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日本防卫省首个通讯卫星强化安倍海洋战略


防卫省提供的资料中,说明迄今为止防卫省依靠民间发射的通讯卫星作军事用途的图解 (美国之音歌蓝拍摄)

日本防卫省第一个自己拥有、运用的通讯卫星“煌2号”本周顺利升空,准备在印度洋上的宇宙空间向日本陆、海、空自卫队提供高速和强大容量的通讯功能,应对外国军事行动、畅通海内外活动的自卫队联络等,加强首相安倍晋三对抗中国海洋行动的“海洋钻石安保战略”。

日本成功发射防卫省的首个通讯卫星“煌2号”,令防卫省首次有了自己管理和运用的强大通讯能力,告别迄今为止依靠民间发射的卫星来提供通讯功能的时代。防卫副大臣若宫健嗣在记者会上形容这一转变“对提升国家利益、推进与各国合作具备非常重要的定位”。 “煌2号”预定今年3月正式投入使用。

防卫省拒绝透露“煌2号”所在的高度和大小等,声称是军事机密。不过,负责发射卫星的火箭技术公司三菱重工防卫、宇宙领域部副部长阿部直彦解释,卫星在预定高度脱离这次发射的H2A第32座火箭并进入预定轨道,获得成功。

防卫省名叫“煌”的通讯卫星系列是采用能抵抗干扰的X波段,目前还有两个“煌1号”和“煌3号”分别预定明年和2020年发射,以求最终完成防卫省用自己的通讯卫星取代3个民间通讯卫星来构筑覆盖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通讯网络,一些日本舆论形容“这看来是为了促进安倍推进的抑制中国单方面海洋行动的‘海洋钻石安保战略’”。

民转军用过程

日本1969年成立《我国开发宇宙以及利用基本决议》,规定“向宇宙发射的物体以及发射用的火箭限于和平目的”,限制军事功能。1970年日本首次成功发射卫星,但不作为军事用途,军事讯息主要靠美国提供,自卫队之间通讯靠电话、传真等。

但1998年朝鲜发射自称是“光明星1号”卫星、日美韩称其为“大浦洞1号”的弹道导弹后,日本战后的主要执政党-自民党内升高了日本必须拥有自己的侦察卫星(间谍卫星)主张,在野各党也有赞成意见。

同年11月日本决定制造侦察卫星、12月日本内阁正式决定使用。内阁当时规定侦察卫星“目的是确保我国安全、对重大灾害采取应对的收集讯息目的”。但伴随朝鲜威胁上升,2008年日本成立《宇宙基本法》,决定“摆脱非军事用途限制、容许持有国际标准的非侵略目的、维护安全保障的宇宙开发”。

2009年日本开始着手研制,至今经过三代,有两个光学卫星和两个雷达卫星,以及各自一个备用卫星,共计6个侦察卫星,隶属内阁府情报调查室的内阁卫星情报中心拥有和管理。

提升国家利益

另一方面,日本1985年开放电气通讯事业,容许民间企业参与通讯卫星事业,同年日本成立了JSAT等3家民间卫星公司。1989年日本发射了第一个民间通讯卫星,主要用于电视、广播、通讯等目的。

在这次防卫省发射第一个属于自己的通讯卫星前,防卫省(前身为防卫厅)和陆海空自卫队是通过3个民间通讯卫星,代号“D号”、“C2号”、“B2号”获得军事通讯功能,但不仅“D号”和“B2号”设计寿命在2016年3月已到期,而且由于近年朝鲜和中国军事活动趋于频繁、日本卫星遭遇气候干扰和人为攻击,以及日本增加部署自卫队、扩大海外活动等,防卫省和自卫队的通讯容量供不应求并受影响,自卫队有时还依旧靠传真通讯。

2008年日本颁布《宇宙基本法》后,防卫省开始研发自己的、能抵抗干扰和攻击的强大通讯卫星“煌”,寿命设计约15年。原定去年7月在南非发射“煌1号”,但因运送途中天线损坏,取消了发射计划,经修理后预定明年3至9月期间发射。

防卫省的资料也用图片说明了未来用X波段卫星取代现有卫星、统筹陆海空自卫队通讯功能 (美国之音歌蓝拍摄)
防卫省的资料也用图片说明了未来用X波段卫星取代现有卫星、统筹陆海空自卫队通讯功能 (美国之音歌蓝拍摄)

对卫星“煌”的功能,防卫省装备厅形容与迄今为止的通讯卫星之分相当于“普通电话线与光纤电缆的悬殊”。这次升空的“煌2号”估计造价约2300亿日元(约20亿美元)。

推进对外合作

防卫省提供的2011年8月至2016年11月之间23份文件和记录,图文并茂地解释了放卫省为什么需要拥有自己的通讯卫星和构筑“煌”通讯网的想法等,公开了民间专家构成的研制机构讨论、企业参与研制投标的过程。

而“煌2号”在印度洋上空宇宙运行,突出了安倍政权正加强对印度洋的战略。时事通信社解说员、前《外交》月刊杂志总编辑铃木美胜说:“随着中国海军活动外洋化和在南中国海建立人工岛等改变传统国际秩序的行动扩大,为了对抗中国已确保在印度洋周边的缅甸、孟加拉、斯里兰卡、巴基斯坦舰船能停靠的‘珍珠项链’海洋战略和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构想路线,安倍2012年第二次执政以来,与非传统同盟国-印度迅速接近,尤其是印度总理莫迪上任后,不但经济上,而且安全保障上也积极靠拢。安倍的想法是如果把太平洋和印度洋连接起来,就会形成安倍期待的亚洲扩大、增加与民主价值观共有的大国力量来孕育开放、运作透明的海洋。”

不过铃木也指出安倍提出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构筑像钻石形状的“海洋安全保障战略”网,事实上正趋于脆弱。因为不但印度和澳大利亚的政权最重要目标都是培育国内产业、促进经济繁荣,所以与中国都保持密切关系,而且美国总统川普的政权现在的主要目标看来也一样,安倍2015年好不容易构筑起的战略框架,正处于风雨飘摇危机。

但对防卫省来说,发射自己的通讯卫星“煌”无论如何都推进了日本防卫通讯功能,加强了日本自卫队在海内外的联系手段和统筹调度能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你估计谁是下届中纪委书记兼国监委主任?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