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52 2024年2月25日 星期日

日印陆上实战训练首次在日本登场 专家:全方位合作对抗中国


印度空军战斗机在日本 Hirakuri 空军基地受到欢迎(2023年1月10日)。
印度空军战斗机在日本 Hirakuri 空军基地受到欢迎(2023年1月10日)。

日本陆上自卫队(JGSDF)与印度陆军从2月17日开始为期半个月的联合实战训练,这是两国首次于日本国内展开联合实战训练。专家认为,印度基于印中边境问题备受中国威胁,必须加深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成员的安全合作,但是日印均未改变其对中政策。


中国威胁日印之模式相同

日本陆上自卫队与印度陆军从2月17日至3月2日开展名为“达摩卫士”(Dharma Guardian)的联合实战训练,这是两国首次于日本国内展开联合实战训练。

日印两国此前就曾进行过包含“达摩卫士”陆上军演、“JIMEX”海上军演和“马拉巴尔”(Malabar)海上军演等多系列共同演习,其中“达摩卫士”前3次的演习都在印度举行。日本航空自卫队(JASDF)也在今年1月与印度空军展开两国首次战机联合训练,名为“英勇卫士23”(Veer Guardian-23)的演习。

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谢钢(照片提供: 谢钢)
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谢钢(照片提供: 谢钢)

中国问题专家、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研究学院院长谢钢(Srikanth Kondapalli)透过邮件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领导人对于领土的野心越来越大,其“核心利益”也开始任意扩张,在印太地区侵略他国边境的行为造成各国的不安,特别是印度和日本首当其冲。

谢钢指出,最近几年来中国每年在尖阁诸岛的军事越界次数已超过 600次,而每年在印中边境的军事越界次数则超过400次,过去三年之中,中国更是全面动员起来对付印度,目前正企图强行占领印中存在争议的土地。

谢钢表示,自2016年7月国际仲裁法院就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作出裁决后,中国无视法治,直接威胁到印度洋和太平洋海上交通通道的稳定。而日本近70%的能源进口和印度约55%的贸易都依赖南中国海的运输,所以尽管印度和日本还是会保持与中国继续接触,中国的破坏行为已引起印日的高度警觉,日印双方都决定强化全方位的军事交流,期待更高的战略提升。

谢钢认为,最近印度面临基于主权、技术或非传统安全方面的外在干扰情形愈发严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也给印度所在的区域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为了全面应对印太地区的任何安全上的干扰,日本和印度正在积极拓展陆、海、空的全面联合演习,希望增加彼此在互操作性、理解、预测等方面的经验。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Satoru Nagao) 表示,长期观察可以发现,中国对日本和印度的领土威胁行动有同时升级的现象。中国的海警船从2012年开始进入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邻近海域的次数暴增,此后趋于平稳,2019年又再增加,这与中国入侵中印边境的频率与强度相同,这是日本与印度决定全方位强化安全合作的原因。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长尾贤对美国之音说:“日本与印度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其实美国也一样。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的美印联合演习以海洋为重点,现在延伸到空军与陆军,而且越来越常在印中边境举行。日印方面则是由以往的海上、空中合作延伸到日本领土以及陆上合作,目的是让中国必须面临分散投注在日中海域和印中边界的军事资源,加上中国也无法避免继续在台海局势上投注资源,Quad就能达到分散中国资源的策略。”

印度危机感加深 积极联合演习深化与Quad合作

对于日本与印度近期积极地强化各方面的联合演习,分析人士认为,主要目的是对抗中国在印太地区不断扩大的军事威胁,这将使印太战略产生变化。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认为,日本与印度近期积极地提升联合演习,特别是今年1月“英勇卫士23”与2月的“达摩卫士”军演,主要原因是在四方安全对话(Quad)之间,印度受到中国的威胁最大,逐渐意识到与区域伙伴强化安全合作的必要性。他指出,印度一名部长2月15日表示,未来几年将扩大边境警察部队,显示印中边境问题是印度的心头大患。

他说:“在Quad四个成员国里面,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与中国并没有接壤。中国要在Quad 成员国里面一个一个下手的话,从海外发动攻击并没那么容易,相较之下与中国接壤的印度是最有可能先被中国攻击的目标。此外,日美、美澳是缔结正式条约的同盟国,合作历史很悠久,可以说是铁板一块。印度在这个团体是新的成员,也不是美国的同盟国,若是中国要一次一个地瓦解Quad,第一个目标自然也会是印度。”

长尾贤表示,基于印度与美国的合作关系较日美、美澳薄弱,中国认为如果攻击印度,Quad其他三国未必会来帮助印度。他指出,虽然中国也一直对印度传递“支持Quad根本没用,美日澳不会在关键时刻援助印度”的讯息,但印度显然选择深化与Quad的安全合作,无疑会对印太战略产生具体的影响。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资深研究员张竞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由于日本自卫队与印度军方已经透过多项军事交流与联合军事演习,建构出相当程度之相互认识与具体经验,因此就军事协同行动来说,双方确实会获得正面加分作用。但是就首度在日本境内实施联合演训活动,对于日印双方各自所抱持之印太战略实质内容来说,恐怕很难产生任何具体影响。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照片提供: 张竞)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照片提供: 张竞)

张竞说:“日本曾经数度透过外务省蓝皮书以及专门刊印以‘自由与开放之印太︐(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为题,强调其为日本外交政策策略,但其内容却未将与印度军事交流与协同作战列为重点。而印度政府则是从未针对印太战略理念,提出过任何政策说明文件;因此双方联合军事演习显然难以具体牵动任何印太战略基本立场。”

张竞认为,原则上此种跨国性联合军事演习都是军事与外交重要绩效,更因恐怖主义活动被国际社会视为共同敌人,所以日印针对反击恐怖主义进行联合军事操演对于两国国际形象来说自然就有加分作用,就打形象牌争取国际声誉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但是并不代表日本或印度目前的对外政策有明显的改变。

他说:“就日本与印度双方政府各自所抱持对中政策来看,操演课目与两国分别与中国大陆之领土争议来说,完全与特定的岛屿攻防、高山或海上作战扯不上边,同时双方在联合军事操演之前,还公开重申‘不针对任何特定对象,亦无意威胁第三方︐,足以证明东京与新德里刻意避免引起他方负面的反应,因此应不至于影响各自之对中政策。”

联合演习或有利于熟悉对方军备

在本次的联合演习中,日本陆上自卫队派驻扎在兵库县伊丹驻地的第36普通科连队参加训练,印度陆军则派出反恐部队参加。训练内容设定城市遭到袭击的巷战,将调派直升机部队并训练对爆炸物的处理。演习中,印度陆军将操纵日本陆上自卫队铁拳反坦克火箭筒,乘坐日本运输伤员的无人侦察车。

在一个月前,日本与印度自1月16日起于东京东北部的百里空军基地进行两国首次的战机联合训练,这项名为“英勇卫士23”的演习为期11天。自卫队派出4架F-2及4架F-15多用途战机参与,印度派出4架苏-30 MKI战机、2架C-17运输机、一架IL-78空中加油机和约50名人员参与。苏-30MKI战机将挂载最新型超音速巡弋飞弹,射程可达中国内陆。

自卫队声明表示,联合军演目的是“加强空军之间防卫合作及提高自卫队的战术技能”。印度称演习包括针对各种复杂环境下的空战任务训练,并为提高两国空军的协同作战能力铺路。
分析人士认为,日印两国频繁且全方位的联演有利于双方相互熟悉俄制与美制的军备。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表示,以1月的日本空中自卫队和印度空军联演为例,印度的战斗机与中国和俄罗斯的一样,都是苏-30 MKI战机,确实可以让日本训练如何对付中俄战机。另一方面,日本所使用的美制战机,能帮助印度了解如何应对来自巴基斯坦的攻击。

他说:“日本空中自卫队派出4架F-2的原型就是美制的F-16战机,而巴基斯坦使用的就是F-16战机,那么印度与日本的F-2战机共同演习的时候就能获得对抗巴基斯坦F-16战机的具体经验。尤其是印度这次派出反恐部队参加演习,巴基斯坦近年来持续以频繁的恐怖攻击企图削弱印度的国力,与日本的F-12战机共同演习,对印度来说绝对具有实质意义。”

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研究学院院长谢钢表示,尽管西方国家向巴基斯坦输出军备,印度也从俄罗斯进口了价值超过600亿美元的军备,但任何买卖双方都明白,此类系统的核心技术不得与他人共享,这也包括日本在内,所以联合演习对于熟悉双方军备重要细节无关。谢钢认为,印度不会向日方提供任何有关苏-30 MKI战机的信息,所以这些联演旨在增强互操作性。他指出,日本和印度的武装部队都很专业,演习的重点在于规划情景以应对该地区的混乱,并非以军备为主。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资深研究员张竞认为,日印虽然是军事交流的老伙伴,但是藉由近期的联合演习提升水平与扩展空间,未见得能够乐观期待。

他说:“由于日本与印度双方政府并未建构同盟作战体系,亦无共同军事准则与标准作业程序,这次的演习在低层次基本军事战斗技能与战术作为应可透过相互切磋获取心得,但对高阶参谋计划作为与军政体系战略指导作业来说,恐怕双方都难有任何具体意义。”

张竞表示,纵使如此,在联合演习的过程中让印度军方接触日本自卫队所用装备获得启发,可让日本军备生产体系获得有限营销商机,而且与联合演习所共同举办的交流研讨活动可提供双方增进理解的机会,这对于日印双方亦有间接收获。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