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24年5月24日 星期五

雅万高铁风波不断 中国一带一路在印尼遭质疑


2022年10月13日工人和官员检查雅加达-万隆高铁站装置
2022年10月13日工人和官员检查雅加达-万隆高铁站装置

雅万高铁是中国一带一路在印尼的一项指标性工程,现在预期今年年六月通车。在此之前,这项中资参与的印尼高铁项目的完工时间已经多次延后,再加上成本不断超支,日前又发生致命的意外出轨事故,导致外界质疑印尼当初与中国合作的决定是否正确。

观察人士指出,雅万高铁当前窘境凸显预算初估过于乐观,但由于印尼已砸下重金与大量资源建造,不太可能在接近完工前放弃高铁建设,这恐已让雅加达陷入“沉默成本谬误”陷阱,而即便雅万高铁顺利于今年正式营运,也难以立即扭转印尼民众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负面观感。

雅万高铁成本激增 恐凸显支出预估过于乐观

印尼政府于今年2月向国会确认,已和中国就雅万高铁成本超支的数字达成协议,金额达12亿美元。印尼国营事业部副部长卡迪卡(Kartika Wirjoatmodjo)表示,目前正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就贷款条款进行谈判,预估将在近几周内达成共识。

另根据制定方案,其25%的成本超支将由中国与印尼的合资公司“印尼中国高铁公司”(KCIC)的财团存入额外股权来弥补,剩余75%则是透过贷款或债务来支付;而在贷款部分中,印尼按股权比例承担其60%的金额、中国则是40%。

《亚洲前哨报》指出,由于目前雅加达正透过KCIC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协商5.5亿美元的债务,以支持节节高升的成本,这意味着雅万高铁项目成本已达72.7亿美元,其中包含60.7亿美元的初估成本、及12亿美元的超支成本。

印尼智库经济与法律研究中心(Center of Economic and Law Studies)经济学家尤迪斯提拉(Bhima Yudhistira)对《亚洲前哨报》表示,目前雅加达陷入两难选择,如果持续雅万高铁项目,将不得不承担不断增加的开发成本,这将为印尼政府的财政带来负担,政府还必须连本带利地向中国支付建设债务,而成本的增加意味着利息也增加。

然而,尤迪斯提拉也说,若印尼政府决定喊卡,雅万高铁工程将停滞不前,斥资数万亿印尼盾的成本等同付之一炬,且有可能违反印尼法律。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陈宗岩 (照片提供: 陈宗岩)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陈宗岩 (照片提供: 陈宗岩)

对此,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陈宗岩表示,身为开发中国家的印尼,对于能提供巨额资金协助其建设的国家大致上都采取开放、欢迎的态度,因此目前遇到的超支窘境,凸显雅加达跟北京当初在谈雅万高铁合约时,对支出金额估算过度乐观,显示成本控管的机制不够严谨。

陈宗岩告诉美国之音:“印尼应该是东南亚国家里面,非常愿意接纳所有愿意提供它基础建设资金的国家,它当然在前期的把关,我觉得应该就不会这么斤斤计较,再加上中国从一带一路以来,它其实提供了蛮多的诱因跟优惠,包括可能有些像西方会要求一些国家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这些它(指中国)几乎都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所以导致可能一开始在谈这个合约的时候过于乐观,但是后来可能包括COVID-19的发生,成本都不断地被追加,然后(导致)愈来愈来沉重的负担,然后再加上COVID-19也导致(印尼)国内的经济受到影响,也就是印尼可能也会(因此)陷入很庞大的债务。”

印尼陷沉默成本谬误陷阱?

不过,陈宗岩也强调,不是仅有中国一带一路才会导致开发中国家出现债务问题,其他先进国家的经济倡议也有可能让合作国出现类似的纠纷,但是中国似乎较少对其进行周全的风险评估,这容易导致接受一带一路贷款的国家财务负担沉重。

陈宗岩说:“中国可能就比较少这种风险的一些评估,所以导致或许中国的案子,的确比较有可能造成这些国家到最后负担不起的一个问题,特别是这些国家都是经济正在高速发展的国家,他们在采购部分,可能在评估这些风险,以及在跟其他国家签订这种大型的公共工程的合约,它的制度上可能都比较有比较多漏洞、比较不是这么完整,所以就更有可能造成这样子的问题。”

对于雅万高铁的财务困境,部分观察人士抱持悲观态度。他们对《亚洲前哨报》示警,印尼政府恐已掉入“沉默成本谬误”(Sunk Cost Fallacy)的陷阱,也就是不敢停止已经砸下重金和大量资源的雅万高铁,只能继续增加损失。

学者:佐科盼雅万高铁成任内重要政绩

雅万高铁对于中国和印尼来说都很重要。对于印尼而言,它连结首都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通车后预计两地车程时间将从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多分钟,更可望缓解雅加达的交通堵塞情况,促进区域平衡发展。对于中国而言,它标志着中国高铁首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在海外落地的项目,开通后将成为东南亚首条高速铁路。

不过,雅万高铁命运多舛,虽然原定2019年下半年就可完工,但受到疫情、土地征收及环境争议影响,完工日期延至2023年。

此外,雅万高铁还于去年12月发生出轨事故,造成2死4伤惨剧,当局当时下令暂时停工以调查事故原因。台媒中央社引述印尼交通协会(MTI)观察员阿迪特雅(Aditya Dwi Laksana)的话指出,这起事故源自于“印尼中国高铁公司”急忙在今年6月期限前完工。

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研究教授、印尼伊斯兰教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 (照片提供: 赫马特)
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研究教授、印尼伊斯兰教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 (照片提供: 赫马特)

然而,除了是希望纾解首都塞车问题、尽早看到当地首座高铁正式营运外,印尼伊斯兰教大学(UII)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Muhammad Zulfikar Rakhmat)直指,雅加达当局盼望雅万高铁早日通车的主因,可能与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希望在最后任期内力拼政绩,以及不愿部分政界人士再次质疑,当初放弃与早在1960年代就完成新干线、积极推动雅万高铁研究和规划的日本合作为错误决定有关。

赫马特告诉美国之音:“佐科总统试图确保在他明年卸任时留下政绩,我认为这条铁路就是他想在总统任内期间力拼完工的建设之一。另外一件事情是,一开始想要承接雅万高铁建设的国家是日本,但佐科最后选择中国,这让外界质疑为何是中国,以及中国何时能完成高铁建设等等。我想雅万高铁仍卡关的原因,也是因为印尼和中国政府想要证明,这个项目具有可行性及能顺利完工。”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Padjadjar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Teuku Rezasyah)也提出与赫马特类似的观点,表示雅加达并不希望即将完工的雅万高铁计画生变,冲击印尼明年的国会和总统大选选情。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 (照片提供: 雷扎亚)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 (照片提供: 雷扎亚)

雷扎亚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这对(印中)两国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因为他们都希望确保雅万高铁持续推进。目前工程进度已达88%,双方都期待工程愈早完成愈好,而由于印尼国会和总统大选即将到来,所以结果必须建立在双赢的基础上。 虽然(贷款)谈判细节仍不为外界所知,但双方都谨慎以待。”

雅万高铁能扭转一带一路在印尼的负面形象吗?

即便印尼和中国政界都引颈翘望,身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之一的雅万高铁尽快通车,但据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引用新加坡智库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上月份发布的“2022年印尼国家项目”(The Indonesia National Survey Project 2022)报告指出,有60.3%的受访者已对中国一带一路抱持负面看法,部分印尼人可能认为中国这项倡议,导致包括印尼等“其他国家陷入金融债务陷阱”,使他们对中国负债累累。

报告并指出,中国是最不受印尼人欣赏的国家,仅有78.2%的受访者表示钦佩中国,相比调查中最受印尼人喜爱的国家前三名,也就是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新加坡,其分别获得95.7%、90.1%和89.1%的受访者所青睐,中国受喜爱的程度低上不少。此外,此份报告还显示,有34.1%的人认为中国对印尼产生负面影响。

对此,伊斯兰教大学的赫马特指出,中国在印尼的一带一路建设不仅只有雅万高铁,还包含其他项目,但是这些项目问题层出不穷,其中不仅出现资金问题,更出现劳资争议,尤有什者,对印尼劳工造成死亡威胁,这可能导致民众对于中国经济项目产生不良观感,而这些问题都有待北京和雅加达解决,也因此就算雅万高铁成功在今年正式营运,恐怕也难以大幅扭转民众对中国一带一路的负面印象。

今年1月,印尼一家中资镍冶炼厂爆发流血冲突,导致二名工人不幸丧生。冲突事发地位于苏拉威西岛,岛上有许多工业园区,被中国媒体称为一带一路倡议“重点项目”。

赫马特说:“雅万高铁的完工只是中国必须采取的众多措施之一,以确保其(一带一路倡议)在印尼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是正面的,但中国和印尼政府还有许多其他问题需要解决,以确保每个项目都带来正面形象。 我认为印尼人对中国人有着负面观感,其背后的另一项重要因素是中国人。近几年来中国工人人数大增,这让印尼民众极为担忧,中国工人将抢走他们的工作。所以雅万高铁完工仅是其改善其负面形象的一部分,我不认为这能彻底修补中国在印尼人心目中的形象。”

参与东南亚研究所调查的香港树仁大学社会学副教授许耀峰也说,在印尼国内,民众可能对“中国外籍移工的竞争抱持谨慎态度”,因为“中国外籍移工的人数几乎占了印尼外籍移工数的一半。”

巴查查兰大学的雷扎亚同样表示,仅凭雅万高铁的完工,不会让印尼民众立即改变对中国一带一路的看法,主要还是得评估雅万高铁通车后,对于纾解交通和缩短通勤时间上是否能带来实质效益。然而,雷扎亚也说,这毕竟是印中首次就高铁项目进行合作,中国对于其高铁列车设计、营运细节等是否已完全符合国际法规及印尼方的要求,仍有待后续观察。

雷扎亚说:“中国的所有项目及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其他国家的计画都必须严谨设计,并基于所有国际规则、法规设计,还应考虑国际法规与当地地方法规之间的联系。这个高铁项目对于两国来说都是第一次,在我看来,双方都不应该要求过高。”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国近来为何大幅减持美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1:3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5/24【时事大家谈】中国反美国制裁出现加速现象?北京想传递什么信号?中国禁社媒“炫富拜金”, 当局打击“毒流量”究竟为了谁? 嘉宾:中国独立作家慕容雪村先生; 前新闻媒体人、独立时评人赵兰健先生;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