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7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专访南亚问题专家米尔:阿富汗问题对美中巴构成挑战


塔利班特种部队成员在喀布尔的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外一面画有塔利班旗帜的墙前站岗。(2021年9月8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近日警告说,阿富汗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危险的阶段”。自一个月前阿富汗塔利班武装以看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首都喀布尔,在相隔20年后再度掌控全国以来,阿富汗再度成为一个令人瞩目和担忧的国家。如何应对今后的阿富汗成为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在内的许多国家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专访南亚问题专家米尔:阿富汗问题对美中巴构成挑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16 0:00

星期一(9月1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表示,有多起指控说塔利班当局在搜捕曾经为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工作的阿富汗人。她还批评塔利班在妇女权利问题上以及在保证不会进行报复性杀戮的问题上言行不一。

在美国,美军从阿富汗撤退的匆忙和混乱受到强烈批评。2001年以阿富汗为基地的恐怖组织袭击美国之后,美国随即推行全球性的打击恐怖主义的政策。如今这一政策及其实施也受到来自美国国内外的质疑。20年前的9月11日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率领北约组织盟国攻打阿富汗,推翻了当时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

在民众和媒体不得自由谈论政府当局所认为的敏感问题的中国,阿富汗在过去一个月里则成为众多网民时常用来玩黑色幽默的话题。有人笑谈以往跟美国一样主张打击恐怖主义、打击塔利班的中国当局突然跟阿富汗塔利班亲近起来。有人显然是讽刺性地发布用黑布黑纱包裹全身包括面部的喀布尔大学女学生的图片,该学生声言外界对塔利班的指控尤其对其女性政策的指控并非事实。

阿富汗局势的发展对美国、中国、巴基斯坦、印度、中亚诸国以及世界许多其他地区其他国家都有重大影响。战乱不止的阿富汗在20多年前就成为来自许多国家的奉行恐怖主义的组织和个人集结地,训练场,发动恐怖袭击的大本营。许多国家担心,当年的历史会再度重演。

在阿富汗动荡局势仍在发展之际,美国斯坦福大学多年研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以及美国反恐政策问题的专家阿斯凡迪亚尔·米尔(Asfandyar Ali Mir)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了他对来自阿富汗以及跟阿富汗相关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的看法。

米尔博士表达的是他个人的看法。

阿塔巴塔与中国巴基斯坦面临的挑战

金哲问:在全世界惊恐地看着塔利班武装接管喀布尔和阿富汗,担心那个国家会再度成为恐怖主义、麻醉品走私和难民的主要来源地之际,许多观察家注意到北京在告诉中国人要区分巴基斯坦塔利班和阿富汗塔利班,要知道巴塔坏,阿塔好。你对巴塔和阿塔怎么看?

斯坦福大学美国反恐政策问题专家阿斯凡迪亚尔·米尔(Asfandyar Ali Mir)
斯坦福大学美国反恐政策问题专家阿斯凡迪亚尔·米尔(Asfandyar Ali Mir)

米尔答:过去一个多月里情况发展很快,我今年七月还去过喀布尔,我在那儿见到了很多政界领导人,见到公民社会的一些领袖以及安全界的人。我回来的时候,我知道情况很糟,但没料想到会糟成这样,阿富汗政府过几个星期就倒台了。因此我认为我们确实是在一个历史性的关头,这种事件是人们没有预料到的,它把阿富汗塔利班这个实体推上了掌权的地位。

阿富汗塔利班曾经掌权,也就是在2001年911(基地组织对美国纽约和首都华盛顿发动恐怖袭击)事件之前。由于这种情况,我们都对阿富汗的未来感到担心,感到害怕。塔利班的核心价值观一直没有改变,那些核心价值观跟他们在1990年代奉行的别无二致。他们的最高层领导人,他们的最高宗教领导人,他们的政治领导人,他们都是想实现他们所喜欢的那种伊斯兰教意识形态。在阿富汗的政治领域,他们想打造并维持以这种意识形态为中心的新的政治秩序。

现在塔利班对国际社会所关注的一些问题闪烁其辞。那些问题包括普通阿富汗人的政治权利,尤其是阿富汗妇女的权利,以及恐怖主义问题。人们注意到,塔利班跟一些在阿富汗境内的外国圣战者组织关系密切。那些组织包括基地组织,也包括反巴基斯坦的圣战者,中亚的圣战者,以及反中国的圣战者。中国把那些圣战者称作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塔利班对中国、对美国、对巴基斯坦作出了一些承诺,这就是,不会准许阿富汗领土被用来对外国发动恐怖主义袭击。但截止目前,我没有看到任何的迹象显示塔利班驱逐这些组织,对它们进行镇压,或显著地约束它们。从这种意义上说,人们有各种理由担心来自阿富汗的暴力袭击或恐怖主义袭击的情况会在今后几个月或几年更加恶化。

说到塔利班,现在有两个塔利班。一个是不久前在阿富汗夺权的塔利班,一个是巴基斯坦塔利班。巴基斯坦塔利班是一个在2007年成立的组织,成立之后就立即对巴基斯坦政府进行暴力攻击。2014年该组织的一些人移动到阿富汗东部。最近中国的一些人员和官员在巴基斯坦受到袭击,这些袭击被认为是跟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有关系的。

巴基斯坦政府跟阿富汗塔利班有同盟关系。巴基斯坦对世界其它国家以及对中国政府说,它们应当援助阿富汗塔利班。巴基斯坦和中国政府都认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是坏的,应当予以镇压。但问题是,阿富汗塔利班不想镇压巴基斯坦塔利班,因为它们是亲戚,它们的意识形态是共同的。而且,它们也有族裔亲密关系。这就是中国和巴基斯坦政府的反恐政策的真正麻烦所在。

美国之失是否就是中国之得

问:按照中国官方或官方媒体的说法,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美国衰落的象征,对中国继续崛起有好处。这种说法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也有不少人认同。与此同时,另有人则说,美国撤军不见得对中国是好消息,因为美国今后可以集中力量抗衡中国对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建立和领导的世界秩序的威胁。你对当今世界秩序的大图景如何看?

答:我认为,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事情对美国政府、美国外交政策来说是坏消息,坏结果;对中国政府、对中国力争全球地位来说也是不详之兆。

让我解释一下吧。首先说说美国政府这边的事情。我认为阿富汗局势的发展是美国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外交政策低谷。自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以来,美国还没有受到如此这般的屈辱和难堪。没有人预料到塔利班能够如此迅速地夺取权力,他们夺权的时候美国甚至还没有从阿富汗撤退。这种局面非常坏,由此而来的恐怖主义或对恐怖主义的担心对美国也不好。

在喀布尔发生的场景也损害了美国的声誉。现在美国的很多盟国仍然担心美国所承诺的安全保障到底有多么可靠。我不认为美国的盟国完全失去了对美国的信任,要这么说就是言过其辞。但你如果看一看在欧洲、在印度人们谈论这些事情,肯定会看到人们担心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对美国的盟国体制以及对美国所做出的承诺究竟意味着什么。

就中国方面而言,中国可以为美国遭遇这样的难堪而兴高采烈。阿富汗的景象对美国来说当然是不妙,中国可以高兴了。但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先前也是为中国方面做了中国该做却没做的很多事。南亚地区包括巴基斯坦、阿富汗长久以来就是世界上的一个不稳定的地区,有很多暴力冲突,有很多作恶多端的组织。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在那里花费了大量的力量使这个地区获得稳定,至少是在那里维持了平衡,阻止了不稳定状况的进一步发展。

大部分人已经不记得了,但在十年前、十二年前不仅是阿富汗而且是巴基斯坦也频繁发生暴力袭击,而美国为稳定巴基斯坦的形势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美国撤出了,现在这一地区就有可能出现更多的不稳定的局面。中国现在就要靠自己来解决这种问题了。而中国在世界这一地区的利益越来越大。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受到恐怖主义分子的袭击。阿富汗的不稳定对巴基斯坦的稳定以及对中国的利益都有负面的影响。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政府现在有事干了。我不认为中国政府有多少时间来庆贺美国遭遇难堪。中国必须提出新的政策以确保局势发展不会失控。

阿富汗塔利班使中国面临挑战

问:在塔利班武装控制阿富汗之际,一些观察家认为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意味着中国要有麻烦。另外一些观察家则认为,中国可能不会因此有麻烦,因为中国跟阿富汗只有一小段共同边境,而中国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来守护那段边境。你如何看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后与阿富汗接壤的那些国家的安全形势?

答:我想你这个问题的部分答案我在刚才的回答中已经提供了。但我在这里还可以继续说。

不错,中国跟阿富汗的共同边界不长。但中国不但关心边界别一边的事情,而且也关心在这个地区发生的事情。我认为中国政府不会为圣战者夺取权力而感到高兴。圣战者在阿富汗夺权会给边界另一边的圣战者带来鼓舞,也会给南亚地区、中东地区和部分非洲地区的圣战者带来鼓舞。

这种鼓舞的效果也会延伸到反中国的圣战者那里。那些圣战者可能会利用这种情绪。这种情况就会影响到这一地区的稳定,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事情尤其会影响巴基斯坦的稳定和安全。而这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坏的结局。

最后我要说,不错,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对中国政府来说可能是一种机会。阿富汗存在一种真空,塔利班确实是有兴趣获得中国的资金。但阿富汗也是一个很难重建的国家。美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发现了这一点。在那里有很多恐怖主义组织,也有反塔利班的恐怖组织。比如说,伊斯兰国组织。

另外,重建阿富汗之所以是困难的,也是因为有贪污腐败问题,社会及政府建构虚弱问题。中国在这一地区取代美国、填补美国离去而形成的真空不是那么容易。我想,总体来说,中国所面对的是一种相当富有挑战性的局面,而且没有现成的简单解决的方案。

塔利班与巴基斯坦的纠结

问:在塔利班武装控制阿富汗之际,人们担心巴基斯坦会变得更加虚弱或更加危险,因为这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有它自己的塔利班问题。你有这种担心吗?

答:我想巴基斯坦有它自己所面临的很多挑战,现在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巴基斯坦不想正视这种局面。巴基斯坦首先面临的是恐怖主义,巴基斯坦有自己的塔利班问题。过去一些年里,塔利班在巴基斯坦一度盛兴,他们还有很多战斗力可以制造更多的暴力冲突。巴基斯坦还有其他一些极端势力,它们会受到阿富汗塔利班胜利的鼓舞。

阿富汗发生的事情也有人道主义和经济方面的意义。我们已经看到不断有来自阿富汗的难民进入巴基斯坦。假如阿富汗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就会有更多的难民渗入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一带的跨境经济活动已经大大下跌。这对巴基斯坦的经济也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巴基斯坦面临很多挑战。我想巴基斯坦要在很多方面受到挑战。

我也注意到,巴基斯坦虽然是个穷国,但其国家体制也相当强。在过去,很多分析家以为巴基斯坦的情况已经坏得不可救药,但巴基斯坦在某种程度上却起死回生了。比如说,十年前巴基斯坦有很多很多暴力冲突,但巴基斯坦却能减少暴力冲突,使局面得到控制。而且,它对过去失控的领土也恢复了控制。

我们不应当低估巴基斯坦这个国家的潜力。以前是美国援助巴基斯坦,这次可能是中国要担当这个角色,帮助巴基斯坦度过这段困难时期了。

问:据报道,巴基斯坦总理表示,阿富汗塔利班的胜利将有助于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跟印度对抗争取控制权)的事业。你如何看这种说法?

答:大家注意到这种说法非常富有挑衅性。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种说法好。巴基斯坦总理喜欢说这样的话,而这样的话跟现实南辕北辙。巴基斯坦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权给巴基斯坦的外交政策造成压力。世界各国很多人担心阿富汗的形势,并认为巴基斯坦不能解决阿富汗的问题,反而是增加阿富汗的问题。

巴基斯坦所面临的挑战有恐怖主义问题、人道主义问题、经济问题。因此,我不能确定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会对巴基斯坦有利。从很多方面来说,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使巴基斯坦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在可见的将来复杂化了。

截至目前阿富汗塔利班表现如何

问:很多人说,阿富汗塔利班是残暴的恐怖分子和匪徒。但现在也有人说,塔利班在过去的20年里学到了一些教训,这一次他们将试图统治管理那个国家。而塔利班的一个领导人也呼吁塔利班武装对阿富汗人给予尊重。在你看来,自从接管阿富汗以来,塔利班表现如何?

答:我要说塔利班所发表的声明截止目前是相互矛盾的。有人谈论老塔利班和新塔利班,我认为这是文不对题,无助于分析问题。

塔利班第一次掌权的时候没有多少政治经验。他们在掌权之前甚至不是一个政党,因此非常缺乏经验。但是这一次他们是跟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武装力量进行了二十年的战斗夺取政权的。这种经验确实是使他们强起来,使他们在政治上更为敏锐。他们现在知道如何跟国际社会周旋,如何应对阿富汗国内政治了。

他们现在正在做两件事情。在国际舞台上,除了跟美国进行对话和谈判之外,他们也跟一些国家拉关系。他们跟中国、跟俄罗斯、跟欧洲国家、跟印尼发展关系。在阿富汗国内,他们正在分化他们的敌手,使他们边缘化,减少针对他们的政治冲突。因此塔利班目前是处于巩固政治权力的状态。

我注意到,在妇女权利等问题上,塔利班一直闪烁其辞。我想他们不会给阿富汗妇女那种国际社会所期望的权利。我确信他们会削减阿富汗妇女在前政权时期所享有的权利。假如塔利班发表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声明,做出什么让步,我们必须要小心观察他们实际做的是什么。我认为塔利班领袖说他们要做什么跟塔利班实际做什么常常是不相关的。

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误所在

问:先前为美国军队当翻译的一个阿富汗人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说,大部分阿富汗人认为跟美国相比塔利班是两害当中相对轻一些的害,美国对阿富汗文化的茫然无知导致了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你认为这种判断是否公平?

答:我认为美国政府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在阿富汗做的事情都做错了。

美国在阿富汗进行的国家建设没有建立起国家机构给良性经济发展开辟道路,而在安全方面的建设也乏善可陈,结果阿富汗军方面对塔利班的进攻一触即溃。阿富汗军人长期以来得不到充分的军饷,阿富汗军队还有很多吃空饷的。这种局面受到在巴基斯坦的反叛分子的欢迎,而这一切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构成了难以逾越的障碍。美国从来没能对塔利班施加显著的政治压力。

美国确实缺乏对阿富汗文化、政治的了解,不能尊重部族社会的行为准则。阿富汗族裔政治,阿富汗错综复杂的权力关系非常微妙。美国政府做出了一些抉择损害了阿富汗的族裔政治和部族政治,结果就让塔利班得到了好处。

问:一些批评者和观察家说,美国攻下阿富汗二十年之后从那里撤退代表了美国的反恐政策的失败。他们的意思是说美国没能找到一种适当的或分寸得当的方式应对二十年前恐怖分子在美国进行的袭击。你如何看这种批评或观点?

答:过去二十年里,美国政府推行了不同的反恐怖主义政策。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一开始的反恐政策涵盖广阔,其中包括在打击恐怖分子的时候消灭它所不喜欢的政权。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是这种政策的中心目标,因此推翻塔利班政权对美国来说十分重要。后来伊拉克的暴力冲突增多,从那时候起美国政府就收窄了反恐政策的目标。

从那个时候人们就开始看到两套战略,这就是,国家建设和灵活的反恐,后者包括无人机袭击、空袭和特种部队作战。美国人可以只是采取两套战略当中的一套。比如在巴基斯坦,美国不进行国家建设,而是全力打击恐怖分子。这种做法相当成功。

我们看到美国在也门、在叙利亚西北部、在索马里以及在西非都采取了类似的战略。我要说,采取这种战略的结果是美国本土自那时以来一直保持了安全。我所说的保持了安全是指美国在此期间一直没有发生来自海外的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这可以说是美国的反恐作法的一个大成功。

另外一方面,美国原先是想彻底消灭或大大减少那些恐怖主义组织,然而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很多这种组织扩散开去了。它们原先只在一两个国家存在,现在则是扩散到五六个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的反恐做法没有奏效。而美国在阿富汗的使命失败,也使美国在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之后最初所采取的反恐措施蒙上了重大阴影。

阿富汗塔利班与恐怖组织的纠葛

问:恐怖组织基地组织的领袖向喀布尔的塔利班发送了祝贺信息。我们知道,基地组织2001年9月11日针对美国纽约和华盛顿发动的恐怖主义袭击导致了美国攻打阿富汗。你如何看基地组织在阿富汗重新找到庇护所的前景?

答:基地组织跟塔利班关系非常密切。你也提到基地组织向塔利班发送了祝贺信息。基地组织的声明意味深长,它对塔利班表示赞扬,对美国强烈批评,这就让人担心基地组织仍然是要一心一意跟美国政府打仗。

基地组织的领导班子成员大都在伊朗。伊朗政府给他们提供了某种庇护。还有一些基地组织的高级领导人仍然在阿富汗。基地组织还有一些战斗人员,其中包括跟南亚的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战斗人员在印度次大陆,在阿富汗。我认为在南亚以及在南亚之外的基地组织的很多领袖和战斗人员或许有兴趣再次进入阿富汗。

我认为在今后几个月里,他们会给阿富汗塔利班机会完成争取国际承认的努力,然后再采取下一步行动。也就是说,阿富汗塔利班当局会让已经在该国的基地组织的人继续在那里,或者让在阿富汗之外的基地组织的人进入该国。但塔利班当局会力图确保基地组织人员在阿富汗的行动要保密,不要轻易让国际社会察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