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5 2024年3月3日 星期日

日本或将加入美国芯片禁令 中国高阶芯片研发恐受重挫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新建造的一座纳米电子制造中心组装的半导体芯片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新建造的一座纳米电子制造中心组装的半导体芯片

世界贸易组织(WTO)12月15日证实,中国就美国的芯片出口限制提出申诉。但专家认为,美国打压中国芯片的阵营日益庞大,日本可能也将加入。不过,中国在高阶芯片技术上将受到禁令冲击,日本会面临操作美中战略下有限选项的挑战。

日本加入对中禁令有战略意义

世界贸易组织12月15日证实,中国就美国的芯片出口限制提出申诉,指控美方威胁到全球供应链稳定。对此,美方坚称,其出口限制符合国家安全的利益。

拜登政府今年10月初宣布对中国实施历年来最全面的芯片出口管制措施,并积极拉拢台湾、日本、荷兰、韩国一同加入抗中阵营。

《共同社》12月10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12月9日和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进行电话会谈时,已要求日本响应美国对中国的芯片管制措施。据悉,这是日美部长级官员间首度直接提出合作的要求。

《彭博社》12月12日报道,美国已经成功说服日本和荷兰,共同对中国半导体进行出口管制。据悉,日荷2国将在未来几周内宣布,实行美国10月份所祭出的部分芯片禁令,美日荷3国联盟可望全面封锁中国购买制造尖端芯片所需设备的能力。

前台湾教授协会科技组召集人许文辅博士(照片提供: 许文辅)
前台湾教授协会科技组召集人许文辅博士(照片提供: 许文辅)

前台湾教授协会科技组召集人、法国动力系统制造商SAFT市场顾问许文辅博士指出,从2021年至2023年之间,全球将兴建84座晶圆新厂,投资额高达5千亿美元,其中美国占有18座,中国占有20座,但中国的晶圆厂与美国等国所投资的20奈米以下高阶技术不同。

他告诉美国之音:“全世界的半导体晶圆厂的生产设备主要是来自三个国家,第一个是美国,第二个是荷兰,第三个是日本。目前从美国投下这个禁令,将他们国家的半导体设备禁止到中国,接着荷兰也跟进了,日本应该也是会跟进。所以即使中国的半导体厂将兴建20座,但是都属于毛利较低的成熟制程。比较先进的制程都是像在美国、台湾、日本、韩国这些地区。所以日本连手加入禁止先进制程设备输出到中国,有其极大的战略意义。”

国际经营管理专家、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认为,在国家的宏观层次来说,是主观愿望上的政治统率经济,例如在俄乌战争爆发后,欧盟的大部分国家为了跟随美国,为了政治正确,不得不牺牲经济,跟进对俄制裁。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照片提供: 立花聪)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照片提供: 立花聪)

立花聪对美国之音说:“日本半导体产业上已落后台湾和韩国,日本加入制裁,实际上在经济面受的损失并不大,所以不如顺水推舟,在政治上赢多一点得分,何乐而不为 ?同时美国也清楚这一点,美国也是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大,日本是美国西方阵营在东方的老大,所以是一定要加入制裁的,否则美国面子挂不住。”

立花聪表示,即使日本不加入这次的芯片制裁,也不会从中国拿到重要的好处,因此日本是不可能倒向中国而全面反美的。他认为,如果日本这次不加入芯片制裁,结果会是两面都不讨好,弄得里外不是人。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合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本加入制裁,代表的是由美国所领导的霸权贸易体系下对于美国制裁方针的支持。只要日本在这个产业链中具有一定的产业比例,就有它的重要性存在。

他说:“美日重新去布建日本在他半导体产业链中扮演的角色,与过去日本扮演比较不关键的角色之间,其实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如果外媒的信息正确的话,更重要的是美日荷在未来是不是共同封锁半导体供应链当中他所拥有的占比、或者是是否拥有关键的技术、或者是否具备机密的技术,来得更有关联,这才是日本加入制裁后具备重要性的关键评比的依据。”

日本的政策宣示或为对中谈判筹码

《共同社》12月10日报道指出,如果日本也对中国祭出类似的出口管制措施,势必引发北京强烈反弹,可能使日中的具体的政策合作难以实现。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合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照片提供: 卢信吉)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合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照片提供: 卢信吉)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合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表示,北京的强烈反弹必然在日本考虑是否愿意配合美国制裁方案的选项中,不可能单纯的论断日本在战略选择中靠向哪一方。在动态的国际贸易谈判中,日本甚至是可以透过当前的政策宣示,作为与下一方谈判的筹码。

卢信吉说:“整体而言,日本在单纯的国际贸易当中,他必然可以估算成本跟所得之间的这个损益比。但如何适当地操作在美中战略下面的选项,例如政策宣示上面偏向美国的制裁政策,但实际上透过其他补助或者是转投资政策的这种具体操作,以避免中方去苛责,更甚者在短期的贸易当中损失,进而换取更中长期的这个政治承诺,都是领导人跟领导团队在面对执政的政策以及国际体系压力下面必须要去思考的。”

卢信吉指出,倘若日中的政策合作难以实现,能够换取到的是与美国之间更紧密的合作关系,或将导致日本政府转向。

前台湾教授协会科技组召集人许文辅博士认为,日本政府基于政治因素与美国的共同研发计划,得罪中国是在所难免。

他说:“最大的原因是美国和日本两个国家即将进行下世代的半导体基础设备的联合合作研发,这个计划将使日本和美国合作展开两奈米制程的技术研发,这方面的经费据传可能高达三千五百亿日圆。这个部分是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或日本政府需要导向中美半导体竞赛的最主要原因。除了这部分之外,美国和日本也将有更多的外交、军事、甚至在政治上的结合,来因应这次日本加入美国、荷兰行列的防堵中国半导体产业更先进的计划之方向。”

许文辅指出,中国已经就美国发出的禁令向世界贸易组织所提出的申诉应该没有效果,因为美国发出该禁令是基于国安理由,日本必然也将国安问题置于日中经济合作之上。

国际经营管理专家立花聪博士表示,资本主义是利伯维尔场经济,所以政治要完全统率经济有一定的难度。中国是一党专政,所以“清零”政策能坚持许久,其他民主国家都不行,例如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后面有企业财界的压力,民主制度国家有选举,经济会反制政治。

他说:“美国现在做的是什么?是用‘看的见的手’去管‘看不见的手’,能不能管住?可能可以管住一部分,但管不住全部;可能可以管住短期,但管不住长期。我们常常说中国大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实世界到处都一样,政治要支配经济,如果那个是违反经济原理的,经济层面就会有反弹。”

立花聪指出,即使是中共,最后还是受不了经济压力而放弃了完全“清零”政策,那么美国的芯片管制能维持多久,就很难预料了。

日本专家怀疑禁令成效

英国《金融时报》12月10日报道,日本高级技术人员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芯片禁令并不会太有效。

据悉,日商索尼(Sony) 技术负责人北野宏明认为,美国的对华芯片制裁,只会短暂地影响中国对于芯片的采购,但不能抑制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增长势头。他更认为,美国的半导体产品和装置的出口限制,对中国并不能产生长期的影响。日本电气的总裁森田隆之也有同样的质疑,他认为,对华半导体的封锁或者会在短期内削弱中方的芯片研发能力,并阻止解放军轻易取得军用先进半导体。但亦只能做到短期的限制,长期很难持续规限中国的半导体发展。森田隆之表示,中国政府大力发展半导体,让中国的半导体企业越来越具有竞争力。

法国动力系统制造商SAFT市场顾问许文辅博士表示,中国为了发展其半导体产业,已经投入高达八千五百亿人民币的资金,确实成长率很可观,但因为高阶芯片研发需依赖国外进口,美国所发布的芯片禁令将重挫中国的半导体技术提升。

许文辅说:“的确,中国全力的基金投入也让中国的半导体从零成长到现在的三分之一,但是如果要往先进的制程走,一定要从美国、荷兰、日本这几个国家进口他们一些非常先进的设备。所以中国要在发展先进的制程上,的确面临到一个无法可以完成的挑战。即便是倾中国全国之力,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把这种设备发展出来。”

台湾中兴大学日韩总合研究中心执行长卢信吉认为,业界必须衡量的要素与政治外交领域显有不同,企业领导人投注风险于包含现在与未来的营利。与政治人物必须综观全局牵一发于政治生涯的切入点不尽相同。

他说:“业界面对竞争或有抢占、合并或者竞争等绝对利益的选项,但是从政府的角度來说,或许只有限制、比较或是竞争等相对利益的选项。因此,业界不能全然配合政府政策的案例时有所闻。反之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如何说服企业执行避免有违国家利益的政策,有赖的是道德规范与劝说、法律限制与执行,或者透過强制力介入等各种比例原则下的作为。”

惠里士日本咨询公司创办人立花聪博士认为,在资本主义体制下,国家对于企业的控制有限,企业对个人的控制也有限。他指出,俄乌战争纠结在能源产业,石油和天然气,这基本上是个人层次无法掌控的,企业想要完全掌控也有一定难度。但是半导体芯片完全不同,企业与个人能掌控的程度很大,只要中国提供优越的条件,技术外流在所难免,或许应该考虑改变立足点。

他说:“美国说‘你中国不能这样不按照游戏规则办事’;中国说‘这是你制定的游戏规则,我有我的一套游戏规则’。这就是问题的本质所在。所以,美中之争就是游戏规则制定权之争。美国西方是唯一可以制定游戏规则的,我们往往在这一个前提和框架内就事论事,但是现在问题的本质已经转移到另外一个层次了。如果我们稍微改变一下立足点,这样很多问题就有解了。”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