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6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日本展开导弹避难宣传 推动国民防空意识


日本政府正在向全民推广的防备朝鲜弹道导弹攻击的避难方法

日本内阁官房和政府消防厅联合制作包括30秒电子广告在内的宣传题为“有关弹道导弹落下时的行动”,通过动画、播音和文字向国民说明如果朝鲜向日本发射弹道导弹,约10分钟就可能抵达,“由于可能落下,国家将使用‘全国瞬间警报系统’(J-Alert)”,建议国民“第一迅速避难。第二收集正确、迅速的讯息,听从政府指挥来采取行动。”

周五(6月23日)开始在日本5大民间电视台、电台、Youtube、报章、网络等播放、刊登的该广告,宣传看到或听到政府发出的警报后,“沉着并马上采取的行动:如果在户外,尽可能地到坚固的建筑物或地下室避难,例如地下商店街、地铁站等;如身边没建筑物,躲到树荫下或贴身地面并保护头部;如在室内,离开窗户或躲入无窗房间避难。”

预定到7月9日为止约两周期间发出的该政府广告还指示如果弹道导弹落在附近,身处室外时,要用手帕掩住口、鼻,马上远离现场前往高密度的室内或顺风高处避难;处于室内时,要停止抽气扇、关窗门并填充窗门缝隙。广告还指定“国民保护”、“首相官邸”、“首相官邸灾害危机管理讯息中心推特”3个网站作为国民查询讯息的渠道,并可向内阁官房、消防厅、附近各地方政府咨询,“为了在受到武力攻击、恐怖行动等时保护自己”。

电子广告还同时提供了“国民保护警音”,供国民事先认识这种特殊音调的警报;书面广告则介绍了“全国瞬间警报系统”的标识。

事实上今年3月起,日本秋田、新泻等至少4个地方政府已实施过安倍内阁指导的防朝鲜弹道导弹的避难训练,其它地方政府正宣布或准备追随实施避难训练。

迎击系统

针对日本可能受到朝鲜导弹攻击,日本1998年开始筹划、2003年决定引进并与美国合作开发地对空、舰对空防御弹道导弹系统,不过日美的开发与朝鲜开发弹道导弹至今持续着此起彼落的技术竞赛。

日本政府向国民宣传避难行动,似乎是基于如果日本迎击朝鲜来袭弹道导弹失败的设想,制定的退一步措施,务求把国民可能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

本周三(6月21日),日本航空自卫队在首都圈、爱知、福冈、熊本4个地点实施了地对空导弹防御系统PAC3的机动训练,其中东京郊外埼玉县朝霞市的陆上自卫队基地里的训练对传媒公开,展示朝鲜发射攻击日本的导弹时,自卫队应对行动的一环。

这是2013年以来自卫队首次再次公开地对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PAC3的机动训练,航空自卫队第四高射队队长花田哲典说明:“我们是考虑希望通过公开训练,酿成国民安心、安全感。”

公开的训练包括了操作迎击发射台、远隔控制、通讯联络等部分,犹如朝鲜弹道导弹来袭,当然只是空弹。

日本2007年起开始部署PAC3部队,目前在全国17个航空自卫队基地有PAC3部队,每个部队持有两台PAC3系统,其中东京市谷防卫省内去年8月起,千叶县航空自卫队习志野部队的PAC3系统常设至今。

另一方面,由于朝鲜公开扬言攻击日本和驻日美军基地,日本防卫省和驻日美军正在研究基于日美首脑5月意大利会谈时达成了“采取具体行动提升日本防卫能力”的共识,今后日本自卫队PAC3部队与驻日美军联合训练PAC3的计划。

国民疑虑

不过去年以来,伴随朝鲜频繁试射弹道导弹并且显示技术上的飞跃,日本国民的不安上升,尤其在今年4月15日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诞辰105周年纪念日前后,朝鲜可能试射弹道导弹的预测令日本政府有关部门接获不少国民电话、网页也忽增“万一朝鲜弹道导弹落下该怎么办?”等不安咨询,6月13日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记者会上预告各地PAC3部队“即将轮流展开训练”,她也解释目的是“酿成国民安心感”。

周三公开训练后,日本记者纷纷提出的疑问也是“朝鲜发射弹道导弹后10分钟内日本来得及迎击吗?”、“什么局势下,日本迎击系统处于随时可迎击的常态呢?”等等。

周五《朝日新闻》仍怀疑“防卫省转换导弹防御透明化政策,但公开训练能消除国民不安吗?”

军事评论员小川和久批评政府的防范措施不能舒缓国民不安,他说:“朝鲜攻击日本的弹道导弹约8分钟就会来到,瞬间警报系统一般相信从朝鲜发射到发动警报需要4分钟,避难是分秒必争的事,现在的警报系统难道不是太误事吗?”,他也批评政府指导各地避难的训练计划和宣传,认为政府本该训练人口集中的大都市市民,因为朝鲜最可能攻击都市,而不是各县乡村。

日本网民纷纷表达对政府宣传避难目的的怀疑,网民广泛指出安倍今年2月以来被日本传媒先后揭发涉嫌权谊交易的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案后,被在野党和传媒追究,安倍政权支持率不断下跌,安倍政权推动国民防范朝鲜的意识,难免令人怀疑其意图是分散社会注意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