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2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印度指控中国支持印东北反政府武装


印度阿萨姆邦的一位男子,长相更接近东亚人,而不像印度人。(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2月7日)

1月13日,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警察局长毕世诺伊(L. R. Bishnoi)在一次会议上发言称,中国大陆情报机构一直在帮助印度东北部的反政府组织,这些组织将基地建在邻国缅甸境内,其中一个组织甚至在中国云南省瑞丽建有基地。

根据《印度快报》(The Indian Express)报道,警察局长点出了两支反政府武装的名字:“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LFA)”和“那嘎兰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卡普兰分部(NSCN-K)”,他说,ULFA的头目巴鲁阿(Paresh Baruah)“已经在瑞丽很长时间了……他从中国方面获取武器,再转交给其他反政府武装。”

印度东北部近乎一块飞地,与印度本部仅仅通过一段狭窄的、被称为“鸡脖子”的通道相连。历史上,这一片地区很长时期内存在着自己的王朝,而几乎没有被印度次大陆的王朝管理过,反倒是在19世纪初被缅甸吞并过短暂的一段时间。在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后,这块地区被英国控制,并在印度独立后交给印度管理。

印度独立后,印东北地区逐渐划分为阿萨姆(Assam)、那嘎兰(Nagaland)、阿鲁那恰尔(Arunachal,即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藏南地区”)、曼尼普尔、梅加拉亚、米佐拉姆、特里普拉等7个邦,号称“东北七姐妹”。这7个邦的人口来源复杂,其中阿萨姆邦以早先从云南南部和缅甸北部移居来的掸族(即中国的傣族)为主,那嘎兰邦由藏缅语系的山地那嘎人为主。

这些民族自印度独立开始就表示不愿意加入印度,希望自行管理,各自成为独立国家。几十年来,印东北先后出现过数十支谋求独立的组织和武装,大多被印度政府分化瓦解或招安。不过,据印度政府的资料显示,这里至今仍有30余支武装存在,规模都不大,大多活跃于印缅边境或印度不丹边境地区,其中10余支武装在缅甸境内建立了大本营。

由于印度政府的强力军事镇压,这些反政府组织自上世纪90年代起归于沉寂,直到最近几年才又开始活动。2015年4到6月,他们曾先后发动过三次针对印度政府军的袭击,其中6月的那次造成印度军人18人死亡。印度将这些反政府武装列为“恐怖组织”,并针对他们进行了大规模的清剿,甚至越境至缅甸内陆,袭击反政府武装的基地,一度引起缅甸政府和缅甸民众的不满。

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中国研究所”(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曾经发表过署名作者普拉丹(Sanjeevan Pradhan)的报告,分析了印东北反政府武装与中国的关系。文章写道,中国曾在文革期间对外“输出革命”时,与印东北武装建立过联系,这种联系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被终止。但进入21世纪后,种种迹象表明,中国与这些反政府武装重新建立了联系。

文章举例说,2010年,那嘎兰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在被印度军方逮捕后交代,他曾于2007年在昆明与中国情报人员会面,并指派了该武装的一名“永久代表”,负责与中方沟通。此外,中方曾提出向他推销“地对空导弹”。

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道瓦尔(Ajit Doval)也曾于2011年撰文披露,阿萨姆反政府武装的头目于2010年率领80名骨干前往云南接受武器及培训。

以往,印度政府对于媒体以及有关人士披露的案例大多低调处理。印度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武器在国际市场上都可以买到,中方即使与印东北武装有所接触,大概也是为了销售武器。普拉丹的报告中也提到,中国可能通过缅北的“民地武”向印东北武装间接销售武器。2015年,印度引渡了一名泰国军火贩,他也是涉嫌向印东北反政府组织贩卖中国生产的武器。

印度政府曾在中印双边会议上向中方提及与印东北武装的关系,被中方矢口否认。实际上,中国的印度问题专家几乎众口一辞地表示,中国不可能干涉印度内部问题,这有违中国的外交政策。况且,中国正大力推介“中缅印孟经济走廊”,而这个项目正是要打通印东北地区与邻国的联系,中国不会支持该地区的不稳定因素。

不过,这次阿萨姆邦警察局长毕世诺伊的指控看似比以往更加理直气壮。到记者发稿时为止,中国方面尚未对这一指控做出回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