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日本官媒播731部队纪录片中国高调反应


1983年6月日本角川书店出版的《恶魔的饱食》一书是现在日本能找到的最早揭露731部队真相的书籍

多个日本主流传媒连日报道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月15日在记者会上称赞日本官方电视台NHK(日本广播协会)日前播出的二战纪录片系列之一《731部队的真实-医学精英与人体实验》说:“我们赞赏日本国内有识之士揭露真相的勇气,希望日方认真倾听国内外的正义呼声,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切实尊重中国等亚洲受害国人民的感情。”一些日媒也报道中国传媒纷纷引用新华社发自东京的一篇长文来赞赏日本面对历史的勇气,新华社的报道称,“纪录片播出后,引起日本社会很大反响,残酷的真相刺痛了日本右翼势力的神经”等。

一名关注中国问题的NHK员工说:“这个纪录片播出后是有很大反响,但是在中国”。纪录片一播出,马上就在中国被人配上中文字幕,而且能在网上浏览。NHK制作很多有关中国的节目,其中广受在日中国留学生们和一些能设法看到的中国观众好评,深入描述中国社会问题的“激流中国”,不时遭到中国政府阻挠采访,令NHK报道中国举步艰难。这次中国官方、官媒高调赞赏,令不少研究中国的日本人相信,这可能是政治利用,也可能是反映了中国最新的对日友善方针。

定期回顾的节目

NHK8月13日晚播出今年二战纪录片系列之一的《731部队的真实-医学精英与人体实验》,是NHK每年8月必推出的历史纪录片系列之一,既有回顾和探索历史真相,也有反省战争之意。今年已播出的还有《颤栗的记录-英帕尔》等,预告还将播出的有《桦太地上战-战争终结后7日间的悲剧》等。

有关日军二战期间在中国哈尔滨驻扎731部队(原称关东军防疫给水本部)从事人体实验的历史,在日本早有定论,部分中学教科书里也有记载。社会上存在的些微争议与南京大屠杀人数和慰安妇是否被迫的问题存在的广泛争议不可相比。

日本既有的多本描述731部队的书籍中,以1983年作家森村诚一出版的《恶魔的饱食-日本细菌战部队的恐怖真相》最著名,虽然当时起,日本右翼就谴责该书是“捏造历史”,但该书当年就已登畅销榜,至今还不断增刷和更新,学术界也评价甚高。该书描述日本陆军731“恶魔部队”是由医生石井四郎率领的世界最大规模的细菌部队,集中了当时日本全国优秀医生和科学家,用约3千名俄罗斯人、朝鲜半岛人、中国人俘虏从事非人道的人体实验。该书被书评者形容是“填补了日本细菌战部队令人恐惧的真实历史空白,是一本痛切地告发极限状态下的狂妄集团及其元凶’战争‘的书籍”。

纪录片的新价值

这次纪录片有震撼效果,是因为日本观众首次听到731部队官兵们叙述真相的录音。NHK这次是在莫斯科找到了二战结束时,苏联(俄罗斯前身)在远东、位于中国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处以东的伯力(俄罗斯称哈巴罗夫斯克)审讯731部队官兵们的约20小时录音带和大量部队文字记录等,NHK还得到一名731部队里当年14岁的少年兵三角武首次露面作证。但观看这种节目的日本人一向不多,事后传媒主要还是因为中国反响大才报道了。

731部队不仅有军人,更主要的是由大量日本各地医学精英们指挥人体实验。纪录片里公开了当时日本各大学的教授参加731部队研究的名单,其中东京大学几名教授榜上有名。有的教授本来是被迫去的,但后来积极主导人体研究。这些医学精英们几乎都在日本战败前撤退回国,回国后他们都不承认罪行,有的后来还做了大学校长,有的至死坚称“没做过昧良心的事”。少数日本右翼人士以他们的话为由,指责731部队历史是”捏造“,但大部分有心探索731部队历史的日本人和舆论主流并不怀疑,包括NHK。纪录片中还有求证东京大学与731部队的关系一节,东大的答复是“大学作为一个团体没与731部队有关联”。

战争是万恶之源

80多岁的三角武承认,70多年来他就是对家人也不说、不想回顾。他也称731部队“集中了日本全国各地的权威”,而俘虏们则像牲口一样每几人被绑在一个木桩上,没姓名,只有号码供研究者取用。最后他说到二战战败前,731部队销毁证据、撤退,杀了最后剩下的俘虏们,他被指令向尸堆浇汽油、燃烧,然后再用化学药水溶化人骨时,嚎啕地哭诉:“战争让人都变得不是人啦,所以不要战争啊,一定不要战争啊!”

49分钟的纪录片中,NHK一再说“原来本性该是救人的医生为什么变成残酷杀人者?“纪录片后面解说是:二战中,日军在中国遭遇顽强抵抗,日军和日本国内传媒称中国人为‘匪贼’,有你死我活的强烈意识,战争令杀人也成了医生们的当然概念。

公开的审讯录音中,披露较具体审问的人体实验是有关冻伤和传播细菌。有队员作证说,零下20多度时,把俘虏送到雪地里吹风扇来研究多长时间手指冻掉或剩下骨头。审讯中也说明了如何传播细菌,包括在包子里注入细菌令妇女、儿童吃,然后放人回家传染,还在中国3次投下带菌跳蚤等的炸弹等证词。

据日本维基百科说明,731部队从事人体实验杀人约3千,细菌弹、化学武器杀人约数万。

复杂的战后意识

2006年至2010年中日共同研究历史的近代史分科会的日方成员、防卫研究所战史中心主任庄司润一郎指出,世人在说起二战与反省时,不时拿日本与德国比较,指日本加害意识稀薄。他指出,日本人虽承认加害,但直觉上受害感强烈,是与日本对二战的复杂意识、与当时背景有关。他说:“日本奇袭珍珠港,引来美军轰炸、最终遭遇原子弹攻击,成为世界唯一原子弹被害国;对苏联战争,也导致许多日本人被扣押在西伯利亚从事苦工,结果也差不多;在亚洲,日本对中国以南京事件为首的战争残酷形象很强,但在东南亚国家战争中,一般日本人看来也有参与抵抗英国、荷兰殖民统治,令当地独立的战争。对朝鲜和台湾,日本的殖民统治是帝国主义时代产物,与二战没直接关系。”

他还认为,战争责任的问题,德国当时的体制令归咎责任较简单,日本的责任大半在日军,特别是陆军,但又存在天皇制,归咎较复杂。他也承认,日本对中韩感情复杂,“十九世纪后,日本近代化成功,与中朝(朝鲜半岛)的邻国关系逆转,日本人既憧憬中国的文明,也对中朝有优越感。复杂意识生出了‘大东亚共荣’等对外扩张思维,尤其是在殖民统治朝鲜时期的日朝关系表现更为极端。而对中国,历史认识也不断变化。过去日本人憧憬中国土地辽阔、文化悠久,同文同种的意识在二战后一度令日本人广泛倾倒社会主义,到80年代中期之前还对中国有赎罪意识、敬佩中国的宽容大度。但近年日本随处可见‘蔑视’中国人和中国史的尖刻评论,同时又禁忌中国扩军、西藏、人权问题等。”

冷静与谦虚为轴

庄司认为,日本人应勇于表达真实的想法、否定错误的历史观、摆脱战败后的自卑心理,同时也要杜绝继承过去荣光、抹消耻辱历史的幼稚心态,对复杂的历史认识、尤其是作为加害者对中韩应冷静和谦虚地面对。

“冷静”与“谦虚”是近年日本对历史认识所持的基本立场,两天前在全国追悼二战死难者的仪式上,天皇明仁和首相安倍晋三致辞时都誓言“决不再发生第二次战争惨祸”,但也不触及“反省”与“道歉”的加害者立场,只强调任何时代都要“谦虚面对历史”。今年也是安倍内阁首次没有大臣战败日参拜靖国神社的一年,是反映冷静与谦虚,还是朝鲜局势紧张,不便与中韩纠纷,日本舆论猜测纷纷。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