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0 2024年2月29日 星期四

拜登总统任内首次中东行,哪些议题值得关注?


在拜登总统即将到访中东地区之际,美国国旗飘扬在耶路撒冷。(2022年7月12日)
在拜登总统即将到访中东地区之际,美国国旗飘扬在耶路撒冷。(2022年7月12日)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星期二(7月12日)启程前往以色列。这是他出访中东行程的一部分,期间他还将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和沙特阿拉伯停留。他在此行中将推动以色列与地区之间的加深融合,敦促海湾国家提高石油产量以缓解全球能源危机,并且向地区保证,尽管美国当前聚焦于在乌克兰的战争以及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但是美国并没有把中东排除出优先关注的地区。

此行对于拜登来说将是复杂的。活动人士和他自己党派中的成员批评他与他曾称之为“没有什么社会救赎价值”的沙特王国重启关系。

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 星期一对记者说:“我们的目标一直是重新调整而不是断绝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沙利文称,在一个地缘政治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尤其是在印度-太平洋和欧洲,美国必须保持与中东的密切接触。

他说:“中东与世界其他地方深深交织在一起。如果我们现在创造一个更和平和稳定的地区,它将在未来几年为美国的国家利益和美国人民带来红利。”

在以色列,拜登将与以色列总理亚伊尔·拉皮德 (Yair Lapid)和反对派领导人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Benjamin Netanyahu)会晤,讨论以色列在面对复兴的伊朗时的安全问题,包括整合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防空能力。

在约旦河西岸,拜登将重申对两国方案的支持,并且寻求重启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关系。特朗普政府此前砍掉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援助,关闭了设在耶路撒冷的作为美国派驻巴勒斯坦人地区的外交使团的美国领事馆。

拜登将在吉达出席海湾阿拉伯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埃及、伊拉克和约旦举办的GCC+3峰会。届时拜登将会阐述他对于美国参与地区事务的愿景。

他还将与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和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Mohammed bin Salman)会晤,以修复与沙特的关系。他曾经称沙特是一个被国际社会所排斥的国家。

观察人士将会关注拜登如何将这些利益与强调民主高于专制的外交政策原则相平衡,尤其是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和希琳·阿布·阿克勒(Shereen Abu Aqleh)被杀害的背景之下。

以下是值得关注的重要议题:

能源生产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面临因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而导致的能源价格飙升和高通胀之际,拜登几乎没有选择,只能与该地区的产油国进行接触。

但是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中东项目研究员克里斯蒂安·科茨·乌尔里克森(Kristian Coates Ulrichsen)说,价格飙升的幅度太大,中东产油国不可能能够生产足够的石油来让价格持续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产油国OPEC+今年6月达成协议,将会在7月和8月将原油产出每天提高64.8万桶,但是油价仍然保持在高位。

乌尔里克森对美国之音说:“我不认为沙特和阿联酋愿意跳出OPEC+的框架。他们自己也要考虑与俄罗斯的关系。”

观察人士说,市场因素不可能会很快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拜登政府淡化了此行将可能带来油价下降和缓解通胀的预期,而是强调此行重点是地区安全而不是能源。

以色列融合,遏制伊朗

美国数十年来都在推动海湾阿拉伯合作组织成员国与以色列在防空系统上的融合——这个提议在以色列与主要海湾国家,尤其是阿联酋之间的合作日益增加之际,重新拥有了前景。

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科比(John Kirby)上星期四对记者们说:“我们与地区各国进行双边对话,讨论具体的防空能力以及我们可以在防务上予以什么协助,然后探索在某种方式上将所有这些防空能力整合在一起的那种构想。”

对一个扩张和复兴的伊朗的担忧,驱动了这种日益加深的共识。 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罗伯特·默里 (Robert Malley)本星期早些时候表示,德黑兰可能只要几个星期就能积累足以制造一枚核弹的高浓缩铀。

旨在打破僵局、挽救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谈判上个星期结束,但是没有取得进展。

以色列-沙特关系解冻

由于耶路撒冷和利雅得都对伊朗感到担忧,拜登政府一直在悄悄地为沙特和以色列之间的外交关系正常化而努力。

鉴于沙特在穆斯林世界的影响力,这将会是特朗普时期的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最重大的扩充。在那项协议中,阿联酋、巴林、摩洛哥和苏丹承认以色列,推翻了阿拉伯世界做出的有关在以色列停止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前不与以色列邦交正常化的承诺。

拜登在这次中东之行中,将会乘坐专机直接往返于特拉维夫和吉达,这是在特朗普2017年历史性的从利雅得飞往特拉维夫后,首次有在任美国总统这样做。两国之间目前没有直飞的商业航班。

虽然邦交正常化不太可能会很快发生,但是观察人士认为,拜登的飞行将会让沙特认为这是邦交正常化不可避免的另一个信号。

外交关系协会中东和非洲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斯蒂芬·库克(Steven Cook)说,以色列商人已经在访问沙特了。他对美国之音说,公开承认这点将有助于拜登政府将其称为是一个取得进展的指标。

观察人士认为,在沙特国王萨勒曼在位之时,沙特不会承认以色列。但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东项目客座学者雅斯敏·法鲁克(Yasmine Farouk)对美国之音说,“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沙特新的领导人认为与以色列的关系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她指的是沙特王储。

也门停火

结束沙特领导的联军与德黑兰支持的胡塞武装在也门长达七年的代理人战争,一直是拜登政府的目标。这场冲突让也门变成了滋生“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AQAP)等圣战团体的温床,并且导致了30多万人死亡的人道主义灾难。

拜登预计会敦促沙特解除对胡塞武装控制的也门北部地区的剩余封锁,并且让4月达成并且延期到8月的停火变成永久停火。

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莱恩·卡图利斯(Brian Katulis)说,他担心胡塞武装的无人机或导弹袭击可能会再次引发冲突。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东地区现在的这个火药桶任何时刻都可能爆炸。我担心拜登总统还在那个地区的时候就可能会发生。“

价值观和利益

拜登如何处理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和希琳·阿布·阿克勒被杀一事,将考验他平衡美国价值观与美国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能力。

很多人将会关注,拜登在与世界上最压迫和专制的领导人打交道的时候,他会如何强有力地提出新闻自由以及女性和少数群体权利这些议题。

沙特专栏作家卡舒吉是在沙特王储的首肯之下被残忍杀害的。审理卡舒吉未婚妻提起的诉讼的一名美国法官要求行政当局在8月1日前做出是否给予沙特王储豁免权的决定。白宫拒绝做出回应。

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对美国之音说:“我无法在这里就此作出评论,因为这是一项法律决定。”

据了解调查的国际专家说,巴勒斯坦裔美国人记者阿布·阿克勒可能是被以色列的子弹打死的。

在被美国之音问及拜登在中东之行期间是否计划提出这两位记者之死的问题时,科比拒绝证实。他也回避了有关拜登的峰会演讲是否会围绕“民主与专制之间的较量” 这个主题的问题。

威尔逊中心中东项目主任詹姆斯·杰弗瑞(James Jeffrey)说,拜登会明白,事情不是这样泾渭分明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他这一点值得赞赏,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会有很多包袱,因为他还没有正式放弃过这一点。”他提到拜登去年12月的民主峰会。

他说:“那之后做了什么?开过之后甚至还有人提吗?还用我说吗?“

(美国之音记者阿妮塔·鲍威尔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