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2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伊朗人上街抗议 西方要不要声援?


来自社交媒体的照片显示德黑兰的街头抗议情景。(2017年12月30日)

伊朗爆发反政府抗议,西方领导人应该高调声援吗?

伊朗上星期四(2017年12月28日)爆发抗议活动,如今已持续五天,据报道有十余人被打死。西方政府对伊朗抗议做出了彼此不同的反应。因为担心德黑兰当局会把西方的支持当成借口,给抗议者贴上听命于外国势力的第五纵队标签,一些西方领导人的评论比较克制。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以来一直抨击伊朗政权,并且深化了美国与伊朗在本地区的对头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川普在特推上接连发表评论,大力赞扬伊朗的反政府抗议。他的推文说:“全世界都在看!”他还说:“压制性的政权不可能永远不倒。”

星期六,川普又在推特上发表了与他去年9月在联合国发言时的同样观点。他说:“全世界都明白,优秀的伊朗人民希望变革,伊朗领导人最害怕的不是美国强大的军力,而是伊朗人民。”

但其他领导人判定,眼下最好还是谨慎表态。一些欧洲官员说,如果说话不慎重,可能会适得其反,壮大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中最反西方的势力,而让抗议者失去信誉。其他人说,驱动民众上街抗议的因素是什么还不完全清楚,他们担心伊朗强硬派可能在鼓动民众示威,以颠覆目前掌权的“改革派”政府。

也许有人推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跟川普总统一样大胆发声,然而,面对伊朗人2009年支持民主的“绿色革命”被镇压后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内塔尼亚胡却比较谨慎。

到目前为止,内塔尼亚胡采取的是奥巴马政府2009年采用的策略,那就是:多观察,少讲话。内塔尼亚胡政府已要求政府各部长保持克制,不要就伊朗抗议风潮发表评论。伊朗的抗议活动最早爆发于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最初的原因是伊朗普通民众对恶劣的经济状况不满。抗议随后扩展到其它城市,包括首都德黑兰。

在以色列要求内阁成员保持克制之前,两名部长在推特上发文,明确支持抗议者。其中一名部长,也就是区域合作部长察基·哈内格比对伊朗人民走上街头鼓掌欢呼。他说,他们“勇敢地冒着生命危险追求自由”,“文明世界”应当支持他们。

星期一,以色列情报部长以色列·卡兹也赞扬了抗议者。他在耶路撒冷对一组议员说,“我们希望看到压迫性的政权被推翻,并以民主制取而代之。”他虽然坚持说,以色列并没有参与,但他的证词最主要的焦点是伊朗对以色列构成的威胁而不是伊朗街头发生的抗议事件。

以色列和美国领导人的反应如此不同,这部分反映了各方对抗议风潮可能会出现什么结局有不同的评估,西方领导人公开声援抗议究竟是有好处还是有害处?各方评估也不一样。

分析人士也陷入分歧。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曾任白宫中东事务协调员的菲利普·戈登争辩说:“如果伊朗人决定奋起推翻他们的政府,这不会是因为华盛顿的支持。”

戈登星期六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不管伊朗人怎么看他们自己的政府,他们不大可能希望让一位坚持不懈地反对缓解伊朗经济困境并禁止他们前往美国的美国总统来代表他们倾诉不满。”

其他人,包括小布什政府时期曾任美国国防部特别助理的詹姆斯·罗宾斯则不同意这种看法。他们认为,伊朗抗议者理应得到西方的支持。

罗宾斯在《今日美国报》上撰文,发表了跟戈登针锋相对的观点。他说:“抗议者是否能够维持他们的势头,安全部队是否将开始抛弃政权,这些仍有待观望。示威者理应得到全世界自由人民的一切鼓励,并希望他们也许很快就能赶走德黑兰的暴君。”

美国官员说,如果不表态声援伊朗抗议民众,这将显得与以前的做法不一致。美国之前一直鼓励民主诉求。

一名美国官员对美国之音说:“川普9月在联合国发言时表态反对毛拉治国,并说:‘全世界都明白,优秀的伊朗人民希望变革’,如果他从这番讲话的立场后撤,那会造成什么印象?”

一些伊朗自由派人士说,即使美国让人觉得立场不一致,他们也愿意接受。他们提到,川普威胁要撕毁2015年世界各大国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伊朗改革派总统鲁哈尼今年竞选连任时,伊朗政权的强硬派和保守派就拿这件事做文章来攻击鲁哈尼。

总部在华盛顿的伊朗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的特里塔·帕尔西争辩说:“伊朗人民表达的不满是合理的诉求,让他们的诉求最快丧失信誉的方式就是让川普亲自加入战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