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6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学者:罢免韩国瑜是对中国投下不信任票


资料照: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中)。

短短一年半内,国民党籍的韩国瑜从赢得89万张高票、当选高雄市长,到变成被近94万张高票罢免下台的政治人物,这一上一下之间,不仅让他所带动的韩流在南台湾高雄急速冷冻,也创下台湾地方自治史上的首例。

学者分析,韩国瑜在周六(6月6日)的罢免一役上大失利,除了他本身带职参选总统、背弃对高雄选民的承诺、并在地方施政上有所失分之外、这也是继1月份的总统大选以来,台湾选民再一次对中国投下不信任票。

中国情结在年轻的高雄选民之投票倾向上尤其显著。

罢韩的中国情结

来自高雄的许恩恩未满30岁,属于太阳花学运世代,现任台湾公民宪政推动联盟执行秘书的她周日(6月7日)在台北的一场座谈会中指出,自己前一日舟车劳顿往返高雄、投下对韩国瑜的罢免同意票时,心中浮现的其实是香港的抗争者。

她说:“我想到,如果罢免失败,香港人也会和我们一样感到挫折,如果罢免成功的话,即使不能帮到香港什么,(但)我觉得是一种激励…(代表)中、港、台是连动的。”

这也就是说,部分的高雄选民对立场亲中的韩国瑜投下罢免票,其实是剑指中国、声援香港。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也分析,韩国瑜支持九二共识、又曾在去年3月急赴香港、澳门、深圳和厦门等中国城市访问、不仅见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又见过港澳两地的中联办、并与国台办的刘结一交好过,亲中友中的形象太过鲜明。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罢免案其实一向在台湾很难过关,但周六对韩国瑜的罢免票决能轻松过关,“不只是(为了)罢免韩国瑜,也是投下对中国的反对票,所以,才会激出那么多选票”,他认为,韩国瑜其实有着非战之罪。

自从去年6月9日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以来,台湾因为和香港同样被中国视为一国两制的实验区而有了和香港命运休戚与共的革命情感,特别是后期、当中国和香港政府强力镇压和平示威者后,台湾内部的反中情绪尤其高涨,进一步推升了反中、挺香港的蔡英文之支持率,让她在1月份总统大选时,以史上最高的817万得票率,连任成功。

对中国投不信任票

王昆义说,原则上,台湾大多数的中老年人害怕战争,所以,不希望候选人太挑衅中国,但“天然独”的年轻人更在意的是捍卫台湾现有的生活方式和民主进程,因此,透过投票反中的激情很容易被挑起,尤其近期中国引发新冠肺炎疫情后、又强推港版国安法,搞得全球都反中,所以,让台湾也很难置身事外,因此,选后的反中情绪仍然居高不下,再加上,民进党政府时不时、不经意地挑拨中国的武统倾向和反中论调、这对高雄老年人居多的乡下票区也产生一定的说服力,透过罢免韩国瑜,来对蔡英文再次投下信任票、也等于向中国投下不信任票。

旅台的国际政治观察家方恩格(Ross Feingold)则指出,在目前的反中浪潮和香港局势发展下,韩国瑜的亲中和中国代理人形象太过明显,对他的杀伤力很大,虽然他和所有的国民党籍政治人物一样,也只不过是表态支持九二共识而已。

整体而言,大环境对国民党的亲中政策不利,但国民党也很难立即提出什么能扭转选民印象的吸睛政策,方恩格说,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少部分党内人士采取拖延策略,以在野党的两岸政策不具急迫性为托辞,来争取更多时间,免于在两岸敏感议题上陷入两面都不讨好的囧境。

台湾上报的李濠仲也在周六的一篇专栏直言:“以今日结果观之,或可预判,之后共产党只要表现得愈强悍,包括国民党和‘韩国瑜们’就将愈显气虚。”

民主政治 主权在民

不过,台湾自由选举观察协会的理事萧督圜则不认为,罢韩议题和香港及中国情势有绝对的关联。

他说,回到地方政治,韩国瑜之所以被罢免成功,主要还是因为高雄人对其政见期待过深,在韩国瑜背弃对高雄选民的承诺、跑去选总统而荒废市政后,市民不满情绪积累、所以才透过投下罢免票来反扑。

虽然台湾的选举史上,选民鲜少动用到罢免权、罢免过关的门槛也较低,但冗长的罢免程序代表被罢免的对象也有很多机会来劝退选民,因此,若最后罢免还是过关,代表民意对政治人物的不满应该确实存在,另外,周六的罢韩票决也释出了一个政治讯息,那就是,人民可以把权力交出去、也可以把权力收回来,这都是正常、而且是非常公平的民主实践程序,对政治人物有所警惕,也应能启发中、港、澳,朝早日普及民主选举的方向来推动。

对于台湾朝野政党在中国立场上的歧异,王昆义直言,虽然蔡英文总统辣台妹的反中形象鲜明,但她光说不练,也不敢做出任何坐实两国论的大胆举措、或大踩中国的红线、追求法理台独。

两岸关系新篇章?

至于中国,虽然一党专政,但也不是在施政或在对台政策上完全没有弹性,现在主政下的习近平虽然集权并采高压维稳手段,但总体而言,虽然没有民主选举来改变民意对执政者和领导人的偏好,中共的治理就自然发展出一套有着收放的循环,因为,中共的逻辑是“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放”,在此循环原则下,王昆义预言,若港版国安法于八、九月施行后,能够有效压制下香港的抗争,或许,中共届时对港、对台都会进入“一死就放”的阶段、而朝更松绑管控的方向发展。

另外,王昆义认为,中国在内部和外在压力具高的前提下,只要台湾不走上法理台独,武统台湾只会是中国网民和鹰派的口头威胁,不太可能成真,毕竟,中国已是大国,发动战争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再加上,战场太近,中国境内的伤亡和战事破坏之代价也不见得完全避得开,因此,他说,中国的主政者还是会对台维持和平统一和一中原则的大基调,不会轻易松动。

至于国民党未来在台湾的存亡,王教授认为,不完全在其亲中路线的调整,更大的关键在于它如何打破自我结构中太过于菁英化的窠臼,并在亲中、本土、菁英和庶民的四大座标上,找到一个能立足的平衡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