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为生命尊严呐喊的人权艺术家王鹏


为生命尊严呐喊的人权艺术家王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5 0:00

为生命尊严呐喊的人权艺术家王鹏

北京宋庄艺术家王鹏多年来持之以恒反映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给社会和底层人民造成的苦难和生命摧残,用写实作品揭露了中国政府不想让外界了解的真相,包括地方官员和计生干部强制妇女堕胎等践踏人权的黑暗现象。

王鹏先生还采访了数百个失独家庭,探讨相关社会问题给人们带来的深远影响。世界人权日前夕,这位被认为勇于针砭时弊的艺术家在他面临强拆的画室讲述自己的艺术作品和人权、生命权的故事。

2016年,中国实施35年的 “一胎化”政策划下句号。在这项基本国策严厉实施的35年中,跟强制堕胎、强制引产、强制结扎有关的违反人权事件在各地频发,备受国内外批评者的强烈质疑和反对。一位来自北京郊区农民家庭的艺术家用画笔来表现对受害妇女的同情,对引产胎儿被剥夺生命表达哀伤。

王鹏:这个女性是一个母亲,就是失去胎儿的痛苦用姿势来表现,然后用画面这个感觉来演绎分离这个感觉。为什么叫《无解》呢?就是说,作为一个母亲,想要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被你强制杀死了。我觉得这种仇恨,或者这种痛,是无法接受的,根本解决不了。要不然,你让它慢慢的消失。作为这个母亲来说,肉体消失,孩子们的肉体消失,否则的话不可能解决。因为这个痛,作为妈妈来说,她根本就说不出来。她只能说一句话,说到一半,特别是我当时采访一个人,她就从内心那种哭出来,就是哇哇哭。痛苦地哭出来,只有哭出来,她才能够纾解她内心的痛苦。她就说,“你下回你别采访我来了,我不说,这个我就想把它忘记,它就是我永远化解不了的一个痛。”

这幅透视画面似乎表现出画家对胎儿们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深刻理解。

王鹏:其实这里面,包括母亲的手啊,这种东西里面,我的想法是什么啊?在这种环境之下,其实不是一个胎儿,他的生命受到威胁,而是说每一个人都受到威胁,包括他的父母,包括周围的所有人,因为我们都生存在这个环境之下。如果他的生命不受到尊重的话,我们的生命也就不会受到尊重。

过去20多年,王鹏采访了许多相关人士,其中包括中国特有的被强制引产妇女和失独家庭群体。

王鹏:乡镇政府强制引产的这些家庭,还有这些妇女们,她们也真实的说怎么样把她们抓走的。有的是老百姓报告,然后大队的乡镇的卫生局都去了。当时把她就跟捆猪一样,抓完就弄走,弄走之后就到那摁着,一点人权都没有。她说,跟她一提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寒碜,被几个大老爷们扒光了,到那就打针,打完引产针之后,这孩子医院都说不能要了。

大月份引产受到中国法律命令禁止,但一度在该国一些地方屡禁不止,时有发生。于是,有关大月份胎儿引产的悲剧也是王鹏关注的社会问题之一。

王鹏:但是这些孩子是否能够活?医院里边就是我问了。采访那个妇联主任,当时管计划生育的,她说不可能活。我就不信,然后我又采访一个护士,专门做计划生育的,当时她是一护士长。她说,最多能达到百分之五、六十的孩子全是活着下来的,都不是死的,因为都是大月引产,最少也得40%好的,她说一般都达到60%。她的楼道里边放了十几个孩子,就哇哇哭,有的护士看着过意不去了,弄点剩奶,就给他喝两口,这孩子最多不能超过三天,然后就把孩子扔了。引产下来了,好多活着的孩子其实是没事的。那个向承美,研究艺术史的,前一段时间上我这来采访我。她就是一个被抛弃的一个胎儿,他舅舅找人了,当时的时候引产针好像打的少,然后这孩子就生下来了。如果说当时要是不找人的话,她就死了,就不存在了。她一看我的作品,我的那个在石家庄展的作品,她就哭了。她说,“我就是一个,要不然我就不能来这个世界上了。有时候觉得我很可怜。”

年过四十的王鹏从小酷爱绘画,后来进了艺术院校专攻美术,妻子是他就读北京第一师专时的同班同学,儿子现在传媒大学学习动漫艺术。家庭生活也算美满。然而,他关注人权的创作活动给他在宋庄的艺术事业惹上了麻烦。

王鹏:因为我这个从九几年就关注这个了,当时的时候,你看这个城外边都是垃圾场,我画写生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些特别离医院近一点的那些垃圾场,它也不是垃圾场,就是自动倒垃圾的地方,经常有那些胎儿,而且上面都有那个医院,那个袋子上面写的医疗废物,我还有那个袋子。我就把这些东西拍下来了,这是图片一类的作品。然后还有一个纪录片。2014年在宋庄,它(当局)就把我赶出来了,就说你干这事不行。它就认为你等于毁坏国家形象,你跟这拨人接触,宋庄的艺术家,你会把他们给带坏了。然后找房东,又找大队(村委会)的,因为你这就跟我这块地似的,都是从大队包的嘛。“你如果说再租给他这,地给你收回。”然后房东迫于压力,然后就没办法了。因为房东跟我说我也没办法,我不能伤害别人啊。当时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说,既然你要把我赶走,我就把我所有作品全部放到小铺的文化广场的红旗底下,全拉着走。把东西全放这。然后好多都围观的,因为我那个东西有图片嘛,老百姓一看嘛,“就是这样,”他说。“我们经常看到这种血淋淋的这个东西。”

王鹏认为,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创作自由这些天赋人权目前在他所处的现实中可望而不可及。

王鹏:你只能表扬他,或者偶尔你这里边暗含一点东西还行,但是你真正的明确的表示你对现实的不满,或者说不是不满,就是我直接反应现实都不行,其实作为艺术家来说,我没有发表任何评定评论,我只是拍这些图片,我觉得它有价值那就不行,为什么呢?你把这真实的东西反映出来了。

过去一年多,王鹏在平谷上纸寨村老家遇到了更大麻烦。他的祖传老宅被强拆,眼下他用来作画室和展厅的三层楼房面临强拆,为此他公开抗争并诉诸法庭,引起国际媒体关注。

王鹏:强拆这些砖啊,砖头啊、瓦块什么的,做这个作品的,然后把这个东西(胎儿遗骸雕塑)放在一边。这意思就是说,这些生命跟这些拆卸的瓦砾它是一样的待遇,没有区别。今天可以强拆你合理合法盖的楼房,明天就可以合理合法的伤害你的孩子。当人没有权利的时候,人权不受到尊重的时候,不管你的物,还是你的生命,其实都受到威胁了。

2019年12月10日,王鹏、严正学、鲁飞飞等中国艺术家作品参加欧盟驻中国代表团世界人权日艺术展。

(文字根据视频整理,受访人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