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5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安倍举棋不定日朝关系该不该“抢闸”


日本外务省正在研究日朝峰会对日本内政、外交的利弊 - 歌蓝拍摄

韩朝峰会后,世界聚焦更具历史性意义的美朝峰会。作为美国的同盟并正感被隔离在朝鲜问题上的日本,接获有机会举行日朝峰会的讯息。是喜是忧?日本举棋不定。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星期天与美国总统川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电话会谈后对记者说,韩国总统文在寅向金正恩转达了他有关绑架问题以及日朝关系的想法。安倍说:“希望借美朝峰会之机,尽力地把这个问题向前推进。”

同一天,安倍也在首相官邸听了到访的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说明韩朝峰会的内容,他向韩国表示了谢意,双方还讨论了今后日韩合作应对朝鲜问题等。今年以来,安倍受到日本传媒、舆论、绑架受害者家属质疑,日本被隔在朝鲜问题之外。记者问到金正恩具体的讲话时,安倍表示:“不予说明详细情况。”

峰会条件争论

但几小时后,韩国总统府发言人宣布,文在寅对金正恩说:日本有意与朝鲜对话,希望在基于清算过去历史的基础上,日朝实现邦交正常化。金正恩回答“什么时候都准备与日本对话”。

韩国的公布突出了安倍正在自民党与外务省之间为日朝峰会条件争执而彷徨。早在韩朝峰会前的4月24日,外务省亚太局长金杉宪治出席自民党的外交部会,报告安倍4月17日至20日访美、与川普会谈的成果。说到日朝举行峰会的可能性时,金杉说了外务省立场是“如果举行日朝峰会的话,就必须谋求解决绑架问题,所以日方过分要求日朝峰会不好。”对此,自民党外交调查会长卫藤征士郎批评说:“这是什么话,完全没顾虑的必要!”另一名自民党参议员议员青山繁晴也说:“不过分要求的姿态是重蹈历史覆辙,希望美朝峰会后(外务省)尽快全力以赴提出要求。”

最终金杉以“如果我的发言有不适当之处,那我道歉”,暂时挡住了自民党议员指责的声浪,但外务省内“太积极就会让朝鲜看破”的意见高涨,而列席自民党外交部会的绑架受害者家属会代表饭塚繁雄也忧虑地说:“日朝峰会能不能具体地与绑架问题挂钩,令人担心。”

外务省有教训

外务省坚持优先解决绑架问题,原因之一是过去有教训。2001年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执政后,重用外务省前亚太局局长田中均推动日朝关系。到2001年底为止,田中与一名前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手下隐姓埋名、称作“X先生”的朝方代表秘密地接触近30次,终于实现2002年9月小泉突访平壤、与金正日会谈,金正日承认朝鲜绑架了日本人,随后5名被绑架的日本人质回到日本,田中立功匪浅,声名急升,升任了外务审议官(外务省排名第四的高官)。

但原来日朝接触计划是金正日承认绑架并容许人质回国,作为解决了绑架问题来换取日本战争赔偿并实现日朝建交,可是日本大部分绑架受害者亲人们因朝鲜不能提供符合DNA鉴定的骨灰,都不相信朝鲜称他们的亲人已死亡,坚持绑架问题没解决,传媒、舆论也这么认为。

而田中要按事先约定摸索日朝建交,就被日本绑架受害者家属、不少传媒、舆论指责他只顾日朝建交、轻视绑架问题,是“卖国贼”,2003年右翼组织“建国义勇军国贼征伐队”在田中家安装炸弹,时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评论却是“基于他的卖国行径,我想这是当然的”。舆论压力下,小泉的日朝建交目标也退缩,改口“为了和平解决绑架等问题,对话与压力都必要”。2005年田中黯然退职,转职民间。

与中建交教训

一名外务省官员说:“外务省的人都记得这个教训,达不到建交目标不要紧,但要优先解决绑架问题”。外务省还担心,如果不把解决绑架问题作峰会条件,朝鲜就轻易越过绑架问题,推进建交谈判,届时日本再要求解决绑架问题,朝鲜也不会理睬。

不过外务省可能还存在一个不想公开说的原因,那就是1972年中日建交、惹怒美国的教训。国际关系分析师北野幸伯认为,美朝关系目前出现戏剧性变化可能性的局面带给日本的冲击,与46年前美中准备建交令日本震惊的局面相似。

1971年前美国总统尼克松准备与中国建交时,没向日本透露。日本是在尼克松宣布他愿意接受中国访华邀请前15分钟才获悉美中关系的戏剧性变化,受到极大冲击的外务省匆忙着手研究改善日中关系。1972年2月尼克松访中,同年7月就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9月就访中并在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放弃战争赔偿等条件下,迅速与中国建交。

当时主导美中和解的美国总统助理(后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日本这一“抢闸”动作非常气愤,共同社2006年5月引用美国解密的公文报道,基辛格当时怒称:“日本是最坏的背叛者”。北野指出:“基辛格至今厌恶和蔑视日本,而且他现在还是川普的外交顾问,是提倡美中共治世界的‘G2’论者。”

北野认为,外务省可能担心现在如果日朝比美朝更快改善关系,照样会令美国政府不快、川普不快,“不仅可能令日美关系龟裂,还存在刺激中美巩固关系的危险性。”

对朝关系“抢闸”

不过北野也指出,这次美朝峰会与美中改善关系时不同,川普是自己作决定,总统助理、国务院事先都不知道,日本,中国、俄罗斯、韩国也都吓一跳,然后中国、俄罗斯、韩国都赶着“抢闸”,只有日本在烦恼“抢闸”好不好。他说:“现在与朝鲜对话是中俄主张无条件的‘对话派‘和日美主张有条件的‘压力派’意见分歧,‘压力派’要以朝鲜放弃核武器为对话条件。现在金正恩表示同意无核化,可说是压力派达到目的,日本该庆贺,接下去对话也很自然,如果日本只固执地停滞在‘压力’阶段,那么国际社会就会认定日本理亏,甚至怀疑日本只想对朝动武,那么日本会陷于孤立。”

北野认为,日本在朝鲜问题上成了“局外人”,自己有责任。尽管不能排除朝鲜再次行骗的可能性,但该争取的是让对话成为“不被骗的对话”。他指出,川普决定美朝峰会并没错,错的是日本害怕“抢闸”,期待美朝峰会去解决日本重视的绑架和朝鲜放弃中、短程弹道导弹的问题。

在自民党和外务省意见分歧中,安倍政权目前以外务省为中心研究日朝峰会对内政、外交的利弊影响。外务省释放的空气是“无论如何,现在只有文在寅说金正恩有意与日本对话,日本需要确认”、“先等文在寅访日出席日中韩峰会,听听他的详细说明再研究”等,支持率空前低迷的安倍也表现谨慎,显示希望先观望美朝峰会结果再作决定的想法。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