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日中财务官员拟重启《货币互换协议》受注目


日本与中国第七轮财务对话本周五(8月31日)在北京进行。

日本与中国第七轮财务对话本周五(8月31日)在北京进行。日方由财务大臣兼副首相麻生太郎率团,财务省金融厅长官远藤俊英、金融国际审议官冰见野良三等官员和日本的央行-日本银行高管预定出席。中方由中国财长刘昆率领对口官员,对话预定讨论两国经济、金融形势和金融合作,其中讨论恢复缔结2013年失效的《货币互换协议》倍受日本内外注目。

对话预计将争取为上限额3万亿日元(约273亿美元)的新协议定下基本框架,作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计10月访中、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敲定的成果,借以象征两国改善关系。麻生本周二在记者会上说:“期待(这次对话)与首相访中的成果衔接得上。”此话令外界相信,这次日中财务对话就缔结《货币互换协议》达成基本框架共识已铺垫就绪。

货币信用

日中两国2002年曾缔结过融通额3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因2012年起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主权纠纷,2013年该协议没更新而失效。

《货币互换协议》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亚洲国家或地区率先重视与关系良好的国家缔结金融援助协议的方式之一,以求本身金融不安、货币信用不良时,能获某种强劲外币介入,以降低危机,当时美元是常被指定的融通货币,日本与中国2002年缔结的协议也是美元融通。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冲击全球金融,世界多国也随之谋求缔结金融援助协议。

伴随日元具备“三重保险”(日本持有经国际核准超过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日本与世界各强劲货币有无限融通的协定、日元本身长期安定和强劲),长期稳定的日元近年的国际金融地位上升。日本与美国、欧盟、英国、瑞士、加拿大、澳大利亚缔结的《货币交换协议》,都已分别是日元与各国或地区货币相互融通。除了澳大利亚外,日本与其他各国融通额都无上限。这种日元融通的《货币互换协议》,由日银与外国央行缔结。

作为援助亚洲国家金融措施,日本财务省还与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泰国也有上限额不等的《货币互换协议》,除了与印尼是美元融通外,其它都是日元或美元融通。

日本也曾与韩国缔结美元融通的《货币互换协议》,并在2008年韩元危机、2011年韩国金融危机时,先后向韩国融通20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2015年因慰安妇历史纠纷,日韩未更新协议而失效。

日中协议

日中关系去年开始改善后,两国讨论金融合作,恢复缔结《货币交换协议》是一大议题。今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日前,日本时事通信社已报道了日中准备缔结新协议的框架内容,称两国央行已开始协调。一周后,李克强与安倍会谈达成的协议中,包括了缔结《货币交换协议》的共识。

人民币不是国际流通货币,虽然中国曾提出国际化目标,但为防资金外流,2015年搁置计划、今年更出台新规收紧,目标渺茫。加上中国金融运作不透明、中国经济、政治也存在各种风险,人民币被国际视为高风险“软货”。

日本内外都广泛把日中《货币互换协定》视为日本单向援助中国,日元与人民币融通,意味着中国如有金融、货币危机,日本提供日元援助,中国用人民币偿还。

日中关系因政治纠纷长期不安定,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印象也持续恶化近30年,现在东中国海还是两国争夺主权、每天船舰对峙的局面。中国也不顾与日本的协议,坚持单方面开采东中国海天然气,且罔顾日本再三抗议。另有8名日本人被中国以间谍罪逮捕并非公开审判等。

领导人似乎改善了关系,但一般国民感觉不到实质,民间舆论广泛反对新协议、反对人民币融通,网民纷纷谴责新协议构想。经济评论员深田萌绘在推特上说:“中国正被美国制裁逼得走投无路,为什么这时要援助中国?帮助中国,再被侵犯主权,好玩吗?真不明白”。有跟帖说:“美国正对中国发动经济战,日本此时去援助中国会削弱美国的努力,中国至今推进着侵犯日本的计划,帮助这种国家,作为日本国民有厌恶感”。

金融陷阱

日本政府不时透过传媒释放空气,包括中国金融危机必会波及全球,所以该援助,美国也乐见中国金融安定;此举有利日元进一步提升国际地位;直接融通可降低成本;日企欢迎等等。

但日本金融界一般的看法是,只有投资中国的日企欢迎是真的,因为中国发生金融危机或其它管控,投资中国的日企可能收集不到人民币,如果人民币融通,日银就可提供人民币给各民间银行,令日企可从日本获得人民币。

但金融分析师落合诚指出,日本也不全是为了援助中国金融,日本也有难言之苦。这就是三菱UFJ银行与瑞穗银行发行的人民币计价债券正令这两大日本银行落入了中国金融和人民币陷阱。他说:“两大银行存款总额合计高达250万亿日元(约2.3万亿美元),如果这两大银行陷入混乱,储蓄者势必恐慌,引起社会动荡。所以日银不得不防万一出现上述状况,就必须救济。”

熊猫债券

尽管日本金融界不乏谨慎为重的意见,但基于伞下日企需求的市场,与中国关系良好、在中国有37家分行的三菱UFJ银行和积极在中国扩大业务的瑞穗银行今年1月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俗称“熊猫债券”,这是日本首次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三菱UFJ发行3年期和5年期,总额22亿人民币(约3.2亿美元);瑞穗银行发行3年期5亿人民币(约7300万美元)。

当然各界也有支持“熊猫债券”、支持人民币融通的意见,这些意见主要是基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行“美国第一主义”,主张“日本第一主义”,认为美国既然无情,日本便可无义,经济上特朗普的美国已靠不住,而中国至少暂时不利与日本作对,日本有利可图就不应消极,该谋求更有效、更便捷地在中国市场运作。而且安倍因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深感失望,表明了与中国经济合作,所以走中国市场也符合国策。

日本有多个消息称,美中贸易战背景下,中国虽然嘴硬,但行动上正加强与周边国家关系来回避孤立。对日本,中国更是积极地谋求与日本经济、金融合作,并持续着美国对日中提升贸易关税以来,中国离间日美关系的战略。这次讨论缔结《货币交换协议》,就是因中国推动,正快速地接近目标。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