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6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重量级议员强烈要求川普向习近平提人权问题


在美国总统川普即将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举行首次会晤之际,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两名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以及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共同呼吁川普在和习近平会晤时向习近平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张佩芝在川习会举行前夕专访了史密斯议员,请他谈谈他对川习会的期望及美中关系的看法。

记者:史密斯议员,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即将举行会晤,您希望川普总统在会晤期间和习近平提出哪些议题?

史密斯议员:我认为川普总统提出人权问题至关重要,我知道美中双方会讨论朝核问题,这是很适当的,朝鲜是个流氓国家,对韩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构成事关存亡的威胁。但川普总统必须强有力地向中国提出关于侵犯人权的议题,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他完全没做到。不幸地,习近平和朝鲜一样对自己公民动用酷刑,对妇女进行强制堕胎,还犯下其他一系列侵犯人权行为。我认为川普总统必须清楚做出这样的表示。他必须提出个别案例,首先就是刘晓波,他是诺贝尔奖得主,但他继续在监狱中服刑。对像中国一样的世界强国来说,这样迫害虐待一个用和平文明方式要求政府尊重人权的人,是不合情理的。这些是普世公认的人权,但中国只在嘴上说说,完全没有遵守、执行或保护。

记者:川普总统最近发推文说,这次会晤会很艰难,因为我们不能再承受巨大的贸易赤字和工作流失。您对这样的评估怎么看?

史密斯议员:去年美中贸易赤字大约为3650亿,这都是单向的,中国出口,我们进口。中国政府其实很脆弱,我们可以跟中国政府说,我们不是开玩笑的,你必须改善人权,否则你进入美国市场的能力会越来越小。所以是的,这会是个艰难的会晤,因为奥巴马总统执政八年,他向中国政府磕头、安抚中国,未曾有意义地对中国提出人权问题。前国务卿克林顿在首次访问北京时说,我不会让人权问题阻挡我们向中国销售美债和推动气候变化问题,那是奥巴马政府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政策。他为了和中国在其他议题上合作,完全把那些在中国劳改营里受苦的那些最优秀最有勇气的中国人抛在一旁,置之不理。人权议题是我们价值的核心,美国的权利法案是在所有我们最珍惜的文件中最神圣的之一。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这是普世公认的。

记者:在川习会前夕,您和鲁比奥参议员提出“释放中国英雄计划”(Free China’s Heroes Initiative),请您跟我们进一步说明。

史密斯议员:在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我们有个中国良心犯资料库,是世界上最完善的。至少有1千4百人在这个名单上,当然中国还有其他成千上万名良心犯,但我们清楚掌握了这些人的资料证明他们是良心犯。刘晓波就在这个名单上,他是我们最近提出的25个案例中的一个,如果中国想要受到尊重,想要被认为是世界强国,让人不是害怕它而是尊重它,它必须先尊重自己的人民,但他们不这么做。

在中国,酷刑是常见的,时常用在政治犯和宗教犯身上。我1994年和保定的苏志明主教会晤,他四十年来受到折磨,今天他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这是中国政府对良心犯施以酷刑的象征。另外中国妇女被强迫堕胎和非自愿绝育,中国政府不仅杀害胎儿,还摧毁了这些妇女的情绪和心理健康。中国政府必须立刻停止这样的行为。

就像你说的,这是艰难的会晤,因为川普总统必须从过去八年奥巴马执政时期对人权议题的坐视不管到开展新的努力。我用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一切。我2013年主持一场国会听证会,我们邀请五名目前在中国牢狱中的良心犯的女儿到场,呼吁中国释放他们的父亲,其中包括高智晟的女儿和其他四名良心犯的女儿。

她们作证最后,呼吁北京政府和华盛顿保护她们的父亲,她们说,奥巴马总统有两个女儿,她们希望能在白宫和奥巴马会晤,因为他会了解,当我们看着他对他说,请你在胡锦涛和习近平会晤时,提出我们父亲的案例,这会产生很大的效果,你知道奥巴马对我们说什么吗?六个月后,在我们不断要求他和这些女孩会晤后,他说他没有时间。他有时间打高尔夫球,有时间让各种娱乐界人士到白宫,但他却没有时间和这五个女孩会晤?我认为这太荒谬了,很明显看出他的优先顺序是什么。

我们现在要求川普和这五个女儿会面,我相信他会这么做,我将就这五个女儿的案例再次举行听证会,他们其中一个人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但其他四个人仍处在危险之中。”

记者:您过去几十年来不断提倡中国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这时常导致中国政府说这是严重侵犯中国内政,您对这样的说法有什么反应?

史密斯议员:这是全世界独裁政权的固定反应。在南非种族隔离期间,南非政府会说,这是主权问题,但他们当时极端地实行种族歧视。在苏联时期,当时他们滥杀自己人民时也这么说。我的第一个关于人权事务的访问就是在1982年到苏联,当时苏联独裁政权就告诉我,这是主权问题,你竟敢提出来?

我是《人口贩卖受害者保护法案》的起草者,这是美国国内和国际上一个标志性的法案,它保护残酷的性贩卖和劳动人口贩卖中的妇女和其他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贩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我们现在要求川普政府把中国放在(人口贩运报告)中的第三类,通过制裁要他们担负责任。

买卖妇女是没有国界而言的,他们把妇女变成像商品一样交易,这对妇女是一种严重的侮辱和剥削。在宗教自由上,中国从布什政府时期就被列为特别关注国家,但奥巴马政府执政八年期间从未对此做出任何反应。中国政府说,这些是主权议题,不,那不是。当一个人或他的家庭希望践行自己的宗教信仰时,不管是法轮功,佛教,还是基督教,他们都不应被自己的政府所迫害。因为这是一个普世公认的人权。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其他地方都在做表面文章,这些是普世公认的人权,但当一个国家侵犯人权时,没有捍卫主权可言。

记者:我们现在有个共和党总统,川普总统,您希望看到他的对华政策和奥巴马总统相比有什么样的改变?

史密斯议员:奥巴马总统荒谬的“战略耐心”政策,意味面对朝核危机他不采取任何行动,现在他们不仅发展了核武器还研发了发射他们的装置。战略耐心是什么?就是把手放在口袋,让他们随心所欲。

对中国也是如此,奥巴马政府坐视不管,我们在很多领域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在民主和人权方面。因为我们过去没有政策,奥巴马政府有时会发几个声明,但完全没有实质作用,我们在全球都需要有更强有力的人权政策,尤其对中国。

你问川普政策有什么改变,川普总统最近宣布停止对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出资,因为他们支持中国的强迫堕胎政策。川普总统改变政策表明,我们支持被压迫的中国妇女、儿童和男性。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不断帮助中国执行强迫堕胎政策,决定有多少胎儿可以存活下来,这对妇女心理健康造成严重影响,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甚至帮助训练计划生育委员,让计划生育在执行上更加有效率。你看这在中国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根据估计,性别选择堕胎已经造成至少6200万女孩缺失,有更多胎儿被杀害,但这是现有的估计。中国社会面临一个问题,男性人口越来越多,女性胎儿被杀害,整个人口结构老化,就因为他们执行一个错误的,违反常规的政策。这在人类历史中是没看过的。

中国人民应该受自己政府尊重,中国政府说,尊重我们。好呀,我们可以这么做,但你要先尊重自己的人民。

记者:谢谢您,史密斯议员。

YoouTube视频: 重量级议员强烈要求川普向习近平提人权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