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24年3月4日 星期一

安倍之后日本在印太的责任与影响力受到关注


资料照:大连市内楼群中飘扬的中日国旗。(2012年12月31日)
资料照:大连市内楼群中飘扬的中日国旗。(2012年12月31日)

日本明年5月19日将在广岛主办七国集团(G7)高峰会。日本在国际间所扮演的角色,特别是未来在印太地区所承担的责任,受到各界的关注。有专家认为,岸田文雄首相必须展现与中国对抗的明确愿景,并在强化防卫的同时与中国对话,以避免冲突。

日本将在明年5月19至21日于广岛主办G7高峰会。此前日本在国防与外交上的国际活动非常密集。

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预计10月3日当周访问日本和韩国,正展开协调。预计阿奎利诺将与日韩两国政府高官、自卫队、军方相关人士举行会谈。

日本防卫相滨田靖一10月1日在美国夏威夷的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参加了与美国、澳大利亚的三国防长会谈。滨田介绍了日本有关修改外交安保长期指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的探讨情况。

日对中愿景明确才能维持印太影响力

日本在国际间所扮演的角色,特别是未来在印太地区所承担的责任,受到各界的关注。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

位于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Satoru Nagao)认为,虽然安倍不在了,但他在近几年为日本奠定的外交与国防方针不会有重大的转变,因为大环境没有转变,中国依然在东亚构成巨大的威胁。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本是G7中唯一的亚洲国家,欧美国家期待日本能担任与其他亚洲国家之间的桥梁。

美国《时代杂志》一篇文章指出,安倍改变了日本在世界的地位,直到最后都是日本政坛一言九鼎的人。

长尾贤说,由于俄乌战争爆发,亚洲国家的态度一分为二,大致上可分为日、韩、台、新加坡等对俄罗斯表示谴责的阵营,和不谴责俄罗斯的阵营。因此,日本必须担任协调的角色,而关于日本对中国所能发挥的作用,欧美国家的期待更高。

长尾贤说:“相较之下,(G7)对中国的态度比较一致,因为区域内的国家都感到中国的威胁日益扩大,多少有对抗需求,日本应该比较好居中协调。问题是在对抗中国时,需要有清楚明确的愿景。安倍首相当时抛出了明确的愿景,强调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产生了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如此,其他亚洲国家有明确的目标可循,对应比较容易。”

他表示,在安倍首相离世后,岸田政府固然将继承安倍所奠定的路线,但岸田是否能树立明确的愿景将是关键。如果目标模糊不清,日本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会骤减,欧美国家也会逐渐认为日本在国际间并不重要。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国葬9月27日举行,有210个国家及国际机构约700人参加,国内外出席者共计多达4300人。

安倍的国葬被视为首相岸田文雄以此场合展开的“吊唁外交”。岸田利此机会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会谈,两人共同谴责中共在台海的挑衅行为,更重申印太和平安全的重要性。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东京参加前首相安倍晋三国葬期间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晤。(2022年9月26日)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东京参加前首相安倍晋三国葬期间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晤。(2022年9月26日)

岸田文雄的外交活动,不仅在国内,也展现在国际舞台上,今年首次参加纽约联合国大会,并在9月20日发表演说时再次强烈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是动摇国际秩序。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表示,无论日本的首相是谁,日本都会继续作为美国在亚洲的平台。但是相较于中国国力的提升,其实美国的力量正在衰退,距离中国最近的日本的压力会变得很大。他指出,由于中国是一党专政,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或少数人身上,不像美国这种民主国家那么容易预测,因此日本并未选择向中国靠拢,美日同盟依然牢不可破,只是在执行方面会有些改变。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照片提供: 王彦麟)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照片提供: 王彦麟)

他对美国之音说:“既然美国的力量不若以往,不再是冷战结束后一国独强的时代了,日本有时会尝试走自己的路。安倍提出的印太战略就是从日本的立场影响美国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所以在美国力量无法兼顾的地方,日本会有自己的主张。例如今年日本提供给菲律宾海巡舰,应该是排水量两千多吨,是菲律宾排水量最大的船舰。”

王彦麟表示,日本今年之内将修订《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以及《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三大文件,日本政府已经宣布其中最重要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未来由国家主导,可以决定要对哪一个国家提供武器。岸田内阁就是以向菲律宾提供海巡舰的方式,让南中国海的抗中局势朝着对日本有利的方向推动。

在东南亚的角色更重要,但需个别击破

《共同社》10月1日报道,日本外相林芳正预计10月上旬访问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明年将是日本和东盟(ASEAN)开启交流50周年,预计在日本召开特别首脑会议。针对中国在区域造成的频繁扩张行动,林芳正还计划呼吁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而合作。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认为,美中虽然处于对抗状态,但并未发生军事冲突,因此包括东南亚诸国在内的许多印太地区的国家还能采取较为中立的立场。但是美中的对峙将持续上升,近期内这些国家势必要斟酌立场与作法,而日本将在其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他说:“从经济安全保障的观点来看,东南亚国家不得不靠向美日。如果美中对抗更激烈,对中贸易会受到许多限制,东南亚的对外经贸若过度依赖中国的供应链,例如在生产方面依赖中国的工厂、在销售方面依赖中国庞大的市场,将在此时受到严重的冲击。而对东南亚来说,美日所推行的经济安保不只是保障,也是一种机会。以前许多国际企业在中国设厂,在美中对峙白热化之下会考虑移转到东南亚,对东南亚反而有利。”

长尾贤表示,危机就是转机,日本将利用其在东南亚长达数十年的经验,发挥东南亚国家与欧美等国的协调功能。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表示,国际组织上的表决通常是一国一票,日本希望以外交拉拢更多国家站在同一阵营,因此过去对于非洲与东南亚国家确实有大量的资源投入,但现在日本的资源不如以往充足,在非洲的投资已逐渐使不上力了,而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与协调方式也有所改变。

他说:“日本在资源不够的情形下,只能像一团打结的线,一条一条的解开。虽然东盟是一个大的区块,但是处理问题上不能把它当作是一个区块,因为里面的国家有不同的特性。例如寮国(老挝)、柬埔寨与中国较为友好;菲律宾、越南和中国有领土纠纷。日本提供雷达、海巡舰给菲律宾,大概就是试图解开这一条线,如此针对个别国家的主张、特性,以及与日本有没有历史关系或交往,一条一条分别拆解。”

王彦麟指出,在外交资源有限的情形下,日本未来只能不断地调整外交战略,针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外交策略。

内政压力促使与中对话以避免冲突

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五十周年纪念,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和日中友好团体在东京都的宾馆举行了纪念招待会,岸田文雄获邀参加,但并未出席,仅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互致贺电。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认为,岸田的个性内敛,要判断他走和中路线或是对中强硬路线,并不容易。从岸田的外交人事布局看来,第二次内阁改组依然让被称为“亲中派”的林芳正留任外务大臣,是因为与中国保持对话也助于避免冲突,让岸田政府专注于内政。

他说:“其实最近这几个月来,日本持续在调整国防战略,包括讨论西南诸岛的军事部署,想强化防卫攻势,而且日本已经在考虑如果与中国发生战事可能是持久战,弹药与支持补给可能不够的问题。但是在外交上还是想与中国谈,因为要避免冲突。从内部看来,岸田面临了很多压力,例如社会问题、物价高涨、经济成长率,国民对其观感不好,支持率持续下降。在这个状况下,如果岸田一直把资源投注于国防与外交上,包括接下来要办G7峰会,前一阵子才主办奥运,又在联合国缴了很多钱,这样日本民众是否买账? 会不会心存不满? 岸田已经有这样的压力,我认为他是因此才会一边加强国防,一边(与中国)谈。”

在台湾问题上面,王彦麟认为,任何一个人担任日本首相都没有多少选择。他指出,如同波兰是俄乌战争中最紧张的国家,因为若俄罗斯并吞乌克兰,下一个受害的就是波兰。他说,如果台湾沦陷了,直接面对中国威胁的就是日本,所以岸田绝对会努力维持与台湾的合作空间。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长尾贤表示,印太地区的AUKUS 和 Quad等以美国为首的小型多边组织的对中方针已经很明确,无论日本首相由谁担任,印太战略都已经定调,问题是首相本身的想法会影响执行的效果。

他说:“近几年安倍首相虽然明确地将中国视为敌方,但态度很明确,对中国也很容易评估与对应;岸田首相的对中态度可能还不甚明朗,那么中国也很难判别与作出有效的对应。因此对中国来说,岸田首相虽然被称为自民党中的对中鸽派,却很矛盾地对于中国是一个不容易辨识与响应的对象。”

长尾贤指出,安倍的对中政策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力,包括台湾议题,接下来的问题是日本能否继续握有相当程度的主导权。岸田首相如果对中与对台政策令人猜不透,最后只能完全跟随美国,那么台湾议题就要完全听从美国,日本将失去话语权。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