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日外长舌战引发日本热议河野外相外交亮剑


日本新外相河野太郎2012年出版的书《超日本宣言 我的政权构想》展示“只有做了总理才能改变”的政策

日本《产经新闻》和《读卖新闻》两大报纸周三(8月9日)都以社论形式提升议论外相河野太郎与中国外长王毅周一在菲律宾的舌战。《产经新闻》说:“王毅指责河野‘感觉你是在执行美国下达的任务’,对一国外交负责人,这是失礼,而河野答复‘中国作为大国有必要带有大国举止’,河野对王氏的非礼发言拿出毅然态度,这一点要加分。南中国海问题上,今后日本让一步的必要都没有。”社论说,对南中国海大半主权,去年海牙国际法庭已有定论,日美和东盟国家批评中国是当然的事,王毅一边对菲律宾怀柔,一边以取消外长会谈来继续打压越南,是中国露骨地分裂东盟,结果令东盟外长会议的《联合声明》对南中国海问题的表现停滞在“留意到部分忧虑”的水平。社论最后说,南中国海对哪国都是重要的贸易通道,必须是自由海洋,为阻止中国非法军事据点化,希望有关各国再认识贯彻正当主张的重要性。

《读卖新闻》的社论说,河野外相的外交亮相可说是贯穿了安全运行的坚实外交,“河野反驳王毅的发言是显示他对中国试图用力量改变现状的忧虑,是正确的。对中国独善自国的行动,应不断清晰点明,日中关系重要的是宏观地来谋求整体改善。社论说“中韩两国看来都基于河野的父亲河野洋平是鸽派,且是发表慰安妇问题《河野谈话》的当事人,所以过分期待河野外相,而河野沿袭安倍内阁的基本方针的发言是适当的。”

父亲的阴影

包括主流传媒在内,日本连日议论中日外长菲律宾针锋相对的会谈内容周三还蔓延到韩国,韩国大报《韩民族日报》(The Hankyoreh)周三以“日本的河野外相苦于父亲的知名度”为题,报道中日外长会谈中,王毅对河野说:“你的父亲是有正义感的政治家,听说你出任外相,很多人都抱有期待。但今天听了你的发言,坦率地说很失望。你的发言内容让人感到完全是执行美国向你下达的任务。”《韩民族日报》说,王毅一边拿河野与其父比较,一边指责河野,是因为河野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构筑军事据点的发言,结果是性格刚直的河野以‘中国作为大国有必要拿出大国举止’来对抗。”《韩民族日报》还说明河野外相是“具备国际感的人,但通过在外交舞台上留下很大足迹的父亲,他受到更大注目。”

不仅国际外交,日本国内也一样因为河野洋平亲中韩的记录,密切注视着河野外相的外交立场。不少舆论在8月3日首相安倍晋三任命河野出任外相时,便表示了不安与质疑观点。

公开的舌战

王毅与河野周一会谈当晚,日本各大电视台都播出了会谈公开部分的录像,最集中的片段是王毅说:“今天是你第一次在国际场合亮相,也是第一次在东亚峰会上发言,但是听了你的发言,坦率地说很失望”,河野则答复:“希望中国作为大国拿出大国举止”。

当时日本官方电视台NHK播出的录像最详尽,只见王毅一边摆手势一边讽刺河野在东盟外长大会上的发言,而河野的答复是:我刚上任,坦率地说我被任命外相这一职务是持着半喜半忧的心情,日中关系现在很困难,希望中国拿出大国举止。

周二日本各大报把中日外长会谈放在版面显著位置,《读卖新闻》的标题是:“王外长讽刺河野氏‘尊重你父亲的意见’”、《朝日新闻》的标题是:“王外长对河野说了父亲后称‘对你的发言失望了’”、《日本经济新闻》标题是:“日中外相围绕南中国海问题针锋相对”等等。

各大网络的标题则不那么客气,多数是“好消息!!!日中外相会谈 中国失望了”、“河野外相踹了自行期待的中韩”、“河野股飙升!!日中外长吵架”等,网民也是“说得好!谁都看得出河野赢了”、“有那样的父亲作反面教师,才有河野外相的觉悟发言”、“本来还担心河野太郎跟他父亲一样,现在放心了”、“河野外相亮相满分”等为主的喝彩。

异类的仕途

8月4日首次进入外务省履新的河野太郎,还没温热外相办公室,就去菲律宾出席东盟外长会议,被日本内外视为他实际上是在东盟外长会议上首次向国内外亮相。

54岁的河野太郎是自民党政治世家第三代,除了父亲,祖父河野一郎出任过农林大臣、叔祖父河野谦三出任过参议院议长。河野太郎就读日本庆应大学三年级时留学美国,先在波士顿和康乃狄克州,一年后进入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国际学院专攻比较政治学,期间他又作为庆应大学交换留学生留学波兰。1983年他回到华盛顿一边作总统大选义工和众议院议员办公室实习生,一边继续读乔治城大学学业,1985年毕业。回国后他就职民间企业,1986年日本开始小选区比例代表选举制,他首次参选国会众议院议员,当选后经过落选等波折,至今共当选7次,2015年出任过安倍内阁国家公安委员长。

河野太郎跟父亲一样,也是自民党内的鸽派,2002年他捐肝挽救乙型肝炎病入膏肓的父亲曾成为社会话题,他不时上电视评论政治,也给人刚正不阿的印象,他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但最激进的还是反对安倍核电政策。

负面的资产

对安倍8月3日改造内阁任命河野出任外相,一些评论指出,安倍利用河野父亲亲中韩的关系,让河野太郎去改善棘手的对中韩外交,而河野英语流畅,出任外相已有公开理由。

河野的父亲1993年出任内阁官房长官期间发表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希望解决日韩慰安妇历史纠纷,他也是中国江泽民政权到胡锦涛政权时期的座上客。2002年换肝恢复健康后,他还出任国会议长。但2014年8月《朝日新闻》承认提供给内阁作证据的日军绑架韩国妇女从事慰安妇的人证是伪证,令《河野谈话》的根据崩溃,河野洋平遭到巨大舆论谴责,加上高龄,便淡出政坛。

河野太郎在菲律宾亮相始终遇到父亲留下的政治影响,除了韩国外长康京和和王毅先后表示欢迎和期待,文莱、俄罗斯等其他国家外长们也纷纷在与河野太郎会谈中提他父亲,河野外相也公开说“应该感谢(父亲),希望把这些作为资产来运用”。

但日本舆论广泛指出这些是河野外相的负资产,河野先与康京和会谈中澄清“希望韩国履行日韩已达成的慰安妇问题协议”,表明他反对韩国主张重新讨论慰安妇问题。接着他在东盟外长大会上发言,强调支持美国巡航南中国海,后来被王毅指责。中日外长会谈中,河野还提起东中国海问题和中国逮捕几名日本人的两国纠纷,要求中国解决。会谈后,河野对日本记者描述他在父亲留下的影响中与王毅的会谈是“正面负面都有,只选择负面就没什么可谈”。

亮相伴亮剑

包括《朝日新闻》在内,不少日本舆论指出,河野外相在菲律宾向国内外亮相时,实际上是与父亲的负遗产划清界限,一些日本舆论称,河野堵住质疑他的日本舆论,显示了政治智慧。越南外长范平明周二与河野会谈时,也赞扬河野对王毅说的话是“令南中国海问题谈判的进展出现契机”。

外务省透露评价说:“刚上任就要登外交大舞台,他能那样应对王毅的攻击相当了不起,其他双边会谈也都合格。当然他还欠缺一些基本常识,例如与王毅握手时他鞠了躬,结果中国传媒就拿那个瞬间作文章说王毅赢了,河野与蒂勒森(美国国务卿)会谈说英语,也引起怨言。”

日本共同社前《中国观察》周刊总编辑坂井臣之助指出,河野太郎尽管不是安倍盟友,但他既然进入安倍内阁,就只能执行安倍政权的立场,而且作为政客也只有顺从日本舆论趋势。坂井说:“反过来,王毅也让日本很失望。王毅是中国外交界里不多的知日派,出任过驻日大使,他出任外长时,日本也期待过中国对日外交能体现更多理解日本的方针,但至今王毅没有为改善中日关系做过什么,王毅有难处,但他该比谁都更理解河野的处境,外交很敏感,许多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王毅是弄巧成拙,逼得河野翻脸。”

中国前总理周恩来说过,外交就是要经常替对方考虑,要韬光养晦、知己知彼才能赢。王毅与河野的会谈,从结果来看王毅并没收到他想要的结果,倒是河野亮相中亮剑,闪了内外眼。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