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7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批评特朗普关税 耶伦若任财长,美中经贸何去何从?


2016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在国会出席听证会 (美联社 2016年2月10日)

当选总统乔·拜登11月30日宣布提名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出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分析人士指出,耶伦如若上任,她所推动的经济政策将对美中经贸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专业性受两党认可,被称为“市场的朋友”

现年74岁的珍妮特·耶伦在美国的经济政策届颇具声望。她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出任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并于奥巴马政府时期先后担任美联储理事、副主席和主席。如果此次耶伦的财政部长提名最终获得确认,她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执掌过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央行、财政部这三大经济决策机构的人。

除了丰富的经济政策经验之外,耶伦还有着深厚的学术背景。1971年从耶鲁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她进入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副教授。1977年,她成为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主要研究国际货币改革。自1980年起,她开始了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长达20多年的执教生涯,如今是该校商学院的荣誉教授。

学界加政策界的复合背景使得耶伦具有扎实的经济学理论和实践功底,她的专业性在两党内都获得了相当的认可,分析人士认为耶伦的提名会较为轻松地获得参议院的确认。

除此之外,耶伦还被市场分析人士称为“市场的朋友”,虽然她并不是华尔街最希望的那种“彻底的自由市场主义者”,但她正统、可预测、温和的政策主张被广泛视作不会令市场感到紧张的“稳定因素”。

支持大规模财政刺激,耶伦将带来“弱美元”?

作为劳动力经济学者的耶伦一直非常关注就业和经济增长分配的问题。她曾是美联储的“鸽派”人物,也就是说,相比于控制通胀,她更看重刺激就业,因而主张在低通胀的环境下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她的这项关注偏好预计也会延续至财长任上——耶伦若出任财长,她将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挽救被新一轮新冠疫情挫伤的经济,而耶伦已经表达了通过扩大财政支出来刺激经济的意愿。

耶伦近期在多个场合表示,现在不是结束宽松的财政政策的好时机,而是应该施行“非同寻常的财政支持”。她认为,如果国会不同意加大财政支出以应对失业问题并维持小企业的运转,那么美国经济复苏将是暗淡和不平衡的。她说:“财政政策现在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我相信这是必要的。”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选择耶伦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她是预防政府过早撤出刺激政策方面的权威。拜登相信耶伦能更好地与国会合作,推动经济刺激法案的出台,并且能够牵头与央行和其他行政部门紧密合作,设计更多的支持性政策。

扩大财政支出势必意味着财政赤字的增加,面对这方面的担忧,耶伦今年7月在国会作证时说:“未来某一天,当疫情过去,经济恢复,我们必须要解决赤字的问题,让它处于控制之下。但我认为,现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

分析人士指出,扩张的财政政策导致财政赤字的上升,这会造成美元的疲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加里·克莱德·哈夫鲍尔(Gary Clyde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说,虽然耶伦不会公开支持“弱美元”,因为这种说法在政治上不受欢迎,但她会从贸易的角度找到美元走弱的合理性。

他对美国之音说:“从贸易的角度来说,弱美元有利于出口,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进口,这会降低贸易赤字,这在政治上是件好事。所以我认为,耶伦会从容面对美元走弱,她会说,这对美国经济而言不是个麻烦,反而有利于美国经济。”

耶伦将支持更为开放的美中贸易和投资?

除了扩张型财政政策带来美元汇率波动从而影响到美中贸易之外,耶伦作为财政部长还会对美中经贸关系带来更多更直接的影响。

首先,耶伦一贯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持批评立场,她曾多次表示,特朗普政府在美中贸易战期间施加的对华关税实际上是由美国消费者买单,并且会伤害美国的经济。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认为,虽然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贸易政策未必会被快速扭转,但耶伦在上任财长后会反对美中贸易紧张关系的进一步升级。

他对美国之音说:“会有一些人想要进一步提升贸易壁垒,我认为耶伦会反对这样做。”

哈夫鲍尔预计耶伦会主张美国重新加入如今被称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多边贸易协定,将其作为美中竞争的一部分。他还预计耶伦会反对进一步施加针对中国的金融限制——比如限制中国公司赴美上市或者限制美国的养老基金投资中国市场。

哈夫鲍尔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耶伦会成为支持开放经济和全球化的声音。她或许不会使用’全球化’这个词,因为这在现在是个不太受欢迎的词,但她会支持全球化的实质。”

耶伦将如何应对美中经贸关系的问题?

虽然对开放贸易和投资持更积极的态度,但耶伦也承认美中之间的经贸关系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今年2月两党政策中心举办的一个讨论会上,耶伦说:“我确实认为,美国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方面存在切实的问题,而且许多正当的关切肯定是摆在桌面上讨论的。”

在今年1月举行的亚洲金融论坛上,耶伦警告说,美中之间“更麻烦、更困难”的问题正在浮现。她提到的问题包括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美中在人工智能、超高速5G移动网络和其他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技术方面的竞争。

她说:“这些问题将很难处理,并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耶伦表示,如果美中两国不能在这些问题上找到共识基础,技术进步的步伐可能会减缓,新的商业应用的出现也会受到阻碍。她说:“在世界一个地方开发的技术需要而且可以应用到全世界,成为进一步技术创新的基础。失去这样的协同效应将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发展,我希望我们不要走到这一步。”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认为,这意味着耶伦在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对美中贸易——尤其是科技产品的贸易——以及对中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问题上,会将所谓“国家安全”的概念限制在“狭义”范畴内。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想耶伦会说,好,当我们在考虑哪些东西能从中国买,哪些东西能卖给中国,哪些技术不能跟中国交换这些问题时,让我们把’国家安全’考量缩小到跟我们的军事和中国的军事切实相关的范围内。这很重要,因为这能让其他各种消费产品自由贸易。”

除此之外,财政部的职权范围还包括是否要对中国企业和个人实施金融制裁。拜登的团队在竞选时曾表示会就北京侵犯人权和民主自由的行为对其施加新的制裁,身为财长的耶伦会将制裁限制在什么样的范围之内还有待观察。

另外一个不确定因素就在于耶伦是否会在财政部的半年报告中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耶伦目前并未在这个问题上明确表态,但她在2019年曾表示,要确定一个国家何时通过操纵汇率来获得贸易优势,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她说,汇率走弱可能只是宽松的经济政策的副产品。

曾担任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的耶伦具有直接的中国事务经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在美联储系统中负责与亚太地区的联系,其中最主要的调研对象就是中国。在2009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耶伦曾访问中国大陆和香港,之后她公开敦促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除此之外,耶伦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也跟中国等国家的财经部门多有往来,造就了她的国际外交经验,这也将有助于她在未来担任美国“首席财经大使”的职责。外界认为,拜登提名耶伦出任财政部长,也体现出其政府加强国际关系的愿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