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8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杜特尔特的战略转向意味着什么?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外的欢迎仪式上(2016年10月20日)

在美国朝野上下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今年非同寻常的总统大选之际,美国在亚洲的条约盟国菲律宾的领导人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公开宣布与美国分道扬镳,并表示只有中国才能帮助它。杜特尔特向中国的战略转向对于美菲同盟关系、美国向亚太再平衡政策以及亚太的地缘政治意味着什么呢?

杜特尔特向中国转向非同寻常

就在美国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在他们最后一次的总统辩论中互相攻击以一决雌雄之际,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人们正忙着为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铺出红地毯,欢迎他的来访。

就在几个月前,很少有人想到他们会看到这一幕。最近几年,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因为南中国海争端而剑拔弩张。在阿基诺执政期间,他把中国告到海牙国际仲裁庭并几乎获得了全胜,让北京极为难堪。

直到六个月前,菲律宾还是美国向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最忠实的副手。但是这一切因为杜特尔特的上台而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发表了一系列反美言论并对奥巴马总统出言不逊后,杜特尔特在访华期间干脆公开宣布从军事和经济上与美国分离,并说他不把美国看成是一个可信任的伙伴。

尽管杜特尔特这位很有个性的领导人有时候会做出不一致的表态,他的内阁成员和高级顾问也对他的国防和外交政策声明感到吃惊,但是他这次对美国发出的信息可以说是再明确不过了。

考虑到菲律宾是世界上最亲美的国家之一而且与美国有着长达70年的防御同盟关系,他的这一表态就更显得不同寻常了。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北京走出购物中心(2016年10月19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北京走出购物中心(2016年10月19日)

白宫:美国盟友与中国发展关系符合国家利益

至少在表面上,白宫和国务院都试图从正面的角度去引导舆论。

白宫发言人舒尔茨在星期四的发布会上表示:“我们认为,我们在亚太地区的伙伴和盟友与中国保持强有力的关系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也表示,美国欢迎菲律宾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他说:“我们不把它看成威胁,不把它看成是不受欢迎或是具有反作用的。相反,我们认为杜特尔特与邻国改善关系,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对地区稳定有益的。”

不过,奥巴马政府的这一表态立即引发一些国会议员的批评。来自内布拉斯加的共和党参议员萨斯批评说,好的外交政策应当植根于现实,但是白宫却说,菲律宾与中国站在一条线上(align)并把美国不当回事符合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我想要知道白宫如何定义‘利益’与‘盟友’。

有分析人士也认为,对于一个把向亚太再平衡作为其外交政策基石的超级大国来说,菲律宾弃美投中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

的确,国务院发言人柯比在发布会上表示,杜特尔特“与美国分离”的言论令人困惑,并要求菲律宾澄清这一说法。他说,不仅美国对这一言论感到困惑,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很多朋友和伙伴也对杜特尔特的言辞深为不解。

美国与菲律宾年度两栖登陆军演10月4日开幕式(美国海军陆战队照片)
美国与菲律宾年度两栖登陆军演10月4日开幕式(美国海军陆战队照片)

菲律宾弃美投中引发多米诺效应?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安全问题专家史文认为,如果杜特尔特限制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活动的说法得到兑现的话,这会使得美国很难维持它在亚洲的军事地位,来抗衡中国。他还担心,在菲律宾转向中国后,其他东南亚国家也可能会想,如果菲律宾认为与北京接近有好处,这可能是美国在亚洲影响力下降的一个标志,而这会损害美国向亚太战略转向背后的全部理由。

美国《时代》杂志的一篇文章认为,在华盛顿的注意力因为中东以及总统大选被分散之际,北京却获得了一个又一个战略胜利。有媒体甚至有点夸张的说,美国的盟友正在一个接一个的跪倒在中国的脚下。

除了菲律宾以外,泰国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军政府去年与中国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对于一个曾经作为美国在越南进行军事行动集结地的国家,泰国与中国的这种防卫合作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转折点。泰国还表示从中国购买潜艇。泰国军政府还不顾国际社会的批评,把出生在中国的异议人士和难民申请人遣返回中国。

美国的盟友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似乎也在发生改变。在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后,澳大利亚表示,这是该地区维护现有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以及显示对国际法的尊重的关键机会。但是有报道说,上个星期,澳大利亚领导人决定将不在南中国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原因是,这样的行动,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的话说,会‘加剧紧张’。

美国助理国务卿访问菲律宾,寻求解释

在杜特尔特正式宣布与美国分手前不久,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对美国之音表示,美菲两国不可能解脱过去70年因共同利益而建立的密切关系,包括两国人民之间的紧密联系。

他说:“我认为,从安全到经济、从人与人之间到文化的和商业的利益,不可能把这个关系从这个由很重要的利益交织起来的网络中解脱出来。”

这位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表示,美国重视与菲律宾的关系,希望它保持平稳,而且美国做好了履行美国对菲律宾的承诺与义务的准备,作为回报,美国希望菲律宾也这样做。

在杜特尔特访问北京期间,国务院星期四宣布,拉塞尔于22日至25日访问马尼拉,与菲律宾政府官员举行会谈。国务院发言人说,拉塞尔的访问是美国试图了解‘分离’的更好的解释以及美菲关系走向的机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