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学者解读弹劾审判:党派政治扮演重要角色


学者解读弹劾审判:党派政治扮演重要角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00 0:00

学者解读弹劾审判:党派政治扮演重要角色

针对前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审判在预料之中以无罪判决告终。不过,党派政治在这次审判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受到了政治学者的关注。

乔治城大学政治学家汉斯·诺埃尔(Hans Noel)教授收集并统计的数据显示,参议员们最终投票有罪或是无罪,与他们所来自的州的选民对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程度有着不小的联系。

许多参议员在投票前后都表示,自己投票的理由是基于对特朗普究竟有没有煽动暴力的判断,或是弹劾审判本身是否违反宪法。但诺埃尔教授的数据给出了另一种解读方式。

他发现,在投下有罪票的全部50位民主党人里,几乎所有人都来自特朗普去年得票率低于50%的州。而绝大多数投下无罪票的共和党人都来自特朗普得票率超过50%的州。而加入民主党投下有罪票的7位共和党参议员中,也有3位来自特朗普得票率不超过50%的州。参议员的投票选择和选民的政治偏好有直接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共和党人在投下无罪票后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声明。比如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 R-FL),他在声明中认为,参议院的这次审判违宪,应该“让历史,如果必要的话,法庭,来裁决这些发生了的事件”。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R-KY)也投下了无罪票,认为审判违宪,不过他在随后的演讲中却直指特朗普对16日的事件负责。

他说道:“冲击这幢大楼的人相信他们是根据总统的意愿和指令。这种信念是影响力不断增强的错误声明、阴谋论、不负责任的夸张言论带来的可见后果。败选的总统一直通过地球上声音最大的话筒传达这些信息。”

诺埃尔教授认为,麦康奈尔明白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依然拥有大量的支持者,但同时他希望能通过谴责特朗普,来拉拢那些并不支持特朗普或是冲击国会山的共和党商界人士。

诺埃尔并不认为特朗普会是2024年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但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将被保留在党内。

他说:“民粹主义之前就存在于共和党当中,不过特朗普绝对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这在短时间内不会消失。对共和党领袖们来说,这会很艰难,像麦康奈尔那样对不同的群体传达不同的信息会很艰难。所以我想这是为什么共和党人不愿意背离特朗普,因为这不仅是背离特朗普,这也是背离了一些选民,他们认为民主党在威胁他们,在说谎,他们需要在那一层面战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会是共和党的一部分。”

另外,诺埃尔教授还提到了党派政治给美国的权力制衡带来的限制。

参与弹劾审判的100位参议员应该扮演的是中立的陪审团的角色。但作为民选代表,他们必须很大程度上去考量党内选民的偏好,所以他们所属的党派几乎决定了他们最终会投下什么样的票,于是给本来应该体现立法权制衡行政权的弹劾机制的有效性造成影响。

他说:“这并不令人惊讶,不过这确实指出了我们的宪法的一些局限,即它的设计能否有效执行它的初衷。”

在上周审判开始之前,从各个共和党参议员对媒体透露的信息,外界不难预测出民主党无法得到足够票数来定罪特朗普。包括左右两个阵营的民众都有人质疑这次弹劾审判的意义到底在哪。

诺埃尔教授认为,民主党决定开启审判,除了是因为他们的选民会支持以外,也是因为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让人对民主制度的未来产生了担忧。

他说:“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审判结果是历史上得到两党赞成票数最多的一次。事实上,特朗普是唯一一位在弹劾审判中受到他自己党派成员反对的总统。这是一个信号,一种声明。把这些记录在案很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