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2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专访印度学者电影人:中印联系源远流长


自古中国与南亚、中东和非洲之间的联系中,印度喀拉拉邦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这里有繁荣的贸易,来自中东的骏马要经停喀拉拉邦再运往中国。明朝永乐皇帝曾赐石碑予科钦和科德科泽人民。中印之间渊源深厚。中国人与喀拉拉邦人有怎样的联系?喀拉拉邦人有没有去过中国?这促使柯渡洲开始为期两年多的探索,寻找从喀拉拉邦迁移到中国的家庭。他们怎么样?现在他们在哪里?

卡拉:在大多数人眼里,你是国际关系学者、大学教授,现在你成了一名电影人,你是如何做到这种转变的?

柯渡洲:电影制作的部分是我自学的。我就在大学的停车场上练习使用摄像机。整个过程就是这么开始的。对我来说,自学电影制作的技术和制作过程是一个挑战。当然,这项学术研究还在进行。我很快会开始写和这个题材相关的论文。我认为先把它做成电影很重要,因为电影比学术论文的受众面更广。当然,学术论文也有它的趣味和价值,但我想把电影带给中国和印度的学生,带给那些对两国深厚交往的历史一无所知的学生。

卡拉:我同意你说的,将这些想法拍成一部电影是个很好的主意。但拍一部电影, 一部纪录片,本身就是件困难的事。一个外国人在中国拍纪录片,我猜只会更难吧。

柯渡洲:是的。但在我完成了调查研究之后,再拍纪录片就容易一些了。我作为大学的全职教员,不可能有时间和资源一直往中国跑,所以我必须确保每次来中国参加讲座或其他活动,都利用活动之前和之后的几天时间,来完成我的调研工作。

卡拉:你告诉我你自己就是喀拉拉邦人。给我们描绘一下,如果现在走在喀拉拉邦的大街小巷,我们能看到些什么?能看到曾经的中印交流留下的痕迹吗?

柯渡洲:很不幸,如今很多喀拉拉邦与中国交往留下的历史都不复存在了。永乐皇帝石碑从未被找到。
在我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民间轶事。传说今天科钦市还在用的渔网就来自中国。是由云南人在一次航海途中带来的。渔网现在还在。还有来自各个朝代的硬币,从宋、元、明,一直到清朝。这些硬币曾经用来绑手稿。那些古老的手稿就是用这些硬币绑起来的。但没人知道这些硬币的价值。可能连保存这些硬币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这是一座历史的宝藏。这些事促使我拍了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最重要的发现,是喀拉拉邦与中国之间宗族血脉的连接。每一天我都感叹不已。我很幸运,能找到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家有家谱。他们记录了家族的历史,这证实了他们的祖先来自喀拉拉邦。
作为一个喀拉拉邦人,我能见到来自家乡的人,这很有趣。我们是老乡。他们第一次见到来自喀拉拉邦的人,也非常激动。找到我一直在研究的对象,这非常有趣,令人兴奋。

卡拉:我记得你的纪录片里有一个情景,你站在长城上,胳膊肘靠着砖墙,你看起来像在叹气。当时你在想什么?

柯渡洲:一个原因是,走到顶端的一路非常累,可能叹气是因为太累了。在某种程度上,我也在思考。还好你问了这个问题。我在想拍这部电影一路的长途跋涉。需要很多精力、时间、努力,还要和家人分离。当时我已经完成了很多工作,站在长城上,那是一个有点感性的时刻。然而我也感到自己很渺小,因为我想起了在我之前中国人完成的旅途。他们不止到了喀拉拉邦,还去过中东、非洲。我感到,也许和他们的旅程相比,我的旅程还是很渺小。

卡拉:你的旅程有多长?

柯渡洲:按距离算的话,有两万公里。

卡拉:你去过几个城市?

柯渡洲:在中国,我去了北京、上海、贵州省、广西自治区,还有江苏省。

卡拉:你的纪录片中有一幕,你在敲门。那是你找到的来自古里的家庭吗?

柯渡洲:是的。这是广西的马家。他们家族第一个从喀拉拉邦来的人叫“马利克”。我猜“马利克”这个名字是Maaliq或是Maaliqi的变体,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家族姓马。现在马家已经延续到第14代了,我采访了他们。他们非常年迈,身体也不太好,但他们非常坚强,非常友好。他们见到来自他们老家的人,非常激动。我跟你提过,马先生的夫人告诉我,下次去中国不要住酒店,要住在他们家,因为我们是老乡。他们年龄很大了,现在已经有第20代马家后代,他们还很小。当然,年轻的一代不像老一辈那么注重自己家族与喀拉拉邦的联系了。

卡拉:还能看到他们继承了哪些来自他们印度的祖先的习惯吗?

柯渡洲:他们是伊斯兰教徒。他们的祖先来自喀拉拉邦一个穆斯林聚居的区域。他们保持了这个信仰。但是,七百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他们与中国人通婚,十四代的通婚已经改变了他们的基因。所以,他们看起来不象喀拉拉邦的玛拉雅拉姆人。但他们仍然保持着一样的宗教信仰和活动。

卡拉:你之前也提到,中国和印度的交往历史悠久:商业、贸易、文化交流……但由于边界争端,这样的关系遭遇一些坎坷。你对现在的印中关系怎么看?

柯渡洲:中国对边境问题有自己的看法,印度也有印度的观点,显然,双方看法不同。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争端。但是有没有一个客观的依据,可以追溯边界划分的过程呢?这是有的。但遗憾的是,公众并不知道。我的一些调研也试图讨论这个问题。不幸的是,今天虽然我们有机构体制来避免冲突的发生,但我们没有信任。想要解决边境争端,我们需要极大的诚实,我们需要互信。

在商业和贸易方面,中国和印度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利用。想想现在已经存在的机会,比如高铁。对中国来说,印度的高铁市场非常广阔,但我们没有互信,去推动这样的投资。再看看印度的制药业。印度的制药业在全球排名第四,很多其他国家都进入了中国的制药市场,印度却没有。这和两国之间的非关税壁垒有关。

今天,人们好像只对有关国家安全、竞争或战略对抗的话题有兴趣。但我想,还有很多别的故事可讲。印中之间有美好的交集,这不仅限于佛教,那是第一个千年的事情,如果你看第二个千年,很多交往和航海有关。今天,人们都在说“一带一路”。但说实话我很惊讶,为什么中国的航海历史与喀拉拉邦之间的文化交集没有被算作“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所有的讨论都是针对商业和国家安全。我希望通过这部电影,看看我能带这部电影去多少地方,我希望鼓励学生们对中国和印度产生不同的看法,这是我唯一的期待。

卡拉:你为这部电影付出的时间和努力令人惊叹,非常感谢你今天接受我的采访。

柯渡洲:非常感谢,谢谢你的采访。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