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7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 加强高校意识形态管控,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中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近日在北京召开。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率另外三名政治局常委出席会议,规格之高为近年罕见。

习近平说,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关系到中国大学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的根本问题。他强调要把立德树人作为中心环节,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观察人士认为,这次会议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中共下决心要在高校收紧意识形态控制,监控课堂言论和校园文化,进一步扼杀大学原本所剩不多的言论和思想自由。自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共年年强调加强大学思想教育,今年有何不同?习近平收紧高校意识形态控制,他到底担心什么?追求思想和言论自由是知识分子的天性,在当今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中共当局倒行逆施能否成功?两位嘉宾为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以及历史学家章立凡。

章立凡说, 大学要办成党校,不如干脆取消。大学精神本来来自西方,包括马克思主义现象也源于大学精神,就是创造、批评和社会关怀精神。中世纪以来,大学就是不受干预的、是自治的。大学的批判精神就是批判不科学性和建立科学体系。党化干预与大学精神和宗旨背道而驰。中共恐惧失去政权,失去青年,所以从大学入手。它一方面强调几个自信一方面却强调西方渗透,其实就是在不自信中制造敌人,陷入病态的“敌对势力”思维;对于世界上没人信的共产主义,中共仍然坚持。这种精卫填海式的傻鸟做法只能说“精神可嘉”。

章立凡说,中共实际上走的是“双轨制”,用资本主义赚钱,用共产主义来维持政治专制,执政理念无法自圆其说,用管大学来维护统治,甚至在自欺欺人中也只剩下自欺。

至于中共的政治规矩到底是什么?章立凡说, 政治规矩就是思想的一元化,不允许独立思考,党永远代表“伟光正”,其结果是制造精神分裂和双重人格,让被统治者明知不对却必须为了利益而表面服从;同时也制造庸才、奴才和蠢材,这就是中共许多官员的素质。其实,思想控制是自毁民族文化,也在摧毁着政权。中共几代领导人从毛周邓江胡至今,执政的水平一代不如一代,因为系统在自我弱化,有独立思想的人被淘汰出局。

在回答观众提出的关于习近平是否可能给中共理论装填新内容的问题时,章立凡说, 六中全会前夕也有公知发出信息,说中共可能放弃意识形态的强化,用国学治国。中共遭遇的重要问题是没有信仰,因此急于借助传统观念来顶替马列。他们的做法是在高校层面坚持马列和思想教育的面子,同时用实用主义来对待传统,期待利用曾经批判过的“孔孟之道”作为里子来维持统治,这是所谓的病急乱投医。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表示, 中共要压制有智慧和独立思考的人。现在,中国精英人士的出路就是离开中国或者接受现实,后者陷入价值观上的错乱。中国现在的危机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东欧,当年东欧经济贫穷、社会落后,而中国利用加入WTO和老百姓的勤奋,造就了当局得以继续错乱的经济基础,错过了中国与世界融合的机会。中共当局的整体体制正在挑战人类的文明。他们用暴力和金钱来自我恶性膨胀并且试图把病毒输送到世界各地。当年的德国和日本都是例子。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表示, 中共意识形态不是失控而是错乱。目前的现实是,仅有极少数人能够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博弈错误政权,多数人都是接受现实,为生活而妥协。而在民主社会也有很多不同的思想和价值观,无论对错都被允许存在,最终通过博弈,比如选举和法律的手段,来决定某种理念、行为是否侵犯权益或者法律。在中国,错误的思潮受到政府的支持和强制推行,民众无权也无力反抗,这是最可怕的。

何频还表示, 强调传统文化教育与强调马克思主义是同样的死胡同,中共不过是想利用历史作为理由来拒绝走向文明。邓小平当年说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因为他不想正儿八经地走过正宗的大桥。所谓传统文化及其价值观其实都是野蛮的、蒙昧的、落后的,是文化研究和学术讨论内容,却不应该成为现代文明的标准。西方正是在纠正过去野蛮行为的基础上才走入今天的文明。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加强高校意识形态管控,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