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1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伊朗将领被美军炸死,美国和伊朗会开战吗?


伊朗精锐部队圣城军(Quds Force)司令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General Qassem Soleimani)2016年参加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周年纪念活动。

伊朗精锐部队圣城军(Quds Force)司令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Qassem Soleimani)星期五(1月3日)在巴格达国际机场被美军导弹炸死。伊朗已经明确表示将采取强烈的报复行动。美军的这次行动会引发大规模的区域战争吗?

苏莱曼尼对伊朗举足轻重,美国与伊朗已经“开战”?

伊朗军方将领星期五被炸死,许多人都在担心,美国对苏莱曼尼的斩首行动是否会引发一场大规模的区域战争?

美国国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在推特中写道:“苏莱曼尼是美国的敌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就像各种报道暗示的,美国刚刚暗杀了伊朗最有权势的二号人物,并且是在没有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做的,美国是否心知肚明这可能会引发大规模区域战争?”

有的媒体已经明确指出,暗杀苏莱曼尼使美国和伊朗进入战争状态。黎巴嫩报纸《消息报》(Al Akhbar)报道的标题直接是:“苏莱曼尼殉难,这是战争”。

美国网络杂志Slate的标题是,“特朗普总统刚刚对伊朗宣战”。报道说,特朗普总统下令炸死苏莱曼尼后,除此之外,无法做出其他解读。报道说,“除非你的国家与他的国家正在开战,否则你不会杀死苏拉曼尼这样的人物。”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乔恩·阿尔特曼(Jon Alterman)在给媒体的评论中写道:“苏拉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也门安全政策的领导人。他的死对伊朗是个战略打击。苏拉曼尼不仅管理着伊朗的代理人网络,也管理着这些代理人各自的活动。从许多方面来看,他是军人、间谍和外交官。他在伊朗广受欢迎,部分原因是因为苏莱曼尼被认为在击败伊斯兰国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阿尔托曼说,伊朗一定会做出回应,让自己站在未来几年美国外交政策考量的最前沿。而美国也将被拖入十多年来五角大楼一直试图逃脱的阴影战中。他说,采取这一行动的结果是,美国将在军事上进一步困于中东,尽管特朗普总统宣誓要离开该地区。

《纽约时报》的一篇分析文章说,“苏莱曼尼的被杀迫使伊朗不得不做出报复行动。这不仅是出于国家的骄傲或是面子问题,而是出于任何国家的自我保护的动力:自我保护,包括保护自己的最高领导层。”

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星期五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的行动,对苏莱曼尼的遇难表示深切哀悼,并宣布全国哀悼三天。他还强调,苏莱曼尼的战斗方式将会继续下去,美国要对其行为承担一切后果,更强烈的报复正等待着它。

伊朗不会正面与美国交锋,伊拉克将成新战场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伊朗不会正面与美国军事交锋或者与其展开更大范围的战争,但是会发挥自己多年来积聚的“非对称能力”,破坏美国及其区域盟友的行动和利益。

美国智库国防重点(Defense Priorities)的政策主任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伊拉克会成为伊朗和美国较量的新战场。

他说:“炸死苏莱曼尼和伊拉克民兵组织的副领导人等同于让驻扎伊拉克的美军成为攻击的靶子。你知道,这些民兵组织人员众多,他们都在反对美国。这会是一个大问题。 我非常担忧伊拉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阿尔托曼也认为,短期内,伊朗一定会在伊拉克有所行动。他写道:“伊朗几乎肯定会加剧伊拉克目前的政治动荡局势, 目标是在今年将美军赶走,而且他们很可能会成功。”

伊拉克总理近日就强调了不允许美军驻留伊拉克的强烈态度。伊拉克议会星期五还在举行会议讨论是否要将美军逐出伊拉克,不久后将投票表决。国防重点的弗里德曼说,虽然伊拉克不可能动用武力将美军逐出,但是美军在伊拉克的驻防将变得困难。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阿尔托曼还说,伊朗还将对正在遭受政治和经济危机的黎巴嫩施加更大的压力。他预计,未来几个月,一些国籍不明的船舶会遭遇袭击,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的一些国家也会发生一些轻度暴力的袭击,这些都会是伊朗干的。另外,伊朗可能也会发动某种形式的网络攻击。

他说,伊朗战略是是将其行动保持在足够低的水平,以避免升级为全面战争或遭受全面指责。

阿尔托曼说,虽然伊朗缺乏在常规战场上与美国较量的军队、武器、金钱和技术,但是40多年来,伊朗一直在打磨自己的“非对称战争能力”。伊朗投入大量资金发展代理人部队、开展情报行动和发展区域拒止能力(包括网络战)。伊朗惯常的做法是增加对手的代价但不留“指纹”,以避免直接受到指责,但也会留下足够的线索,让外界意识到伊朗影响力的存在。

华盛顿美国中东研究所的中东安全问题专家艾利克斯·维坦卡(Alex Vantaka)在推特上发文说,伊朗不太可能会直接袭击在中东的美军基地。他说,那是哈梅内伊和伊朗革命卫队所不愿碰的地方。因为如果与美国交战,这会导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垮台,而这个政权几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了民意的支持。他也认为伊拉克会成为美国和伊朗较量的舞台。

最大的风险

《纽约时报》的分析文章称,伊朗利用“非对称能力”做出报复的最大风险是,伊朗的行动发展到一定程度会迫使美国对伊朗发动直接攻击。分析人士担心,这会引发直接的、持续性的战争。

《纽约时报》的文章还指出,伊朗马上对美国发动核打击的可能性不大。报道说,根据国际核查人员,伊朗核试验计划处于休眠状态。即便伊朗试图冲刺研制出一个可以使用的核弹头,它也不会在一年或一年以上的时间内获得。报道又说,不过,美国可能会感到压力,会提早打击伊朗的核基础设施。而伊朗可能会感到压力,要求它重启研发核计划。

《纽约时报》还认为,苏莱曼尼的死亡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恐惧是被夸大了。报道说,俄罗斯和中国可能会强烈反对美国发动袭击,但是,就像他们不会干预美国入侵伊拉克或推翻利比亚政府那样,中俄也不太会介入美国与伊朗的冲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