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专访选举预测专家艾伦·李克曼


与绝大多数传统媒体与民调机构的预测相反,2016年美国大选中唐纳德·川普爆冷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第45任总统。相比之下,美利坚大学特聘教授、历史学家艾伦·李克曼参考预测地震的数学方法,准确预测了川普的胜利,成为少数预言变成现实的专家。预测总统是否有规律可循?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背后有什么玄机?民主党选战中做错了什么?共和党何以成功?美国之音记者专访了李克曼教授。他的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记者: 李克曼教授,从1984年开始,您成功预测了每一届总统大选的结果。您并不参考民调数据,而是基于执政党的表现作出预测。您的模型包含13个关键问题,能不能详细讲解一下,您是如何作出预测的?怎么能做到如此准确?

李克曼:我的模型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别看民调,别听评论员的话,别管每天的竞选活动怎样进行。要着眼全局,要看执政党的表现和影响力。归根结底,选举是对执政党是否应该连任进行评判。
我在1981年建立了这个系统,过去30年都准确无误。我纵观从1860年到1980年的每一届总统选举, 你可能不信,我采用了预测地震的数学方法。那是我的合作伙伴、数学家凯利斯波罗克博士创建的方法。通过研究120年的美国政治史,从1860年林肯当选,到1980年代,我们总结出13个衡量执政党表现和影响力的关键因素。
这些都是简单的是与否的问题。问题包括了中期选举结果、党内竞争、长期和短期的经济情况、丑闻、社会动荡、政策成果以及外交政策的成就与失败。如果有6个或者更多的关键问题答案是“否”,那么就对执政党不利,无论竞选活动进行得如何,执政党都会失去白宫。

记者:那我们看看这些关键问题,我看到有两个问题都是关于候选人的领袖魅力,这个权重和外交事务以及经济情况相当,您认为领袖魅力这么重要吗?

李克曼:不。这个系统的妙处在于,每个关键问题的权重都是一样的。这样在大选前,我就不用分别加权不同的问题。其它所有模型都涉及权重的分配,这也是他们经常出错的原因。每四年,这些因素的权重都会发生难以预测的改变。
由于我的关键问题权重都一样,没有这个顾虑。我的秘诀是关键问题会产生触发效应。如果一个关键因素变得非常重要,他会影响其它的关键问题的答案。比如有人为我,为什么在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经济情况)只占了两条?我说,因为这会改变其它关键问题的答案,比如中期选举结果,社会动荡,还有候选人罗斯福的领袖魅力。
所以其它的关键因素可能比领袖魅力更重要,这会通过触发效应体现出来。但如果在大选前使用加权的方法,等于自寻失误。

记者:有一个关键问题是:在野党候选人不具备领袖魅力,也不是国家英雄。你给出的答案是“是”。你认为川普没有领袖魅力吗?

李克曼:当然没有。他肯定不是国家英雄。他从没在军队服役,他只对选民中的一部分人有感召力。我之前判定有领袖魅力的人包括罗斯福和里根。他们得到广泛民众的拥戴。毕竟川普只赢得了多数选举人票,但普选票却落后两百五十万张。

记者:您的模型是用来预测谁获得更多普选票的,川普普选票落后,为什么您还说自己预测准确?

李克曼:三十五年前,我刚开发出这个模型的时候,普选票赢家也会成为选举人票赢家。要追溯到1888年,才有不一致的情况。但在2000年,这个规律被打破了。民主党人在纽约、加利福尼亚和新泽西的普选票增加了数百万张,但这几百万普选票对选举人票完全没有影响。共和党则没有对应的情况。所以,每次结果相近的选举中,无论选举人票赢家是谁,民主党都会赢得更多普选票。这就是为什么这次我没说只预测普选票的赢家,因为普选票结果已经失去意义了,我认为这很不幸。

记者:川普赢得大选胜利后,您预测他会被弹劾,为什么?

李克曼:弹劾,或者被迫辞职。这并没有科学依据,只是我的直觉。但我有我的理由,第一,我的政治理论第一条:所见即所得。川普已经70岁了,他不会变的,而川普一辈子都在玩弄法律规则。第二,他会带来利益的冲突。他把生意转交给他的孩子,但那仍然是家族生意,可能会引起川普家族的经济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巨大冲突。还有,共和党掌控国会。共和党人喜欢秩序,喜欢可以预测的人。川普不守常规,让人难以琢磨。共和党人更喜欢容易预测的,循规蹈矩的保守共和党人,麦克·彭思。

记者:麦克·彭思,好的。我们再谈谈民主党。今年对于民主党来说,即使不说是失败,也是非常让人失望的。民主党都哪里做错了?

李克曼:民主党不只是失望,他们在选举中惨败。评论员都错了,他们总是出错。评论员说:看看共和党,共和党要分崩离析了。我就说,不是的。共和党会一直生存下去,他们是“说不的政党”. 他们其实不用推销一个积极的计划。我认为这次选举真正受威胁的是民主党。如果民主党失去白宫,他们会输掉一切。结果正如我所料。
看看现在,共和党赢下了白宫、参议院、众议院。川普任命新的大法官之后,共和党可能还会控制最高法院30年。他们拿下了多数州的州长、州议会。民主党只在六个州同时拿下州长和议会。只有六个州。而共和党很可能下届大选还能继续保持优势,在州议会和联邦众议院的多数优势可能会一直保持下去。所以,现在民主党反而变成了弱势党。
而且,奥巴马做了很多好事,他使美国经济免于崩溃,从很多战争中撤军,他对华尔街进行了监管。但在党内建设方面,他太失败了。他没能像罗斯福一样,既施行新政,又加强党内团结。奥巴马八年任期过后,民主党反而成了弱势党。

记者: 有什么克林顿可以做的,却没有做的事吗?可能会改变大选结果的?

李克曼:完全没有。我没有看克林顿的表现就预测了她会输。我九月就作出预测,十月我更加确定,那是在川普的侮辱女性视频公布之后,在十多名女性指称川普性侵之后,在FBI的局长科米决定对克林顿的邮件重启调查之前。所以,我的预测和克林顿的表现没关系。不要责怪克林顿,她的竞选活动非常出色。不要忘了,在每一次的辩论中,她都击败了川普。第一次辩论她的领先优势接近历史最高。她的工作人员更多,“地面战”打得更好。有人以为克林顿如果去了威斯康星,竞选结果就会不同,这是完全错误的。她去了宾夕法尼亚无数次,而且宾州一直是民主党票仓,但她还是输掉了宾州。

记者:今年的选举非常特别,两位候选人、两人之间的较量,还有选民的热情都不一般,今年选民的选举行为有什么不同吗?

李克曼:这次选举的大新闻是很多选民保持沉默。大概有百分之45的合格选民没有投票,那相当于一亿张选票。

记者:这说明了什么?

李克曼:这说明美国的民主制度出现了根本性错误。真正的问题是投票率,人们不去投票。我们可以采取办法提高投票率,但现在共和党控制一切,他们强烈抵制这些办法,比如提前投票,同日注册投票,简化注册手续。但恐怕我们要与这个方向背道而驰。但美国人民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这些人可以投票,可能只是困难一点,但为什么一亿人都没有投票?这是我们民主制度的悲剧。

记者:说到选民,大选日前一周我在俄亥俄,我看到了愤怒的选民,看到了国际贸易压力下关闭的工厂。人们很愤怒。历史上,你见过类似的情况吗?

李克曼:当然,人们总是很愤怒。在1932年大萧条期间人们更愤怒。那次胡佛以20%的差距输掉了大选。不要忘了,川普的普选票落后两百五十万张,还有一亿人没有投票,所以,要说是广泛选民的愤怒将川普推进了白宫,那是胡说八道。而且我要质疑你提出的问题,你说这些工作是因为国际贸易才流失的。

记者:这不是我的观点,但有人会这样想。

李克曼:没错,这次竞选穿插了太多的谎言,数都数不过来。这就是最大的谎言之一,不只是川普助长了这种说法,桑德斯在党内初选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他们说美国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国际贸易造成的。那是胡说。第一,大量工作流失并不是因为国际贸易,而是自动化的结果。我们在向新的经济模式转型。那些采矿业的工作、钢铁行业的工作,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到俄亥俄,不会回到西弗吉尼亚和宾夕法尼亚了。第二,如果我们向贸易保护靠拢,并没有证据显示大量工作会回归。我们已经知道后果:物价水平会飙升。自由的贸易能极大地降低消费品价格。如果物价上涨,谁受到冲击最大?不是川普,不是那些亿万富翁,他们不在乎。对老百姓的影响最大,而他们还对国际贸易协议愤愤不平。
让一个来自纽约精英阶层的人代表工人阶层,这简直骇人听闻。他的经济政策都是为了最富有的1%制定的。他不会为工人阶层做任何事。川普很会作秀,他当选之后这一段时间里,这个特点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为印第安纳的工厂保住了800个工作岗位,奥巴马8年创造一千六百万个岗位,却远没有川普出的风头大,因为川普知道怎么做秀。这是奥巴马政治上极大的失败:他没有宣传过他的成就,他没能团结他的政党。

记者:我们来谈谈保守运动,都有什么最新进展?

李克曼:共和党是很有韧性的。共和党事实上就是“说不”的政党。奥巴马执政期间,共和党是彻头彻尾的“说不”政党。他们没有一个连贯的政策来替代奥巴马的政策。他们只会对立法说不,对医保说不,对伊朗核协议说不,对巴黎协定说不。而“说不”的政党会一直生存下去。保守主义也很灵活,并不遵从某一套特定的政策。保守主义只有两个原则:一个是保护私有企业,这点我们从川普的行为中已经看到了。第二是维护白人基督教社会价值观。在这两点上,川普领导的共和党丝毫没有改变。

记者:您觉得“另类右派”有抬头之势吗?

李克曼:我认为“另类右派”很吓人。“另类右派”是一个误称,没有任何意义。另类,什么叫另类?其实就是极端右派。极端右派一直都存在。在我的书《白人新教的国度》里,我审视了1920年代到如今的一段历史。在1920年代,3K党有五百万成员,那时是主要的草根保守组织。现在有两千五百万人。人们不了解历史,最近才兴起极端右派这种说法就是胡说。当然,我们有3K党,也经历了麦卡锡主义,建立了吉姆·克劳法,也看到保守派反对“布朗诉皮卡教育局案“的判决。在1964和1965年,保守党利用种族主义来反对民权运动。所以,保守派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能现在比以前更加极端,但这些情绪一直都存在。美国历史上一直有着黑暗的一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面对中国崩溃论和溃而不崩论,你如何看今后10年中国之命运?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