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22年7月7日 星期四

美国印太战略雷声大雨点小,失去对中国军事优势?专家建议:加预算、联盟友、补后勤


美军两艘航母和一艘轻型航母参与2022年“坚强盾牌”联合军演(美国第七舰队2022年6月13日)

近日有美国国防专家批评印太战略长期以来修辞大于资源和行动,美军在该区域相比解放军的军力优势渐失,建议美国尽快提高防务预算、增强自身和盟友及伙伴国的集体防务态势和科技共享,在太平洋区域部署更多远程打击武器并且增强后勤补给能力。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印太安全高级研究员阿什利·汤森德(Ashley Townshend)和国际战略研究所亚洲区执行长詹姆斯·克拉布特里(James Crabtree)6月15日在《纽约时报》发文强调,随着中国军队的实力、先进程度和信心的增长,美国主导的印太地区的军事威慑力量正在失去效力。

文章指出,由于预算不足、优先事项相互竞争,以及华盛顿在如何应对中国问题上缺乏共识,重振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军事存在的计划一直受阻。

比如,拜登总统今年提交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国防预算8133亿美元,但大部分增幅将被急剧上涨的通货膨胀抵消,未能达到3%到5%的实际年度预算增长目标;尽管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上周在香格里拉对话上强调印太地区是美国大战略的核心,但他没有提出新的资源或承诺。

坎贝尔:印太战略需要寻找新资金和平衡优先事项

“然而在常年投资不足之后,改变美国地区战略地位所需的行动和资源,只能与这种言论达到部分地匹配。”汤森德和克拉布特里日前在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发布分析报告进一步阐述美国印太战略的缺陷在于名不副实。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星期四(6月16日)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年度安全会议上回应了这种批评,“当谈到为该地区提供资金时,事实上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个有效的批评。”

坎贝尔指出,美国的印太战略不仅仅是一个修辞驱动的倡议,还有许多实际的细节,比如在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多的美国大使馆、加强海岸警卫队(Coast Guard)倡议,将更多的钱投入金枪鱼条约和东南亚教育等领域。

他表示,“寻找新资金是适当且必要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现有的优先事项和区域中做出选择,这是非常困难的。”

坎贝尔认为,美国接下来应该在预算方面充分反映出印太区域的重要性,同时要在不同战区之间做好平衡。

“不仅要为新资源提出强有力的论据,而且必须提出这样的论点:未来的大部分历史将继续在太平洋地区上演,我们必须真正采取必要的预算措施,在美国的活动中反映这一点。”他说。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6月16日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年度安全会议上发言。(照片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6月16日在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年度安全会议上发言。(照片来源:视频截图)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也在同一场会议上提出建议,“美国需要在该地区更具进取性(aggressive)。这里有着未来最大的商业机会。我们需要在那里。联邦政府也需要加紧努力,除了外交事务委员会之外,国会显然也将发挥巨大作用。”

然而,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上述报告点明,尽管美国政府试图保持聚焦亚洲,但乌克兰危机已经导致《2022年国防战略》(NDS)的推迟发布,“这对印太地区进行明确的优先排序是不祥的预兆。”

文章指出,美国在具体的防御资源分配上面临巨大挑战,除了已经承诺的34亿美元军事援助外,美国国会正在考虑额外为乌克兰提供330亿美元的支持。五角大楼还可能需要推迟向台湾运送军事硬件,以转移到乌克兰。

印太军事比拼,美中谁更强

当美国掣肘于印太战略的投入不足,中国正在加紧军事称霸的步伐。6月16日,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撰文写道,中国的军事扩张逼近引爆点。

在新加坡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上,罗金采访了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约翰∙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阿奎利诺将中国军事扩张描述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建设,“我看到先进军事能力的交付速度比我们预期的要快……他们的目标是与美国平起平坐,以确保中国不会被美国威慑。”阿奎利诺说。

中国海军第三艘航母“福建号”2022年6月17日在上海江南造船厂正式下水。照片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发布的视频报道截图。
中国海军第三艘航母“福建号”2022年6月17日在上海江南造船厂正式下水。照片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发布的视频报道截图。

罗金在专栏文章中指出,印太司令部在5月份提交给国会的报告中估计,该地区在2024年至2027年期间需要约670亿美元的新军事投资,以保持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优势。这份预算在日程上已经落后。

美国国防研究咨询机构兰德公司的政治科学家郭泓均(Raymond Kuo)对美国之音表示,早在2015年,该智库的一份研究报告就显示中国在多项作战领域和美国不相上下,特别是在台海战争的情景下。

“我认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正在失去其军事优势是事实,部分原因是中国的快速军事现代化和扩张。在过去的七年里,这种情况变得更糟。中国的海军和空军是该地区数量最多的,也许不是能力最强,但肯定是数量第一。”

尽管郭泓均认为美国海军能力更强,但是在反舰导弹方面存在短板,“我们在亚洲也有相当严重的导弹失衡。这是美国在海上主导地位的根本性的威胁,因为我们依靠航母打击群来做到这一点,但航空母舰也是这些攻击的最大目标。在未来,这对美国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然而,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R. Heath)博士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在干预台湾冲突的能力方面正在失去优势,不过盟友协同作战仍然可以胜过解放军。

“中国对反干预能力的大力投资提高了在台湾附近进行任何潜在干预的成本和风险。这与二、三十年前不同,当时中国缺乏这样的能力。然而,如果你包括所有美国盟友,情况就不会那么可怕了。解放军无法和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联合军队相比。”

美国布鲁特·克鲁拉克(Brute Krulak)创新与未来战争中心研究员沃克·米尔斯(Walker Mills)也对美国之音指出,乌克兰战争中,俄军的战斗力被外界错误地高估。简单地计算船只或坦克数量以及匹配高端平台的能力不足以衡量真正军事实力,后者涉及多重因素而且因时因地变化。

“美国在太平洋和整个世界的特别地位,取决于联盟结构和伙伴关系。这是美国跟对手和竞争者相比最重要的优势。”他说。

美国如何在印太重振雄风?

为了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汤森德和克拉布特里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建议,美国必须向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提供更先进的军事和技术能力,支持集体防御战略,以及设立一个专门的基金来增强台湾的威慑能力。

此外,美国需要紧急扩大《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在该地区更广泛地部署兵力、改善后勤和防空等措施,加强美国在夏威夷以西的军事存在;将驻扎在关岛的攻击型潜艇数量从五艘增加到六艘,扩大在太平洋的海上行动,部署更多先进的战斗机、军舰、无人机和远程导弹。

何天睦认为,美国对于应对中国反干预(counter-intervention)威胁的投资不足,增强美军的生存能力和远程打击能力也很重要。除了部署更多从极远距离击沉船只的远程导弹和无人系统,美国还可以着重发展基础设施加固、分散和保护部队的能力,还需要加强对反舰导弹的防御。

兰德公司的郭泓均表示,美国及其印太盟友需要在战区内提前做好导弹、弹药的库存储备。

“乌克兰和美国已经耗尽标枪反坦克导弹(Javelin anti-tank missiles) 的年产量,这些公司正在努力生产更多产品。如果情况是这样,而且很可能是这样,那么美国必须提前在太平洋地区准备好这些库存,可能是存放在我们的盟友之间。”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