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1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哈萨克斥中国制造肺炎假新闻 当地民族主义反俄又反中


资料照:哈萨克斯坦医护人员在阿拉木图机场检查乘客是否感染新冠病毒。(2020年3月27日)

哈萨克斯坦驳斥中国散布“不明肺炎”假消息。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疫情形势恶化。但疫情也折射出哈萨克的民族主义情绪。哈萨克民族主义既反俄同时也反中,从中可看出这个中亚大国对俄中两大强邻的戒备,以及同它们的微妙关系。

哈萨克斥中国制造假新闻 当地民族主义反俄又反中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15 0:00

中使馆动机耐人寻味 当地疫情恶化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7月10日发表声明说,中国媒体上传播的有关哈萨克斯坦流行“不明肺炎”的报道不符合事实。

中国媒体一天前曾报道,正在哈萨克流行的“不明肺炎”的死亡率甚至超过新冠肺炎。相关报道没有明确说明消息来源,但都出自中国驻哈萨克大使馆的一则通报。

中国-哈萨克关系十分密切,目前还不清楚中国驻当地外交机构为何有意发布这样的消息,以及背后的目的。包括哈萨克在内的中亚国家媒体,以及俄罗斯媒体当天仅简单转发中国的相关报道,并没有围绕“不明肺炎”展开讨论,这些媒体把关注焦点都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新冠疫情形势近期恶化。

吉尔吉斯总统热恩别科夫7月9日发表全国讲话,他呼吁民众团结互助,共同抗疫。吉尔吉斯当天已停止了各州之间的交通客运联系。在与中国新疆接壤,天山山脉另一侧的吉尔吉斯伊塞克湖州,当地除了中断州内客运交通外,伊赛克湖北部与哈萨克相接壤的一个区也采取了封城行动。

与哈萨克相邻的吉尔吉斯塔拉斯州星期五开始为期两个星期的封城行动。吉尔吉斯卫生部部长和副部长已分别被确诊染疫。吉尔吉斯目前已有近万人确诊新冠病毒,120多人死亡,7月10日的新增病例为500多人,首都比什凯克的疫情最为严重。

哈萨克斯坦在春季为防止新冠疫情传播曾采取过封城行动,但从5月11日起解封。随着疫情卷土重来。许多当地医院已经没有空余床位,哈萨克从7月5日起再次采取为期两个星期的限制措施。重要的阿拉木图州的卫生主管官员和副州长因染疫去世。哈萨克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80岁生日前夕也被发现感染病毒。

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针对疫情形势恶化几天前发表全国讲话,他宣布7月13日为全国哀悼日,悼念疫情中去世的民众。哈萨克7月10日宣布有1700多新增病例,迄今有5万4千多人感染,不到300人丧生。

中国援助 俄病毒专家评估疫情

中国在哈萨克第一波疫情期间曾向当地派遣医疗队。第二波疫情爆发后,中国向哈萨克发运了呼吸机,口罩,眼镜等人道援助物资。美国、波兰、格鲁吉亚等国也向这些中亚国家运去了人道援助物资。

俄罗斯除了运来人道援助物资外,还向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派遣了医疗队。几十名俄罗斯病毒专家在一名卫生部副部长的率领下,几天前搭乘俄罗斯紧急情况部的一架专机抵达哈萨克首都。莫斯科市也向哈萨克主要城市阿拉木图派遣了医疗人员。

一名考察了哈萨克医院的俄罗斯病毒专家说,当地医院“脏区”和“清洁区”界限不清,加上过早解除封城,导致疫情形势恶化。他不认为哈萨克斯坦正面临新一波疫情袭击,而是第一波疫情仍未结束。

当地社会疑俄用心叵测 莫斯科不满

俄罗斯派遣病毒专家在哈萨克社会引起不同反应。社交网络上有人批评俄罗斯的主要目的是借此从事宣传,搞公关和树立形象。甚至有人认为,所谓的俄罗斯病毒专家想借机从事情报和间谍活动,他们试图收集当地的病毒毒株资料。

俄罗斯也曾派遣过病毒专家今年年初去帮助中国,但后来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限制那些专家们的活动,不让他们去中国医院查看实际疫情,让俄罗斯病毒专家们非常失望。

哈萨克社会对俄罗斯派遣病毒专家和医务人员所出现的疑虑不满立刻引起俄罗斯的关注。长期关注中亚事务,莫斯科大学信息分析中心网站为此特别发表长篇文章批评哈萨克的反俄民族主义情绪。文章说,与当地社交媒体上针对俄罗斯医务人员和病毒专家众多的感谢和祝福相比,哈萨克民族-民粹主义势力的反俄言论显得格外显眼。但这些势力都获得了哈萨克执政当局内某些人的支持和资金援助,并为他们提供发声平台。

文章还认为,除了反俄外,哈萨克民族-民粹力量能获得支持还同哈萨克的伊斯兰力量有关。因为哈萨克权贵中有人试图利用民族-民粹主义来制约对抗伊斯兰势力。

伊斯兰力量抬头难抗衡 民族主义或主宰政坛

哈萨克当地政治分析人士说,哈萨克斯坦在经历了多年前因为能源价格高涨带来的经济繁荣后,今天如何提振哈萨克经济,让经济继续保持活力,是当局目前面对的巨大挑战。经济问题,再加上当局无力拿出新的意识形态理念,这些都使哈萨克民族主义难以抗衡日益抬头的伊斯兰力量。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塔帕耶夫说,哈萨克民族主义力量在反俄罗斯的同时,也反对中国。这股力量担心中国扩张,也戒备俄罗斯的威胁,哈萨克政坛中利用这张牌牟利,大有人在。他认为,哈萨克的民族主义力量会长期存在。

萨特帕耶夫:“利用对中国,对俄罗斯的这种恐惧,哈萨克社会中的这种民族主义和爱国情绪在未来非常可能会处在主宰地位,这非常现实。”

哈萨克北部有巨大的俄语系居民聚居区,当地与俄罗斯相接壤,很多俄罗斯人直接把那里称作南乌拉尔地区。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和吞并克里米亚后,哈萨克社会很多人担心,普京也会以相似手段对付哈萨克。

哈萨克社会也关注新疆问题,当地有很大的维吾尔人社区。最近几年,从新疆迁移到哈萨克斯坦定居的许多哈萨克族人虽然在融入当地社会时面临诸多困难,但他们却是在哈萨克爆发的许多反中国抗议示威活动中的核心力量。

因为担心中国扩张和获取哈萨克土地,哈萨克2016年曾爆发大规模民众示威,导致当局被迫暂停土地法修改内容的实施,暂停期限到明年结束。土地法的修改内容包括可向外国人出售或是长期出租哈萨克耕地。

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7月10日在内阁会议上表示,不会向外国人出售土地,这是最终决定,不会再回头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