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6 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印巴冲突升级,中国陷尴尬境地


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穆斯林和印度军队的冲突由来已久。(2018年9月28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随着克什米尔地区印巴冲突的不断升级,世界主要大国对于冲突双方所持的立场便显得格外敏感且引人关注。中国则由于不愿得罪印巴任何一方,而使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不会明确表示将在有可能发生的印巴战争中支持巴基斯坦,也不会按照印度的意愿,发表强烈的措辞批评巴基斯坦。中国可能会做的无外乎是“呼吁和平,然后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各打五十大板。”

冲突升级,各方表态克制

自2月14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发生针对印度军人的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以来,印巴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就不断攀升。事发不久,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伊斯兰激进组织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ad)宣称,对自杀炸弹袭击事件负责。

2月26日,印度官方发表声明:印度空军飞入巴基斯坦领空,针对巴基斯坦境内的一处穆罕默德军营地发动了空袭。27日,巴基斯坦方面对外宣布,巴方击落了进入克什米尔地区控制线巴方一侧的两架印度战机,并俘虏了一名印度飞行员。

与此同时,印巴双方都表示,希望冲突不要升级为更大规模的战争。2月27日,正在中国参加俄印中三方外长会议的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对媒体表示:“印度希望避免紧张局势的进一步升级,印度空军在袭击恐怖组织的行动中没有针对任何巴方军事设施。”而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则在当天的全国电视讲话中,呼吁印度当局,通过对话解决克什米尔地区的危机。

印度方面也在试探其他世界大国对于克什米尔冲突升级的反应。在被问及美国是否会支持印度军方进一步实施打击行动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资深教授马基(Daniel S Markey)认为:尽管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在过去两年中发生了恶化,一些美国官员能够理解并接受印度的报复欲望,但他们仍然不想鼓励有可能导致战争的行动。他表示:“在华盛顿,没有人希望看到印巴之间的另一场战争,或近似战争。”

中国支持印度立场?

2月27日,正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的俄印中三国外长的第16次会晤发表了一份联合公报,公报表示,“外长们强烈谴责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呼吁国际社会依据《联合国宪章》以及国际法原则,全面落实安理会相关决议和《全球反恐战略》,加强联合国主导的全球反恐合作,同时尊重所有国家主权和独立,推动联合国大会尽早完成并通过《全面反恐公约》。”

这份联合公报中的措辞之强硬使一些印度观察家都感到了吃惊,《外交学人》(The Diplomat)杂志的亚太地区专栏作家兼编辑潘达(Ankit Panda)撰文指出:联合公报的措辞“在反恐问题上显示出对印度有利的发展”,虽然没有明确点出巴基斯坦和穆罕默德军的名字,但公报中所用的语言“含蓄地支持了印度的立场”。

《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发表了“为什么北京现在冷落巴基斯坦”的文章,文章认为,北京对此次印巴冲突的反应显示出,中方希望巴基斯坦明白,如果印巴冲突升级,不要指望北京的军事支持,中国对巴基斯坦的支持只是在经济发展层面的,而不会涉及军事。另一方面,中国也正希望印度能够改变立场,来参加今年4月即将举行的第2届一带一路论坛峰会。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阻力,印度的加盟正是中国求之不得的。

中国不会放弃巴铁

另一些媒体和观察家则表示,以为中国会冷落巴基斯坦而讨好印度的看法太过于乐观了。印度TNN电视台认为,中国在巴基斯坦拥有巨大的利益,巴基斯坦会利用这一点,确保在未来的印巴冲突中,中国不至于放弃“巴铁”。

TNN认为,一方面,中国有超过6万的公民目前在中巴经济走廊以及相关项目上工作,中国必须依仗巴基斯坦军队的合作,以确保这些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中国也需要借助巴基斯坦军方的帮助,阻止塔利班等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势力渗透进入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等地区,过去,新疆的分裂主义组织曾经获得过来自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极端组织的援助。

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指出,尽管中国方面对此次穆罕默德军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表达了“震惊”,但中国并没有向印度明确保证,会支持新德里在联合国将穆罕默德军的头目马苏德·阿兹哈尔(Masood Azhar)列为“全球恐怖分子”的请求。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曾数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行使了否决权,阻止印度将阿兹哈尔列为“全球恐怖分子”的提案。

一旦被联合国安理会列为“全球恐怖分子”,阿兹哈尔将面临全球旅行禁令和冻结资产的惩罚。

中国的尴尬境地

2月27日夜间,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与中国外长王毅进行了“紧急通话”。中国外交部在双方外长通话后发表的声明指出,王毅对印巴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表示了“深切关注”,而库雷希则在通话中希望中国能够继续在缓解目前的紧张局势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对中国来说,在印巴之间选边站是一种尴尬的局面,就中国的自身利益而言,也存在着两难的境地。印度希夫·纳达尔大学(Shiv Nadar University)国际关系副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郑嘉宾(Jabin T. Jacob)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首要目标是将巴基斯坦置于自己的阵营,并保护中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所以,中国方面也明白,对于印巴冲突,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但是,中国也不想对恐怖主义和地区性稳定等问题表现得漠不关心。”

《外交学人》的潘达承认,俄印中外长会晤后的联合公报往往是官样文章,其背后往往有各自国家策略上的考虑,并不一定反映出其中某个国家的明确立场。比如,在2016年的三国外长联合公报中,明显使用了对中国在南中国海争端中的立场有利的措辞,比如“通过有关各方之间的谈判和协议解决”这类词句,而实际上,印度政府的官方立场是支持仲裁法庭的程序和结果的。

对于此次印巴冲突,郑嘉宾认为,“中国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支持印度的行动,或者首先向巴基斯坦施压,打击恐怖主义,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然而,郑嘉宾表示,实际将会发生的是,中国在表面上“呼吁和平,然后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各打五十大板。”

潘达则表示出相对的乐观,他认为:“无论如何,北京已经明确表示出,希望印巴两国不要让冲突再升级。”

评论 (40)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