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3 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伊朗领导层因抗议事件出现分歧


社交媒体出现的有关德黑兰民众抗议的照片。

伊朗领导层看来对震荡全国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发生的背后原因,示威者是什么人以及如何遏止动荡局面产生了分歧,这次抗议风潮是2009年以来伊朗神权领导层面临的最大挑战。当年以来当局在全国范围展开镇压行动,以捣毁亲民主的“绿色革命运动”。

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星期二谴责外国敌人煽动示威活动,警察局和周五祈祷领导人的办公室遭到抗议者袭击。在北部卡拉季的司法部建筑被纵火,在阿拉克,省长办公室被占领。

哈梅内伊在他的官方网站上写道,“最近几天来,伊朗的敌人使用包括金钱、武器、组织和情报机构在内的各种手段,为伊斯兰共和国制造麻烦。”

哈梅内伊的助手已经把美国、英国和沙特阿拉伯列为事件背后的罪魁祸首。

但是伊朗其他的高级官员已经淡化了外国势力在始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并迅速蔓延的抗议活动中据称所发挥的作用。星期六,首都德黑兰也发生抗议活动,在主要大学周围,抗议者和防暴警察之间发生了冲突。

改革派总统鲁哈尼已经把经济方面的不满列为此次动荡形势发生的主因。鲁哈尼星期一承认,“我们没有比失业更大的挑战。我们的经济需要做出重大矫正调整”。

伊朗内政部副部长侯塞因·佐尔法格瑞星期二指出,450多名被捕的抗议者当中,百分之90的年龄不满25岁。他表示他们是在表达对经济困境的不满。国有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在动荡出现起初一直保持缄默,现在也同意改革派对眼下不断加深的麻烦局面的解释,表示经济问题是正在迅速变得致命的对峙的根本原因。

希望发动类似平定2009年动荡局势的安全镇压行动的强硬派人士对改革派的调子嗤之以鼻。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德黑兰分支副指挥官考萨里将军星期天对一家国营的媒体机构表示,“如果人们因为高物价来到街头,他们就不会高呼那些反政府的口号并焚烧公共财产和汽车”。

考萨里是一位保守派的政治人物,目前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德黑兰卫戍部队副指挥官。截至目前,伊朗政府还没有采取他警告建议采取的“铁拳”来镇压抗议者。

分析人士表示,目前的这场动荡的规模比2009年的要小。当局正在小心翼翼地应对,地方当局对抗议保持克制,没有大规模部署革命卫队。

伊朗内政部副部长侯塞因·佐尔法格瑞星期二预计抗议活动将是短暂的,很快会结束,表示安全部队将果断处置诉诸暴力的破坏分子。他说,“在伊朗全国的绝大部分地区局势保持正常,某些地区发生的这些动荡在人民的合作以及安全部队的努力下很快就会结束”。

现在德黑兰大学担任国际法教授的人权活动人士、前伊朗议员萨阿迪认为,抗议活动有进一步激化的可能性。他对由一些流亡伊朗记者合资组建的“伊朗在线”新闻网站说,“事态正在失控”。

萨阿迪说,“我认为抗议活动将继续,因为政府无法满足人民的诉求,按照现行的体制结构,我们的统治者不准备改变。目前我们处在一个政治僵局”。

他说,政府“没有有效的手段压制人民,即使政府可以,镇压也解决不了问题”。他表示,不仅是强硬派受到威胁,改革派也受到威胁。随着人民的要求变得更加一致和广泛,他们已经被人民抛弃。

他说,“不断累积的没有得到满足的诉求,复杂的经济问题以及安全氛围导致人们的口号仅仅在三天之内,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变得激进,公开表达对哈梅内伊和鲁哈尼先生的反对”。

前英国驻伊朗大使理查德·戴尔顿也认为,虽然主要商品涨价引发了抗议活动,但这场动荡已经演化成为反映出人们对这个伊斯兰政权的极度不满。他表示,这场抗议风潮受到普通伊朗人当中绝望情绪的驱使,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在鲁哈尼2015年与几个大国达成核协议,导致针对伊朗的一些经济制裁被取消以来没有得到改善而感到愤怒。

鲁哈尼曾经承诺,核协议将带来一个更加成功的经济,所有人都会得到好处。戴尔顿说,伊朗当局看来对抗议活动如此广泛感到吃惊。他说,“这再一次证明伊朗人当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希望看到根本性的改变”。

这位前大使同时认为,抗议活动不是另一场阿拉伯之春起义的开始,他预测示威活动会平息下去,因为绝大多数伊朗人希望“演变,而不是革命”。不过戴尔顿也承认,这不是事件唯一可能的发展轨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