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44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俄罗斯当局下令警方将反对派人士纳瓦尔尼羁押30天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莫斯科城外的希姆基的一次法庭听证之后被警察押送走。(2021年1月18日)

莫斯科的一名法官裁决,星期日抵达俄罗斯的克里姆林宫批评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应被警方羁押30天。

纳瓦尔尼星期日晚间抵达莫斯科时被拘捕。这是这位俄罗斯反对派政治人士去年8月被下毒并转移到国外治疗后首次返回祖国。

纳瓦尔尼从德国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进入护照检查关口时被戴黑色口罩的警察拘捕。

最好的一天

纳瓦尔尼在被拘捕前对记者发表简短声明说:“我很高兴回来了,这是我五个月来最好的一天。”

在他回国之前,纳瓦尔尼经历了近五个月的惊险旅程,这段惊险旅程始于去年8月。当时,他在西伯利亚旅行时被人下毒,毒物是苏联时代的军事级别的神经毒剂。

纳瓦尔尼已经公开指责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下令俄罗斯安全机构实施这次袭击。克里姆林宫方面坚决否认这一指称。

后来,一家独立媒体调查指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在袭击前的数月、数日甚至数小时前一直在跟踪这位反对派政界人士。

但是,俄罗斯当局称星期日拘押纳瓦尔尼是有理由的。当局争辩说,纳瓦尔尼只是因为违反了假释规定而被捕的,假释与2014年一次暂缓执行的刑期以及他在海外治病有关。

俄罗斯监狱局在一项声明中说:“有关纳瓦尔尼的进一步措施将由法庭决定。”

俄罗斯政府已对这位反对派领袖启动了另外三项刑事调查。他的支持者说,这些行动是企图迫使纳瓦尔尼流亡国外。

他面临最少三年半的监禁。

纳瓦尔尼谈到坐牢的可能性时说:“我不怕。我知道我是正确的。我知道所有针对我的刑事案件都是伪造的。”

多年来,克里姆林宫一直试图淡化纳瓦尔尼的政治重要性,甚至在8月的袭击案后一再称他为“柏林患者”或“某博主”,而不是直呼其名。

即使是在回答有关纳瓦尔尼星期日被捕的问题时,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迪米特里·佩斯科夫也继续声称不知情,虽然这一事件是国内外的重大新闻标题。

“对不起。他在德国被捕了?”佩斯科夫说。“我没听说。”

不许支持者到机场迎接

纳瓦尔尼的回国还带来了其它的意外。

纳瓦尔尼搭乘的飞机是由与俄罗斯政府有关的胜利航空公司运营的。飞机原计划在莫斯科的伏努科沃机场着陆。

几千名纳瓦尔尼的支持者冒着摄氏零下20度的严寒聚集在机场航站楼外,以显示对他的支持。在他们的心目中,纳瓦尔尼是俄罗斯反对派领袖。

37岁的莫斯科图书馆员安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阿列克谢·纳瓦尔尼鼓舞了许多俄罗斯人。他毫不惧怕。他不怕死、不怕被关进监狱。”

莫斯科经济学高等学校的学生、18岁的伊利亚说:“人们为他感到骄傲。他不能不回国。在国外他没法成为政界人士,没法跟当局斗争。”

他的朋友、18岁的阿列克谢补充说:“如果他们逮捕他,他就会像纳尔逊·曼德拉一样。”他指的是南非的政治伟人曼德拉。

莫斯科总检察长办公室已经警告说,声援纳瓦尔尼的活动是违法的,因为活动没有得到当局批准。

机场也以新冠病毒防疫措施为由,不允许媒体入内。

但是机场官员并不介意临时赶来希望欢迎俄罗斯流行女歌星奥尔加·布佐娃回国的粉丝群。

与此同时,配备防暴装置的警察在外逮捕了几十人,人群则在呼喊“可耻”和“纳瓦尔尼是我们的总统”的口号。在飞机将在谢列梅捷沃机场降落的消息传来后,人群散去。

在谢列梅捷沃机场,几百名祝愿者得以迎接到纳瓦尔尼的妻子尤莉娅。她走出关口时,丈夫不在身边。

抵达区爆发出一片掌声。

国际谴责

纳瓦尔尼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国际社会纷纷谴责。

美国强烈谴责逮捕纳瓦尔尼并要求立即和无条件放人。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星期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注意到并深深地担忧,拘押纳瓦尔尼是俄罗斯当局试图不准他和其他反对派人士以及批评当局的无党派人士发声的最新行动。”

蓬佩奥说:“有自信的政治领袖不惧怕竞争声音,也不针对政治反对派施暴或错误拘捕他们。”他还说,俄罗斯人民理应能够“行使他们的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基本人权,而无须害怕打击报复。”

即将出任当选总统乔·拜登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杰克·萨利文在推特上说:“纳瓦尔尼应当立即获释,令人愤慨地谋害他的生命的凶手必须被追究责任。

萨利文还说:“克里姆林宫对纳瓦尔尼的攻击不仅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冒犯那些希望自己声音被倾听的俄罗斯人民。”

欧盟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称逮捕纳瓦尔尼“令人无法接受”并要求恢复他的自由。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星期一在推特上谴责逮捕纳瓦尔尼,称这一行动“令人惊骇”,并呼吁立即放人。

拉布说:“令人惊骇的是,卑鄙罪行的受害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遭到俄罗斯当局拘捕。”

他还说:“必须立即释放他。俄罗斯应当做的不是起诉纳瓦尔尼,而是解释化学武器是如何在俄罗斯境内得到使用的。”

目前还不清楚西方政府有可能采取什么措施。

立陶宛和捷克共和国的官员表示,他们将探讨就此事件对克里姆林宫实施更多的制裁。

西伯利亚投毒

去年8月,纳瓦尔尼在搭乘一架班机从托木斯克飞往莫斯科途中病倒,他在西伯利亚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并进入药物诱导的人工昏迷状体,随后被转移到德国柏林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三个欧洲国家的实验室化验确认,使纳瓦尔尼中毒的是属于诺维乔克群组的一种神经毒剂。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证实了这一结论。

这些发现导致欧洲联盟对六名俄罗斯官员和一家国有研究所实施了制裁。

俄罗斯当局声称,在纳瓦尔尼被用飞机转往德国之前,在他的身上没有发现毒物痕迹。俄罗斯当局拒绝就这起事件展开刑事调查。

在纳瓦尔尼返回俄罗斯的前夕,德国当局提供了有关此案的更多信息,包括血液和组织样本。

一名德国司法部发言人说,柏林方面期待“俄罗斯政府如今将立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说明针对纳瓦尔尼所犯下的罪行。”

这位发言人说:“这起罪案必须在俄罗斯得到破解。”

XS
SM
MD
LG