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8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牵动多方利益,泰国推进克拉运河项目


泰国总理巴育在2016年亚洲安全峰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资料照片)

近年来,有关泰国克拉运河项目的消息多次被媒体提及,而泰国政府每次都对这类“传闻”矢口否认。然而,最近,这一牵动印太地区地缘政治以及多方利益的项目似乎真的有所进展了。据《曼谷邮报》(Bangkok Post)报道,上周,泰国总理巴育已经责令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委员会(NESDB)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对这个项目的可行性展开研究。

克拉运河又被称为“泰国运河”,是一条设想中的、建在马来半岛泰国一侧的人工运河。它的建成,将使得从印度洋进入东亚的海上运输线路缩短至少1200公里,成为马六甲海峡航道的强力竞争者。其受益方无疑将是中国、日本等东亚经济体,而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马六甲海峡沿岸国家则难免会遭受负面影响。

尽管观察家们一致认定,中国是推动这一项目的幕后推手,但中国政府却始终对其讳莫如深。由于近来中日关系的改善,两国合作在第三国开展投资已经达成共识,而泰国正是中日合作的首选国家。泰国消息人士认为,中日两国对联手开发克拉运河表现出兴趣,或许,这条存在于设想中长达三个多世纪的运河终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

泰国的顾虑

克拉运河最早于1677年由泰国素可泰王朝的那莱王提出设想,此后的300多年间,泰国的多位君主、政客和商业团体曾先后与法国、英国洽谈联合开发的可能性,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运河项目迟迟未能启动。

阻碍运河项目推进的原因,首先是经济上的。此前的多项可行性研究显示,开凿运河的成本极高,而投资回报率很低。马六甲海峡已经是成熟的海上通道,克拉运河的沿岸城市需要长期的建设,才能完善包括后勤补给、货物分装、以及金融服务等全方位的功能。

泰国本土的安全形势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泰国南部毗邻马来西亚的几个省份一直存在着穆斯林分裂势力,一些泰国政治家担心,运河的兴建将在地理上使泰国分裂成两部分,南方分离势力会如鱼得水,进一步开展分裂活动。

从更广泛的地缘政治方面考虑,克拉运河将对马六甲海峡形成直接竞争,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都曾对运河项目公开表达过担忧。专门提供海上运输和港口建设信息的海洋工程公司(Oceaneering)曾于2017年发布报告称,一旦克拉运河建成并投入使用,新加坡的船运贸易量将遭受30%的损失。同为东盟国家,泰国政府不得不考虑来自东南亚邻国的阻力。

此外,还有一些泰国的分析人士认为,克拉运河或将引发大国之间对运河控制权的争夺,泰国很可能成为大国竞争的新焦点,从此再难平静。

最佳时机?

正是由于该项目的敏感性,直到上个月底之前,泰国政府一直否认在推动运河项目。而在中国方面,尽管中国企业和民间推动泰国运河项目的呼声此起彼伏(尤其是在中国与新加坡关系出现裂隙的时候),但中国政府很少对此公开表态。关注并积极推进克拉运河的美国政治活动家拉鲁什(Lyndon LaRouche)认为:“中国政府不会在泰国政府正式批准该项目之前表态支持”。

目前,泰国民间积极推动运河项目的是一个名为“泰国运河协会”的组织,该组织由当地企业家、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商业团体、以及退役军官所组成,在泰国高层中有很强的活动能力。拉鲁什去年曾在自己的网站上撰文称,当前或许是克拉运河得以实现的最好时机。由于泰国运河协会的积极努力,登基不到两年的泰国国王哇集拉隆功已经对运河项目表示出兴趣。

《亚洲时报》(Asia Times)在今年年初的一篇报道中确认了拉鲁什的这个说法。报道援引泰国军方将领赛育将军(Saiyud Kerdphol)的话说:“现在是建造克拉运河的最佳时机。” 赛育将军还建议将运河命名为“泰王运河”,他说:“如果没有泰王的背书,这条运河是不可能实现的。”

泰国运河协会的副会长、前军队将领塔瓦柴(Thawatchai Samutsakorn)将军在接受《曼谷邮报》采访时表示:该协会正敦促政府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对运河项目进行适当的可行性研究。他希望,这个专门委员会能在明年2月的大选之前成立,否则的话,大选之后,反对派会因为政治的原因,“不顾国家和民众的利益,去反对这件事。”

各方态度

据《亚洲时报》报道,曾经承建过南中国海造岛工程的中国龙浩集团已经向泰国方面出具了一份建造克拉运河的计划,另有一些中国大陆和港澳地区的企业对参与运河建设表示了强烈的兴趣。报道称,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将克拉运河纳入一带一路项目,从而获得中国官方更多的财务和政策支持。

塔瓦柴将军对《曼谷邮报》表示:泰国运河协会定期访问当地社区,并组织了多次研讨会,以提高当地民众对运河的认知和理解。泰国军队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当地的分离主义势力,“我们有足够的军力确保当地的安全。”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做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贸易通道,马六甲海峡目前每年通过84000艘船只,运载货物占全球贸易量的30%。不过,到2025年,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数量将愈14万艘,呈超饱和状态。国际船运公司将不得不寻求其它路径,连通欧洲、中东与东亚之间的海上运输。支持克拉运河的泰国人士期望,届时,克拉运河可以为马六甲海峡分流,而来自东盟邻国的压力则会减轻。

印度媒体《第一邮报》(FirstPost)认为,尽管克拉运河可以拉近印度与东亚、东南亚经济体之间的距离,但印度仍然为中国海军可以通过该运河更快地进入印度洋表示出担心。而且,中国可以摆脱对美军控制的马六甲海峡的依赖,势必引起印太地区地缘政治版图的重新部署。

然而,也有国家的政府官员表达了对泰国建设运河的支持。上周到访泰国的巴拿马副总统德圣马洛(Isabel de Saint Malo de Alvarado)对修建克拉运河表示支持,并提出愿意与泰国分享运河管理的经验。德国前国防部长沙平(Rudolf Sharping)也在近日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德国应该关注并支持克拉运河项目。

塔瓦柴将军对《曼谷邮报》表示,除了中国的投资者,德国和日本的企业都做好了投资运河的准备。他说:“如果泰国修建了这条运河,我们将成为东盟的领头羊。”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