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7 2024年3月1日 星期五

菲国总统访日在即 深化安全合作连手抗中


2022年4月9日,菲律宾外长洛钦和日本外相林芳正在日本东京的饭仓宾馆举行双边会谈。
2022年4月9日,菲律宾外长洛钦和日本外相林芳正在日本东京的饭仓宾馆举行双边会谈。

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计划在2月访问日本,深化日菲外交与防务合作。专家认为,日菲必须共同承担海域防卫责任,小马科斯将继续在美中之间保持模糊立场,日本将提供中国没有的资源以深化与区域国家的伙伴关系。

菲新领袖欲联美日共同承担第一岛链防务

菲律宾正与日本讨论两国防务合作协议,总统小马科斯计划在2月访问日本,深化两国的防务合作。

此前,日美领导人1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首脑峰会,誓言强化合作,共同应对中国。
日本2022年底公布新版国安三文书,防务政策发生了重大改变,日本将在印太地区与美国之外的盟友加强安全合作,在东南亚地区以菲律宾为最主要的长期合作对象。

关于日本和菲律宾正在深化安全合作,日本《共同社》报道,日菲从2022年11月27日到12月11日在克拉克基地及周边空域举行为期14天的联合防空训练。日本航空自卫队派遣2架F-15战斗机于12月6日抵达菲律宾北部马巴拉卡特市的克拉克空军基地。这是二战后日本战机首次进入东盟国家。

菲律宾空军司令坎拉斯(LtGen. Connor Anthony Canlas Sr.)说: “战后的日本在基础设施和经济层面上都为我们做了很多,”他并表示,期待今后日菲两国间能够透过战机间的交流加深关系。

报道指出,日本正在向菲方出口四套防空雷达系统,用于探测来袭的战斗机和飞弹。日本还向菲律宾转让了两艘巡逻艇。

2022年6月小马科斯上任后,与他的前任杜特尔特一再威胁要结束美菲防务联盟的作风不同,美菲落实《强化防务合作协议》(EDCA)步伐有所加快。该协议于2014年签署,允许美军进入双方商定的军事地点,并可在这些地点修建设施,进行人员轮换部署,并预置武器装备。EDCA协议先前在杜特尔特领导下停滞不前。

另一方面,小马科斯1月5日刚刚访问中国,两国签署的协议包括推进两国在能源、安全、贸易等领域深入合作,涉及金额达1566亿元人民币。

迈入小马科斯时代,菲律宾对于中国威胁与美日等盟国的政策,成为国际瞩目的焦点。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照片提供: 裘德‧王)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照片提供: 裘德‧王)

前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官隆美尔‧裘德‧王( RAdm. Rommel Jude Ong )表示,日本与菲律宾的管辖海域多有重迭,加上中国在区域的威胁越来越严重,上述海域的防卫责任不可能由一个国家独自承担,必须要积极研究如何参与第一岛链联合作战计划。

他对美国之音说: “我认为要我们(菲律宾)选择基于和平而迁就、配合中国,不然就必须与中国开战,这是非常极端的状况,我相信我们面对中国可以选择避免战争,而依然保护我们在菲律宾海域的利益。但是这些保护措施不可能由菲律宾或是任何一个国家单独完成,考虑到中国对于邻近国家造成的军事扩张威胁程度,我们需要共同合作,特别是台湾、日本、菲律宾,因为我们的海事管辖区域是重迭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菲律宾位居东亚要地、与中国存在海洋争议、又亟待经济发展,不得不在中国和美日两阵营间采取模糊的立场。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照片提供: 王彦麟)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照片提供: 王彦麟)

他说: “近年菲律宾不断敦促日本提供它(菲国)防卫装备,希望日本帮助菲律宾强化国防,特别是在海防的能量方面,最近还要求日方提供海巡舰。但是我们同时可以注意到,凡是菲律宾总统跟中国领导人见面,必定会谈到和平解决南海(南中国海)的问题,以及争取来自中国的经济援助。例如菲律宾新任总统小马可仕(小马科斯)刚刚在1月4日和中国达成农业、通信、观光等多项基础建设的协议,其后小马可仕又规划在2月访日。对日本而言,只要确保菲律宾不全面倒向中国,同时确保菲律宾仍然需要日本,就可以持续将菲律宾作为参与南海事务的平台之一。”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黄惠华认为,从日本2022年底修改安保文件开始,到美日同盟为核心,再到建构多边到双边的跨区安全合作机制,可看出,面对中国带来的威胁,日本需要拉拢更多伙伴国家,一起打造印太区安全空间。

她指出,2022年4月日菲在东京举行了两国首次的外长与防长“2+2”会谈,是两国深化防务合作很重要的指标。

黄惠华告诉美国之音: “2022年日本跟菲律宾第一次举行国防跟外交部长2+2会议,两国宣示要加强防卫合作,这是他们深化同盟关系第一步。日本为了跟中国竞争影响力,想尽办法提供中国没有的资源,包括军事跟安全,就是他们(日本)最大的卖点。这三年来,中国实施清零政策,持续地锁国,导致经济成长持续放缓,但是对日本来说,这时候是发展跟其他国家关系的最好时机。”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黄惠华(照片提供: 黄惠华)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黄惠华(照片提供: 黄惠华)

黄惠华表示,日菲关系是建立在美菲、美日同盟的基础上,双边战略合作在日本是基于岸田内阁推行“新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与“自由与开放印太”的构想(FOIP);在菲律宾是基于东盟“东盟印太展望”(AOIP)原则。

日向菲输出武器可掌握海域动态

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司令阿尔特米奥·阿布1月20日带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理事长田中明彦参观日本2022年6月以日元贷款提供的全长97米大型巡逻船,并透露希望日方再提供至少5艘同型号船舰以应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武力。

菲律宾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争端长年已久,为平衡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影响力,菲律宾与日本开始发展海上合作的战略伙伴关系,目前为止,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已经接收了12艘日本巡逻船,以对抗所谓的“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强硬”的活动。

《共同社》1月20日报道,目前菲律宾海巡署拥有3艘长97公尺的大型巡逻艇,其中2艘就是日本2022年5月至6月提供的,由于屡遭中国海警局的大型船舰在南中国海的压制,菲律宾海巡署认为有必要追加武力部署。

对于菲方的要求,田中明彦也表示,日本会协助菲律宾以确保其海域的安全、海巡署的执法能力与灾害救援能力。关于追加提供巡逻艇以及其他合作,菲国政府若正式提出要求,日本政府将会做出妥善的判断。

日本政府打算配合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2月访日行程,向菲方展示其今后5年的支持计划。与此同时,日本正在敦促菲律宾政府协调给出要求支持的优先事项。

日本制造的1套警戒管制雷达也即将在菲律宾北部拉乌尼翁省的基地完成安装,这套雷达是日本政府自2014年改变武器禁运政策以来,首次出口的防卫装备成品。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黄惠华认为,观察近十年内日本相关法令的修改,日本早已逐渐强化对于菲律宾的武器支持,预料今后将有更多军备出口。她指出,2014年4月日本通过《武器出口三原则》,允许日本的企业向日本盟国与友好国家提供军备; 2016年3月,日菲签署《军备转移协议》,日本得以出口防卫装备品到菲律宾;2017年6月日本自卫队修法允许退役军事装备转移到其他国家,就正式打开了日本进入军火市场的大门。

她说:“多年来日本一直以ODA(政府开发援助)的方式让军备转移东南亚国家,直到武器出口解禁之后才包括军事部分,这是推销日本军备武器的机会。除了赠送给菲律宾船舰,2022年12月底,日、美、菲三方达成协议,日本陆上自卫队将在2至3年内赠送菲律宾数架多用途直升机UH-1J,以协助菲律宾自己强化空中运输能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认为,中国在印太的军事崛起来势汹汹,美国无法全面掌控印太地区事务,日本必须填补美国留下的空隙,因此在近年来努力在现有的武器输出法令限制之下,灵活运用输出防卫装备的方式掌握南中国海的动态,其中菲律宾以北的巴士海峡就是重点之一。

他说: “2022年底,日本同意提供给菲律宾的雷达即将上线服役,其最大目的就是藉此掌握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巴士海峡动向。我们可以试想,日本若将相同的装备提供给台湾用于监视巴士海峡,一定会遭遇中方大规模报复和压力,但对于菲律宾就可以避免这种压力,又同时达到相同目的。”

日本后勤支持以确保航行安全

小马科斯1月18日在世界经济论坛(WEF)上表示,南中国海局势紧张让他彻夜难眠。他坦言,每当中国或美国军舰穿越南中国海地区,使得紧张局势升级后,菲律宾都会以旁观者身分关注,担心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菲律宾就会受到连累,由于局势瞬息万变必须时刻注意。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彦麟表示,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都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存在争议,绝不乐见菲律宾强化海上国防能力,因此菲律宾欲强化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能量,日本是亚洲国家中的首选合作对象。他指出,日本碍于和平宪法的约束,目前不太可能提供攻击性武器给菲律宾,但目前提供的海巡船舰与直升机等已经足以达到日本的目的。

他说: “日本即便只提供海巡船只给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进而维持其在南海的活动能量就已足够。因为日本最大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印太地区争霸,其最大的利益是确保南海不被中国纳为‘内海’、确保南海仍是国际公共水域、确保各国仍可自由通行,就能确保日本这个海洋国家最基本的航行与通商安全。目前为止,日本已提供了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及马来西亚等国巡视船只,由于这个政策已经形成惯例,持续实施也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

王彦麟认为,在此背景下日本将会持续提供东南亚国家巡视船只等非攻击性武器,以及提供人员代训等合作项目。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副研究员黄惠华认为,在南中国海地区,需要一个“反中国介入”的安全空间。未来日菲两国在应对反制灰色地带冲突策略上,将深化包括强化外交关系、经济安全、网络安全、军技转移、军力建构、舰艇相互泊港、后勤补给等促进两军联训之合作。

她说: “在日本自卫队行动尚未完全解禁之前,日本不会、也没办法直接采取军事行动介入南海问题。目前日本能贡献的就是扮演后勤支持角色,当盟友的‘靠山’,让这些国家有底气自己迎头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这比较符合日本新安全战略强调的‘综合性威慑能力’。”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