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 2024年3月3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上海封城抗疫若失败,政治后果有多严重?


时事大家谈:上海封城抗疫若失败,政治后果有多严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时事大家谈:上海封城抗疫若失败,政治后果有多严重?

曾经被誉为中国防疫成功典范的上海,疫情快速上升,不能封的城市神话变成疫情以来世界最大范围的封城行动,与之伴随的灾难性事件不断出现在媒体上。身处上海的《经济学人》驻华记者韦恩兰德(Don Weinland)在推特上描述说:“这里的2500万人成了某种灾难性政治实验的一部分。” 作为中国经济、财政、航空、港口物流中心和全球金融和贸易中心,上海抗疫封封城,经济后果十分严重,如果习近平亲自领导和部署的上海封城抗疫失败,政治后果会如何?

中国媒体已经放出“防疫不力必被‘一追到底’”的狠话。接下来,习近平心腹、二十大入常呼声极高的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该如何是好?大家仍然都记得原湖北省委书记蔣超良因在武汉疫情初期防控不力被免职;上海封城抗疫俨然已是习近平不能输的中共20大前的大考和决战,如发生香港那样高的死亡率,饱受争议的习近平第三届破格连任会受什么影响?

政论作家、独立学者吴祚来认为,李强作为习近平盟友,执行的是党中央的意志,不会受到惩罚。如果惩罚了他,习就成了孤家寡人。他说:“湖北就是应该被问责,但是现在上海可能情况是不一样的。这是个制度的问题,以及习本人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呢,我就想到这个制度,它是集中力量正在办坏事。本来它的动机是集中力量办好事,在战争状态下,社会主义确实是有它的优越性。但是它现在的优越性呢,只是对党中央有好处,对老百姓没有好处。怎么讲呢?就是它在防疫方面,严厉的防疫,不允许别人出门,在这个方面它做得确实是全球第一。但是它在供应链保障,你把别人封在家里,你就应该保障供应,发挥社会主义优越性。一个城市遇到灾难了,其他的地方伸出援手进行一个物质方面的供应。做不到,只是做了一半。那上海市委书记会不会受到惩罚?我想是不会受到惩罚的,因为他政治正确。他执行了党中央的政治意志,现在出了问题不是他的问题了,是下面的执行力的问题。现在我们看到很多的地方,什么公安局副局长、某一个小市的市长被严惩,很难严惩到更高级别的领导人。特别是这个级别的领导人,是他一个派系,是他多少年的一个盟友的时候,这个时候,绝对不会给他进行一个惩罚,只会惩罚一些具体的行政的官员。这些官员自己的派系如果一一被惩罚掉了,他那些重臣被惩罚掉了,他后面真的就成为孤家寡人。因为这些官员跟他是有默契的,在很多方面都是有默契的。所以我的判断是这样。”

“对话中国”智库所长王丹分析说,目前还没有对李强动刀的迹象,但能闻到中共内部斗争硝烟。上海具有本土性强的政治特征,如果继续封城,将是打击李强、习近平的好机会,江泽民等代表的党内反习力量应不会放过。

王丹说:“目前看,当然李强还没有被动到。可是我觉得从目前的一些迹象上看,已经可以看得出中共内部的派系斗争的一些迹象,闻到一些硝烟了。比如说在中央的宣传口上,已经在说上海不要躺平。讲这话什么意思啊?显然是还有些干部现在在躺平对不对?那这些干部为什么要躺平对吧?这是不是就是一种高级黑?故意得就是让你局面搞得很乱,不管是给李强也好,还是给习近平也好,在制造麻烦。否则为什么要躺平?否则为什么要由中央来斥责上海地方干部?我觉得上海和广州是中国在政治上两个很重要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有个特点,他们的本土性非常强。你当然可以空降第一把手过去,但是上海基本上内部的一些中层以上的干部是相当稳定的,这跟广东的情况是一样的。不管你怎么换一把手,广东地方的力量你很难动,从50年代开始就是这个样子。那更不用讲上海,又是江泽民老巢,包括曾庆红,这些政治力量都在这里。所以上海的情况再发展下去的话,我相信上海跟其他的城市不一样。这不仅是说它里头有很多的老干部,有上海帮。上海本身跟国际的这种联系,还有那么多的外国人在这里。我觉得如果是马上就控制住,比如过阶段解封,也许李强的位子可以保得住。如果是再过15天还是不能够解封,甚至出现了更新的情况的话,我还是觉得李强的位子恐怕很难保住。虽然习近平我相信他有很强的意志要保自己人,但是我从来就不认为习近平真的是牢牢地掌控住了对全党的这种指挥权。否则的话,这些年来他就不会那么紧张了,对不对?那么现在是个多好的机会,对李强是一个打击,顺便打一下习近平。我认为以江泽民或者其他人为代表党内的这些反习力量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有观点认为,上海封城防疫不是卫生防疫,而是北京基于政治理由和未来的治理危机进行的一场广泛政治实验。政论作家、独立学者吴祚来认为,习近平利用疫情,把威权做到了极权。如果没有疫情这个借口,他很难在全国进行如此大动员。这次上海防疫,无论国家付出多大代价,他会是最大成功者。他说:“这次这个病毒已经是第2期,他基本上已经做到了利用疫情把威权做到极权。如果没有这样的疫情,没有这样的借口,他很难在全国进行这样一种严密的控制或动员。他现在可以掌握每一个人的行程,掌握每一个人的信息,控制每一个人在家里,这样能够做到,将来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做到。所以他利用这一次疫情危机,做到了有利于这样一个政治集团。有利于他之后,他就无往而不胜了。无论怎么样的灾难,无论怎么样的结果,最后都会出现一个庆功会,大型的表彰会,最后到处都是莺歌燕舞,歌颂党,歌颂政府。在这次防疫时候做得非常的成功,结果都是一样。所以习在这一次运动当中不会是一个失败者,无论这个国家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会成为一个最大的成功者。这是最后的结果。”

但对话中国智库所长王丹则认为,现在下判断为时过早。他表示,习在中共20大能否连任,不到最后关头都难做出肯定性判断。现在他已经为攫取权力不择手段,反过来证明他面临的挑战相当严重。习近平感受到连任压力才会如此疯狂。

他说:“我觉得这个现在下判断恐怕还太早。我一直觉得习二十大是不是能够顺利地连任?我们不到最后时刻都恐怕很难去做肯定性的这种判断。那当然,习近平现在是,我觉得已经走到了他为了攫取权力不择一切手段的地步了。那么反过来也说明他其实肯定面临的挑战也是相当严重的。我就想问这么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习近平变得如此疯狂,对不对?我们从国际舆论到国内老百姓内部的微信讨论,都认为政府这不是疯了吗?就这么一例重症,上海就搞成这个样子,政府疯了就是习近平疯了。那我的问题很简单,习近平到底为什么疯了?他应该不是病毒性的疯对不对?他应该是心理上疯了。他心理上为什么这么疯狂?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凡事有果必有因,他是为什么要这么疯狂?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因为他感受到了他的权力受到挑战。我们用经验来进行逻辑推理,我们就应该知道他很可能是自己都知道自己有可能没办法顺利连任,而他又很急于顺利连任。所以他才说什么‘豁出去’这种话都说出来,还不惜一切手段拿上海做一个实验等等,来测试各级领导干部的服从程度,来加强行政的这种所谓对中央的统一领导。他所有的这些情况,越疯狂越说明他的危机越重。我觉得他不见得能那么顺利连任,根据就在于此。倘若他真的觉得连任一点没有问题,他完全没必要表现得如此的疯狂。”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