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7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2016年记者遇害人数减少 但受威胁人数大增


2016年6月7日,阿富汗人在首都喀布尔参加一位阿富汗记者的葬礼(资料图片)

今年1月,自由职业记者莫贾利前往他的故乡也门为美国之音报道也门内战。也门的这场冲突基本上没有受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关注。

莫贾利前往的是也门首都萨那周边的一个地区,以期采访在一周前的空袭中的幸存者。有15名平民在那场空袭中丧生。在沙特领导的联军加大针对胡塞反政府武装的攻势之际,这类事件经常发生。

34岁的记者莫贾利也为英国的《每日电讯报》供稿。他经常关注也门社会中最边缘化的群体,比如少数族裔和残疾人,这些群体也是暴力冲突中的弱势群体。

但是在1月那个早晨,莫贾利自己成为了受害者,当时沙特联军战机投下的一颗炸弹刚好落在附近,弹片击中莫贾利的腹部、颈部和脸部。他不久之后去世,留下7名依靠他生活的家人,其中包括他的一个儿子。

莫贾利是2016年在也门丧生的六名记者之一。根据保护记者协会星期一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对记者来说,也门和伊拉克是世界上第二危险的两个国家。

这个组织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范围内至少有48名记者丧生。莫贾利的故事反映了多个层面的问题。

保护记者协会的数据显示,丧生的记者中有四分之三是战地记者。半数以上是在战斗或交火时丧生的。超过四分之一是自由职业者。90%是报道自己国家战争的当地记者。

死亡人数减少

相比去年,2016年的记者遇难人数显著下降。保护记者协会报告说,2015年全球有72名记者丧生,是这个组织开始追踪相关数据以来死亡人数最高的一年。

保护记者协会说,难以解释下降的原因,但是可能的一些解释并不让人感到乐观,比如“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对记者群体的破坏。

保护记者组织倡议行动主任科特尼·雷德齐(Courtney Radsch)说:“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某些冲突对于记者来说太危险了,基本上很少会有人去做报道。”

叙利亚似乎就是如此。2016年,有14名记者命丧叙利亚。保护记者协会的报告说,对于记者来说,叙利亚是连续五年全球最危险的国家。

恐吓威胁

记者死亡人数下降的另一个可能因素是政府的恐吓与审查。多个国家的政府颁布了限制言论自由的法案。

在印第安纳大学传媒学院教战地新闻的资深摄影记者史蒂夫·雷莫尔(Steve Raymer)解释说:“人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干自己的工作。被告诽谤的话,代价太高昂。呆在安全的演播室或另一个国家发发报道,更为方便。”

恐吓威胁是俄罗斯记者死亡人数下降的一个原因。保护记者协会说,1992年以后,俄罗斯有数十名记者因报道而遭到报复谋杀,但是自2013以来便没有一名记者被杀,表明一种策略上的转变。

雷莫尔说:“俄罗斯通过了很多法律让记者和批评者闭嘴,所以他们不需要杀人了,不需要谋杀记者了。”这种通过恐吓威胁来让记者噤声的策略被世界许多国家效仿。保护记者协会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另一份报告说,全球有259名记者遭到监禁,这个数字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