此未受此次美方举措的影响。

北京再出手 纽时、华尔街日报损失大

北京时间3月18日午夜刚过,中国宣布了对美国限制中国官媒中国籍雇员人数的报复措施,要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和《时代周刊》五家美国媒体驻华机构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三家媒体年底前记者签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四天内必须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得在中国境内包括香港、澳门继续从事记者工作;在签证、行政审查、采访等方面,当局将对美国记者采取中方所说的“对等措施”。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表示,北京的这一报复措施将至少影响到《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13名记者,而实际受影响人数可能更高,这将取决于中国当局在多大范围内实施这一措施。

美国之音记者的调查发现,《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受到的冲击可能更大,因为这两家报社在中国的美籍记者人数更多。《华盛顿邮报》网站显示,该报在北京分社有两人,其中一名记者Gerry Shih为美国籍,社长Anna Fifield是新西兰人。

中国外交部没有披露面临被驱逐的这三家报社美籍记者的具体人数。这三家报社的公关部门也没有回答美国之音有关具体有多少记者面临被迫离开中国的提问。但《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三家新闻机构中几乎所有美国记者都持有记者证和今年到期的签证或居留证。如果属实,北京此举将会给这三家媒体的中国报道能力构成打击。

中国外交部此前表示,目前在中国派驻记者的美国媒体机构共有29家。但中国外交部去年7月公布的一份名单,约37家美国新闻机构在中国有98名注册记者,这些记者的国籍不完全是美国。美国国务院表示,目前在中国的美国籍媒体记者共约100人,他们为美国和其他外国新闻机构工作。

在另一方面,这三家媒体的中方雇员也受到波及。中国外交部3月1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有媒体就三家媒体中方雇员收到中国外交部下属机构关于吊销其雇员证的通知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但未获得正面回应。

除此之外,按照中国外交部提出的签证对等原则。今后美国记者在申请中国媒体签证时恐将面临更多限制,包括只能获得一次入境,而不是目前的多次入境。

媒体战或再升级

上述不具名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对中国驱逐美国记者的做法是否与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提出质疑。这名官员说:“我们担心中国正在尽最大努力与它(新冠病毒)保持距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指责美国,他们说病毒的源头不能确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曾发推文,高调散布导致目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被美军带到武汉的阴谋论。美国国务院就此召见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抗议。

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没有透露美方下一步会采取何种措施,但这名不具名的官员说:“显然,我们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做,如果我们想要尝试的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威胁说,如果美方采取进一步行动,“所有的选项都在中方的桌面上。”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