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6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韩国拥核论升温 可能性几何?


韩国首尔的火车站,人们在一个电视新闻节目中观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讲话(2021年3月25日)。

全球范围内的地缘政治风险持续上升。在东北亚地区,朝鲜自今年来频频挑衅,并有可能重启核试验。这使得呼吁韩国拥核的声音日渐高涨,那么这种看法是否具备实现的可能性呢?

朝鲜核威胁、俄乌战争使韩国拥核论再升温

来自朝鲜的一系列核威胁重新点燃了半岛的紧张氛围。

据38 North、《日经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卫星照片显示朝鲜正在修复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坑道,为核试验做准备。美国国务院当地时间14日表示,美国正密切关注该国动向。另外,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圣将于18日至22日访问韩国,与韩方探讨国际社会应对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方案等问题。

朝鲜在上月底试射了据称可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这已是该国今年第12次挑衅。上周,朝鲜劳动党副部长、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又针对韩国防长提出的韩国可对朝鲜进行提前精准打击的说法威胁称,若韩国选择军事对决,朝鲜的“核战斗武力将不得已地执行任务”。

金与正还称朝鲜是“核武器国家”。近年来朝鲜的核能力大幅提升,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和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去年在一份联合报告书中预测,到2027年朝鲜的核弹数量最多可达242枚。

近在眼前的威胁令大多数韩国人支持拥核。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CGA)今年2月23日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71%的应答者支持韩国开发自有核武。对于支持开发核武的原因,39%的应答者选择了防御朝鲜等外部威胁,占比最高。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人在美国会否防卫韩国的问题上表现出了一定的怀疑态度。虽然有61%的应答者相信美国在韩朝发生冲突时会防卫韩国,但持负面看法者也达到了36%。同时,在研发自有核武与部署美国核武的选项中,高达67%的应答者选择了前者,仅有9%选择后者。

这种看法在同样处于大国之间的乌克兰遭到俄罗斯侵略后得到了加强。韩国不少媒体、网民都认为,虽然美韩同盟很重要,但国防不能只依靠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亦有意见认为,出于对美国利益的考虑,应支持韩国进行独立核武研发。

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道格∙班多(Doug Bandow)在上月24日发表的题为《给韩国核武器》的文章里指出,“如果朝鲜继续努力建立一个庞大的核武库,华盛顿将不得不决定是否愿意冒着国家被毁灭的风险继续保护韩国。如果不愿意,那么华盛顿应该考虑目前不可想象的韩国拥核”。

达特茅斯学院教授杰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达里尔∙普雷斯(Daryl Press)去年10月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题为《韩国应该制造自己的核弹吗》的文章中指出,韩中之间的经贸关系、朝鲜的核能力已令看似牢固的美韩同盟产生裂痕:韩国无法完全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美国出于对本土安全的考虑亦有可能无法防卫韩国。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方法便是“华盛顿目前认为不可能的选项:开发独立核武”。

尹锡悦反对拥核 主张依靠美国核保护伞

然而,正如上述学者所指出,韩国拥核这一选项目前来看受到颇多制约。

首先,包括美国在内的外部环境并不成熟。美、中、英、法、俄五个核武器国家今年1月签署了《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指出,“我们坚信必须防止核武器进一步扩散”。

美国陆军部长克里斯汀·沃姆斯(Christine Wormuth)上月15日在哈德逊研究所举办的一次视频研讨会上也表示,“对在朝鲜半岛重新部署核武器持迟疑(hesitant)立场”。她还说,虽然一直以来都有意见认为韩日应开发自有核武,但是两国信任美国的延伸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当第三国对美国盟友或友好国家实施核打击威胁或挑衅,美国将向这些国家提供威慑力)。

其次,由于朝鲜无核化目标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的身份,韩国决策层目前的意愿也并不强烈。韩国当选总统尹锡悦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反对拥核。他认为,部署核武“相当于承认北韩拥核、放弃无核化外交谈判并转向核军备谈判,违背了核不扩散机制,有可能在国际社会被孤立……联合国军司令部解体、驻韩美军撤离的可能性也将上升”。

取而代之,尹锡悦提出重启美韩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将韩国置于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不久前尹锡悦派遣访美的外交政策协商代表团在与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会晤后表示,两国一致认为,重启延伸威慑磋商机制非常重要。美韩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于2016年10月正式成立,不过2018年1月第2次会议后,因美韩正式与朝鲜展开高级别外交互动而中断。

韩国国防安保论坛研究委员辛宗祐(本人提供)
韩国国防安保论坛研究委员辛宗祐(本人提供)

韩国朝核问题专家也认为,从现实角度来看,韩国拥核的可能性极低。韩国国防安保论坛研究委员辛宗祐在通话中向美国之音表示,“在核不扩散机制下,韩国拥核很有可能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和国际社会不会容忍韩国拥核”。

韩国统一研究院北韩研究室长洪珉在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时也指出,若韩国部署核武,极有可能引发周边国家的担忧,会牵涉到外交等各领域的问题,而且“美国所提供的延伸威慑和韩美同盟已具备充分的威慑力,另行拥核的效果或者效率基本接近于无”。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韩国有必要拥核。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副研究委员梁旭在通话中告诉美国之音,“北韩始终拒绝裁减核军备,反而利用这种情况进行军备竞赛”,“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只能选择独立拥核或者与美国进行核共享”。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副研究委员梁旭(本人提供)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副研究委员梁旭(本人提供)

韩国持续扩大国防支出 东亚军备竞赛升温

无论未来会否拥核,韩国持续扩大国防支出、推动实现自主国防却是不争的事实。文在寅政府时期,韩国国防支出每年均保持5.5-7%的涨幅,并首次突破50万亿韩元。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以2020年为准,韩国国防支出排名全球第十。

去年美韩首脑会谈确定终止《美韩导弹指南》,为韩国导弹研发松绑。此后,韩国成功进行了潜射弹道导弹、固体燃料火箭等一系列试验,并制定了远程炮拦截系统研发计划。值得关注的是,韩国正在研发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海军新闻(Naval News)》、《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分析认为,该项目成功后,韩国将可制造核动力潜艇。

韩国统一研究院北韩研究室长洪珉(本人提供)
韩国统一研究院北韩研究室长洪珉(本人提供)

面对朝鲜和中国的威胁,东亚其他国家也纷纷公布加强军备的计划。日本今年的防卫预算达到5.4005万亿日元,刷新历史记录。台湾也在年初通过了达2369亿余新台币的海空战力提升特别预算。东亚地区的军备竞赛逐渐升温。

洪珉认为这很有可能导致局势动荡。军备竞争“会造成‘安全困境’,即周边国家都在研发武器,只有自己不研发所带来的不安感,最终会导致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竞争。如果这类形式的军备竞争持续,无法排除对对方国家的误解和错误判断、互相之间沟通的失误演变为一触即发的局势的可能”。

梁旭则认为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世界上存在接近敌对的国家,因此不能不武装。在中国、北韩、俄罗斯这些国家不放松警惕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只能持续”。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