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9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全美学自联:我们为什么年复一年纪念“六四”?


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6月1日晚,百余人出席了全美学自联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举行了“六四”30周年纪念烛光晚会,图为中国民主党的部分成员 (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1989年天安门运动爆发时,20岁的郑旭光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也是天安门广场临时指挥部第一任总指挥。

6月3日晚,郑旭光在新华门附近见到了一名被子弹打伤的学生。他的小腿中了弹,但不至危及生命。

当这名学生被搀扶上前往医院的大巴时,郑旭光记得,他笑了,带着一种英雄气概说:“没想到是真子弹。”

美国东部时间星期六(6月1日)晚,郑旭光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举办的一场纪念“六四”30周年的活动上回忆了这段往事。

这位“六四”镇压后被当局通缉的前学生领袖说,当时学生们并不知道这个政府可以毫不犹豫地用暴力针对所有挑战他们权威的人。

“20岁的时候我们不懂,50岁的时候应该懂了,”他说,“只要共产党还在用暴力统治,他们就是全世界的威胁。”

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郑旭光(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郑旭光(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学术项目主任贝赛特(Murray Bessette )在纪念活动上说:“对于那个悲伤的一天所发生的一切,中国共产党要负直接责任。”

他指着身后飘扬着五星红旗的中国大使馆说,共产党清楚地知道他们应该负责。他们害怕真相。

“如果他们不怕的话,他们会把这天当作击败敌人的一天来庆祝,”他说,“相反,他们试图将这起事件从世界历史上抹去。”

大约百余人出席了当晚由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主办的纪念活动。这是该组织连续第30年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我们都是大屠杀的见证者、幸存者和反抗者,”全美学自联理事陈闯创说。

他说,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六四”淡忘的时候,海外却还有一小群人在年复一年地纪念着。

陈闯创说,1989年中国发生了两场大屠杀,一场是对肉体的屠杀,一场是专制政权对真相的掩盖,对精神的屠杀。纪念“六四”,除了铭记屠杀本身外,也是为了防止下一场“六四”的发生。

“通过‘六四’屠杀,他们(执政者)看到可以延续至少30年政权的巨大利益,那么当下一场无可避免的,超大型的抗议发生时,你可以想象执政者不会再下令开枪吗?”他问。

全美学自联理事陈闯创(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全美学自联理事陈闯创(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无法到场的天安门母亲群体领袖尤维洁发来录音,感谢全美学自联陪伴这个苦难的群体走过30年。

她说:"'六四’惨案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的伤痕,我想,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六四’惨案终将会在中国得到公道、公平正义的那一天。”

全美学自联是一个在美中国学生、学者的自治组织,以实现中国民主化为目标,今年是该组织成立的第30年。

评论 (7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